「民選」不等於「民主」

何振盛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蔡總統最近登上《亞洲週刊》封面,比起過去成為美國《時代雜誌》與法國《重點周刊》的封面人物所呈現的正面形象,此次反差極大。封面圖像裡,身著龍袍的蔡總統,儼然是封建王朝復辟的「女皇帝」,其架勢絲毫不遜於威儀懾人的慈禧太后。圖像旁的標題,更直白地點出「台灣民選獨裁幕後綠營新威權主義現象」。一向樂於擔任西方霸權主義馬前卒的綠營菁英,總愛沐浴於西方媒體關愛的眼神中,殊不知這種廉價讚美,只為換得一朝大國衝突時,台灣可以成為西方的海上碉堡,擋掉第一波要命的飛彈攻擊。綠營長期藉由西方媒體豢養的自滿自大,而今豈能禁得起另一本雜誌的客觀報導與坦率批評呢?

面對《亞洲週刊》的負面評價,民進黨不思反省檢討,仍以好鬥的本能,運用「井裡下毒」的邏輯謬誤,讓人們誤以為井水有毒而不敢喝。該黨發言人表示,登載封面故事的周刊「不僅立場親共,專為北京政府喉舌…毫無評論價值」,其不負責任的回應方式,就是直接抹紅下毒,而不根據報導內容,虛心檢討,就事論事。

這種卑劣的詆毀手法,就是藉由破壞周刊的專業形象與信譽,來瓦解公眾對其既有的信賴感,進而拒信其任何報導的公正性與客觀性。十分諷刺的是,以反對運動起家的民進黨,最擅長的不是治國,而是詳知如何封鎖反對意見,並讓異議者心生恐懼。從個人「查水表」、直接關閉新聞台,到抹紅境外媒體,民進黨侵害言論自由的霸道專制作風,豈是《亞洲週刊》一篇報導所能道盡的?

更令人翻白眼的是,行政院長蘇貞昌在回應此事時,除了依循「井裡下毒」的打壓策略,指出周刊位處「言論自由不及格的地方」,沒有資格批評台灣外,竟昧於歷史事實與政治常識,天兵式地反擊:「民選就不可能獨裁」。他難道忘記德國民選的希特勒是如何摧毀民主的威瑪共和?俄羅斯民選的普丁如何透過打壓反對派、政商網絡綁樁與不斷修憲而鞏固其20年的獨裁統治?新加坡民選的人民行動黨政府如何透過法律戰、選區畫分權與集選區制度維持一黨獨大的長期統治?充滿法家酷吏思想的蘇揆,似乎以為「民選」就等於「民主」,「法制」就等於「法治」,只要選勝了,有了執政權,掌握「法制暴力」,便可為所欲為。

《亞洲週刊》指出綠營透過民主選舉,建構其一黨優勢的獨裁統治,正是學界論述「新威權主義」的典型特徵,基本上是以民主的外殼,包裝獨裁的核心;以民選的手段,彰顯其統治的正當性;以法制的巧思設計與暴力威嚇,來無限延續其權力與權位。

事實上,民進黨早已全面控制立法、司法、監察等憲政機構,日前最高行政法院院長一職由蔡總統的表姊夫吳明鴻接任,再次證明綠營高層為了鞏固權勢,可以親上加親,毫不避嫌。這種貪戀權力的難看吃相,已讓民進黨創黨元老們痛徹心扉。(作者為佛光大學未來與樂活產業學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