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劇變政府輕忽 怒火燒不盡

蔡鵑如/綜合報導

每年夏天,火燒山在澳洲幾乎如家常便飯。但去年起延燒的森林野火,卻釀成一場滅不了、燒不盡的浩劫。氣候變遷、極端氣候作祟(氣溫屢創新高),加上政府減排努力不足,都是祝融鋪天蓋地肆虐的元凶。

去年11月野火成災後,澳洲官員坦承,儘管森林大火在該國司空見慣,但以新南威爾斯和昆士蘭為例,8月底火勢開始蔓延,大幅提早的時間點,以及延燒的規模,都是前所未見。在傳統「森林大火季」頂峰、也就是1、2月到來之前,災情已一發不可收拾,這與氣候變遷難脫關係。

氣候變遷當然不是野火的成因,但科學家多年來警告,溫度更高、更乾燥的天候,恐將導致澳洲的森林大火更頻繁、燒得更劇烈。學者阿布拉罕在科普刊物《科學人》雜誌網路版,發表專文「澳洲之夏的怒火:氣候變遷就是這樣」,他指出,澳洲是全球最可能著火的大陸,造成山火如此極端,要從野火四大要素談起︰「致燃物,乾燥度,助長野火快速蔓延的天氣,以及著火的地點。」他認為,氣候變遷助長乾燥和容易起火的天候,導致澳洲野火的火勢更大,更頻繁。

受到南半球環狀模(SAM,南極震盪)波及,澳洲冬季降雨明顯減少。以西南部為例,1970年代至今萎縮2成;東南部過去3年持續乾旱。這情況在澳洲歷史紀錄幾乎不曾發生,目前乾旱的嚴重程度,不但造成植物凋零,甚至導致野火在平常不會燒起來的地方延燒。

澳洲政府不認為燒不盡的野火是暖化的後果,總理莫里森甚至要民間有耐性,政府不會調整減碳政策。但「野火與自然危害研究中心」執行長松頓警告,長期趨勢才是重點,火季提前、和累積的危險程度逐年升高,就是證明。雪梨大學生態學家瓦爾鐸認為,「不是每樁氣候事件都要直指氣候變遷,但從趨勢看來,它與氣候變遷相關,越來越無庸置疑。」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