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變化和國際地緣政治:伊朗的「制裁和減排」博弈

·5 分鐘 (閱讀時間)

伊朗出席在英國舉行的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6的一位高官稱,只有解除對伊朗的經濟制裁,伊朗才會批准巴黎氣候變化協議。

巴黎協議(或稱巴黎協定)是2015年由全世界178個締約方(國家和地區)共同簽署的氣候變化協議,旨在對2020年後全球應對氣候變化的行動作出的統一安排。協議簽署後仍需各國議會等立法機構批准生效。

巴黎協議的長期目標是將全球平均氣溫較前工業化時期上升幅度控制在2攝氏度以內,並努力將溫度上升幅度限制在1.5攝氏度以內。

這份對全世界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協議在伊朗尚未正式生效。

伊朗要求只有解除美國對伊朗的經濟制裁,伊朗才會批准巴黎氣候變化協議。這是氣候變化問題與當今國際地緣政治密切結合的一個例子。

伊朗的理由是什麼?

出席在英國格拉斯哥舉行的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6的伊朗副總統兼環境保護組織主席阿里·薩拉傑赫在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採訪時稱,國際制裁阻礙了伊朗在可再生能源等領域的發展。

伊朗是世界第8大二氧化碳排放國,但卻是少數幾個尚未正式批准巴黎協議的國家之一。

近年來,隨著海外對伊朗可再生能源的投資大幅減少,該國的排放量又急劇上升。

伊朗政府也嚴厲打壓國內因供水短缺引發的抗議示威。

雖然伊朗總統萊希選擇不出席在格拉斯哥舉行的聯合國氣候變化峰會,但伊出席大會的團隊借此機會要求解除經濟封鎖。

伊朗油氣及氣候變化

薩拉傑赫承認,伊朗和世界上其他地方一樣,都受到氣候變化的影響。

他說,氣候變化減少了伊朗的年降雨量,而且流入該國河流的水也減少了40%,這影響了伊朗的農業,又進一步影響了其工業和飲用水。

然而,伊朗受到的批評是:該國鑽了100多萬口石油天然氣井和修建大約700座水壩,從而損害了自己的供水。

關於巴黎氣候協議問題,薩拉耶赫表示,該協議必須是一條有可能向兩個方向前進的道路。他說,當美國實施壓迫性制裁時,即使藥品也是不允許進口的,違反了伊朗人的基本人權。

薩拉耶赫告訴BBC新聞:如果取消制裁,那麼伊朗才能對國際社會有承諾,屆時,國際社會才能向伊朗轉讓現代技術和資金,特別是在可再生能源領域,這樣伊朗才能使日益惡化的基礎設施現代化。

oil
伊朗是石油天然氣生產大國,是世界第8大二氧化碳排放國。

伊朗核技術與減排努力

但是,在氣候變化問題上,伊朗能否得到信任呢?

伊朗最初的表態是說,即使沒有取消制裁,他們承諾將減少二氧化碳排放。現實情況不同的是,伊朗的碳污染實際上已經上升,該國被氣候行動跟蹤機構評為應對氣候變化嚴重不足的國家。

自 2015 年以來,伊朗一直沒有提交碳減排計劃。專家們說,到2030年,他們的排放量可能會增加50%。

但薩拉傑赫表示,伊朗曾說過,如果取消制裁,該國將減少12%的碳排放量。但是制裁沒有取消。

伊朗稱,為了發展核電才開展核項目。但國際社會指伊朗借開發核電技術研發核武器。

Iran
伊朗雖然是石油天然氣生產大國,但因美國制裁無法出口,民眾更關心美國取消制裁問題。

伊朗人怎麼看制裁與減排?

BBC波斯語記者西亞瓦什·阿爾達蘭(Siavash Ardalan) 分析:

許多伊朗人認為,指望伊朗在制裁期間做出任何氣候承諾是不公平的。

伊朗是溫室氣體排放量最大的10個排放國之一,並深受全球變暖的影響。該國今年經歷了數十年來最嚴重的乾旱,導致嚴重缺水和停電。

美國的制裁和不可持續的伊朗國內政策只會加劇這些問題。

參加COP26大會的伊朗代表團的一名成員說,如果解除制裁,伊朗減少排放將沒有任何障礙。

然而,隸屬於雷希總統政府的保守派發表了一些聲明,從否認氣候變化到宣稱COP26試圖剝奪伊朗利用自己的石油和天然氣權利。

儘管伊朗媒體基本上忽視了此次峰會,但這種批評性觀點已經深入到一些親政府的保守派媒體上。

與此同時,一些有改革思想的報紙也回應了聯合國官員和氣候科學家的可怕警告,同時避免批評政府對COP26的低調態度。

公眾輿論意見不一。許多人認為,在美國制裁繼續實施期間,指望伊朗作出任何承諾是不公平的。另一些人則認為,氣候變化問題遮掩了政府在其它問題上的無能。

伊朗制裁背景

2015年,在美國前總統奧巴馬任內,中美俄英法德六國與伊朗達成協議,限制伊朗發展核武器,換取國際社會解除對伊朗的制裁。同年底,伊朗也在巴黎簽署了防止氣候變化的巴黎協議。

但美國繼任的總統特朗普在2018年退出了伊朗核協議,並重新開始對伊朗實行嚴厲的經濟制裁。伊朗經濟陷入危機。

同樣,特朗普也退出了巴黎協議。

美國現任總統拜登上台後,美國立即重返了巴黎協議。此外,也在與伊朗和國際社會有關方面協商重啟與伊朗的核問題談判。

有消息稱,伊朗與世界大國之間的核談判可能於2021年11月底重新恢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