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會改制公務機關 國民黨團和黃金春二度聲請釋憲痛批政府「鴨霸」

新頭殼newtalk |李芳芳 綜合報導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國民黨團今天和反消滅水利會全國自救會會長黃金春等人,上午前往司法院遞狀對農田水利法聲請釋憲,同時高喊「沒收農民財產,奪產違憲」。   黃金春提供
國民黨團今天和反消滅水利會全國自救會會長黃金春等人,上午前往司法院遞狀對農田水利法聲請釋憲,同時高喊「沒收農民財產,奪產違憲」。 黃金春提供

[新頭殼newtalk] 農田水利法三讀通過後,水利會在去年10月改制為公務機關,成為農委會農田水利署,國民黨團去年已經聲請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第40條釋憲,不過大法官認定聲請案並不符大審法規定,因此不予受理;國民黨團今天和反消滅水利會全國自救會會長黃金春等人,上午前往司法院遞狀對農田水利法聲請釋憲,同時高喊「沒收農民財產,奪產違憲」等口號。

反消滅水利會全國自救會會長黃金春說,水利會改制一年多以來,發生了很多問題,政府除了把水利會改成公務機關之外,也通過農田水利法第23、34條概括了一百年來農民累積的財產和自治權,因此可說是「民主大退步」,讓全世界人看笑話。

他表示,農田水利會是自日據時代以來的公法人,主要是保障農民團體自治權利,包括徵收水費等,過去蔣經國總統執政時代、民國80年國民黨完全執政的李登輝總統時代也曾要改制水利會,但因全國17個農田水利會老百姓出錢出力的財產太多,政府沒有財力徵收而沒有成功;他希望大法官能夠替農民主持公道。

前台南縣長蘇煥智則說,水利會比國家先而成立,在政府資源不足狀況下,農民出錢出力完成灌溉系統,農田水利會在人類歷史均是自助組織,日據時代就已經被認定為公法人,要變成國家的必須經過徵收程序。

他說,針對農田水利法違憲問題,其中包括沒有法律明文規定消滅水利會,第34條僅規定停止適用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但這不是消滅水利會的根據,就算停止適用通則,全國17個水利會的法人資格並沒有消失,農委會和行政院宣告水利會消失是錯誤的,侵害人民結社權,根本是違法違憲。

蘇煥智說,就算政府要解散水利會,也要經過一定的清算程序,但水利法完全沒有提到如何清算,可說是最大違憲,民進黨政府認為水利會屬於公法人,財產也算是公家的,根本是明顯的嚴重錯誤。

他強調,水利會改制的敗筆就是把農業水權無條件奉送給財團,農民工作環境因為改制受嚴重衝擊,農田水利灌溉系統因惡法而崩潰;蘇煥智說,黃金春是「小英後援會」會長,現在居然被逼到出面來抗議,水利會並非藍綠問題,是基層農民受到政府無情打壓、剝削的歷史性課題。

國民黨團總召費鴻泰今也和副書記長陳玉珍、立委陳超明、孔文吉、謝衣鳯、林文瑞等出席聲請農田水利法釋憲。

費鴻泰說,水利會財產都來自於先民捐款,可以說從日據時代開始設立農田水利系統,不過民進黨政府「鴨霸」搶奪人民的財產,這並非幾萬元而已,而是幾千億甚至上兆元,蔡英文政府用一紙行政命令,就強行剝奪人民集會結社權利,實在讓人無法容忍,現在第一步要求釋憲,接著有一連串街頭請願活動。

立委林文瑞說,民進黨政府用「奧步」強奪人民財產,國民黨團在立法院表決雖然輸了,但大法官是人民最後的保障也是最後一道防線,他盼望大法官針對農田水利法第23、34條做出解釋,能夠替農民來伸張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