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情拉警報! 水費超低節約勿浪費

台北市 / 謝昀燐 徐弋桓 施幼偉 專題報導

往年台灣枯水期多是從11月開始,但今年颱風不來,雨量又不豐沛,水情即早拉警報。截至10月29日,已經有五座水庫蓄水率不到三成。事實上,台灣因為地勢不容易留住降雨,應該好好珍惜水資源,但是台灣水價極低,導致大家浪費水資源的情況相當嚴重。有專家大聲疾呼,台灣水價再不調漲,恐怕真的會面臨旱災!

南區最大的曾文水庫,水量沒升反降;苗栗明德水庫,底部泥巴乾涸龜裂。三大水庫都好渴,即將到來的旱季,台大土木系教授(前內政部長)李鴻源:「我們台灣從頭到尾沒有一個很明確的水資源政策,每年就混過去,然後最後實在不行了,就犧牲農民。」經濟部水利署宣布,將在一周內停止桃竹苗地區二期稻作灌溉,台大土木系教授(前內政部長)李鴻源:「到了有一天,當你發現休耕水也不夠的時候,我請問你,你該怎麼辦?」這個米漿米漿已經有出來了,摘下稻子,米漿還沒凝固成穗,就已經沒有水能夠灌溉,種稻30幾年的陳燕卿,每天巡田水,只能眼睜睜看著土壤逐漸乾涸。

大園農民陳燕卿:「今年包括池塘現在,我們也可以看一下,池塘有水啊,但是它把水門都鎖起來,我們沒有辦法灌啊,所以整個損失就比較慘。」捨棄農業救水情,今年稻作每公頃可以補助14萬元,但這樣的做法,陳大哥並不領情。大園農民陳燕卿:「以前人在說,你錢疊到跟我一樣高,我也不會把小孩賣給你。農民都種下去了,你才喊說整個沒有水,就等於像你的小孩已經生出來了,跟你講過沒有奶粉沒有什麼,那你要怎麼辦?」

陳大哥的抱怨並非無的放矢,以107年的數據來看,農業灌溉用水占全台40座主要水庫的用水量三成多,而其餘的六成七則是工業用水加上公共用水,大家用得差不多,但一遇上旱季,為什麼不昰共體時艱,而是最先犧牲農業呢?大園農民陳燕卿:「他們現在在講的,反正我有錢給你就好,其實農民他的在意並不是說,你給我對少錢,他是對這塊土地的堅持。」

記者謝昀燐:「農業開始限水了,但是我們的用水方式真的像一個缺水國家嗎?根據統計我國國人人均用水量,平均一天284公升,是全世界的1.3倍,更是荷蘭人的兩倍多。而專家指出,會造成國人浪費水的原因是因為,水價太低了。」台大土木系教授(前內政部長)李鴻源:「只有三個國家的水價比我們低,我們是全世界第四低的水價。」

我們訪問到水利署出身的前內政部長李鴻源,他指出台灣先天不足,無法留住降水,後天又因為低水價,導致從民間到工業商用,節水概念難以落實。台大土木系教授(前內政部長)李鴻源:「只要一講到合理水價,這些民意代表就講,我們要替大家看緊荷包,用水的最大宗是大企業啊,不昰我們耶,所是是在替誰看緊荷包?」

目前我國水價最高一度12元,專家認為若想反應真實成本,至少得再提高一倍,而低水價更間接導致節水產業發展難以步上軌道。以台中的福田水資源中心為例,透過生物分解再沉澱消毒,每天能淨化10萬公噸的再生水,但目前企業一天只認購5.8萬噸。台中水利局汙水營運科科長丁居正:「我們其實可以提供的回收水,其實是大於目前的再生水計畫。」

供過於求最主要原因,就是因為再生水光是處理成本就要20塊以上,還要加上運費佈管費用,買自來水這麼便宜,誰還會願意使用再生水?台大土木系教授(前內政部長)李鴻源:「工廠我再告訴你,我給你兩三年的時間,你沒有弄成85%的回收率,我把你的執照吊銷,所以這樣子做下去以後,我們的節水產業出來了,然後呢我們的水省下來了。」缺水危機常年未解,農民深受其害,但大多數人還沒學到教訓,不論水價還是節水產業,都已經是一再被討論過的老問題了,政府能否拿出魄力實際解決,才是最大難題。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