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頭案」廠商才是最大受害者

·4 分鐘 (閱讀時間)
「水頭案」廠商才是最大受害者
「水頭案」廠商才是最大受害者

【記者鄧至傑/金門報導】「我們不知道縣府與議會究竟怎麼了,但我們有下包的廠商要付款,員工與工人的薪資要發放,再說年度的帳也不好做……。」永青營造公司營建部經理陳茂充表示,雖然公司自籌款非常充裕,但一碼子事歸一碼子事,議會沒通過,縣府工程款發不下來,的確帶給他們很大的困擾。

「水頭大型遊客服務中心」建造案是永青營建公司頭一回來金門承包,該公司萬萬沒有料到會因為縣府與議會之間的不合,造成該公司遲遲無法取得勞動成果,至於外傳該公司必要時將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一事,陳茂充經理表示,如何因應那是總公司的事,他並不清楚,他只負責工地上的事,目前工地並沒有因為拿不到工程款而停工,26位工人們仍是任勞任怨的努力趕工,希望能趕在預定的2024年前完工。

不僅僅是永青營建公司不知道縣府與議會究竟是怎麼了?相信了解金門府會政治生態的縣民,除了與府會有連帶關係的周遭人略知一、二之外,絕大部份的縣民也都不知道,但他們基本上是懶的知道、不屑知道。金門共識論壇協會理事長林茂林就在臉書上PO文說:「金門府會關係不好已經幾十年了,為什麼?是否因為各自盤算利益,造成分配不均,長久下來的恩怨所造成?金門選民是否想過,樁腳是否為人民想過,這些民選府會當選人是否真的是金門需要的?未來金廈要融合在一起,這種府會當選人是否有能力處理好金廈融合在一起的種種需要?」

府會不合幾十年了?遠的不說,拿這次「水頭案」來說,就有某媒體質疑說,「因為金門縣議長與立委陳玉珍的弟弟陳志龍,為了維護姊姊陳玉玲經營的秀中實業沒標到案,故意凍結預算,讓縣府無法照合約付款給廠商。金門縣議員痛批兩人就是謀私害公。工程持續停擺,不只讓金門少了觀光地標,廠商強制執行扣押後,包含金門酒廠的公有資產,股權可能全部外移,影響的恐怕是整個金門縣民的生計。」

這種唯恐天下不亂的質疑,把永青公司可能要求強制執行的後續,硬是把金酒公司拖下水,似乎有意造成全縣皆怒的效果來施壓議會。相對的在民間與縣府持反對面的也以果論因指出,「水頭案」是在陳福海任內規劃設計發包的,但楊鎮浯一上任就把陳福海任內所有的建設案全盤抹去,造成煮熟的鴨子飛了的怨氣。但事實上據了解,「水頭港大型旅客服務中心新建工程」在2011年立案展開,歷經國際競圖解約和重新設計各1次,並先後流標10次,迄2018年底第11次才決標,由啟赫營造取得承攬權,並在同年11月中旬由前縣長陳福海主持開工典禮,原定2021年下半年完工啟用。

但2020年3月卻傳出啟赫營造因為周轉不靈,無法正常履約,業主金門縣港務處斷然終止雙方契約,7月重新開標又流標2次,迄11月底第3次才決標由永青營造公司獲選為最有利標廠商,12月28日繳納履約保證金,12月31日完成簽約,預定2024年1月竣工。迄2021年12/31的預定進度9.4885%,實際進度11.7754%。

不管議會祕書長翁自保為議會自保的說詞,抑或是議會副議長周子傑和議員蔡水游、歐陽儀雄、洪成發、許玉昭、唐麗輝、張雲德、董森堡等議員一番冠冕堂皇的指控,熟悉金門選舉政治生態的行家都嗅出了一股選戰已開打的味道,一如議長洪允典在一次接受某協會訪問時坦承,我就是要「卡」縣府,而其表現的實際行動就是無視議會的合議制,未經全體議員表決而一鎚定案,這種粗糙的手段,難怪縣民只能高呼「選舉萬歲!」

「水頭案」廠商才是最大受害者
「水頭案」廠商才是最大受害者
「水頭案」廠商才是最大受害者
「水頭案」廠商才是最大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