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大內戰揭密3/兩派攻防日立正規軍暫居下風 最終交戰配票得宜穩住董事會

胡華勝
·2 分鐘 (閱讀時間)
永大是國內電梯品牌龍頭,台北捷運市政府站的手扶梯也是該公司產品,二代接班人前董事長許作立因堂哥許作立引進寶佳,心生倦怠轉請日立助陣。(圖/報系資料照)
永大是國內電梯品牌龍頭,台北捷運市政府站的手扶梯也是該公司產品,二代接班人前董事長許作立因堂哥許作立引進寶佳,心生倦怠轉請日立助陣。(圖/報系資料照)

面對堂弟許作名的突襲,堂哥許作立和日商老夥伴「日立」合作力挽狂瀾。個人持股4.27%的許作立,轉而找來持股11.7%的日立助陣,總算擋下市場派攻勢。「寶佳知道無法拿下永大後,退而求其次,搶下一席獨董,打算伺機而動。」一名知情人士表示。最後公司派在永大董事會拿下4席董事、2席獨董,許作立退下,由兒子許瑞鈞接董事長;市場派則是搶到2席董事、1席獨董,許作名成功重返永大。

永大獨董陳世洋在去年發動突襲召開臨時股東會全面改選董事會,搶下三席董事與二席獨董,讓許作名當上董事長。(圖/報系資料照)
永大獨董陳世洋在去年發動突襲召開臨時股東會全面改選董事會,搶下三席董事與二席獨董,讓許作名當上董事長。(圖/報系資料照)

日立加入永大經營權大戰後,2018年10月隨即宣布公開收購永大股權,並在隔年2月正式啟動,預計豪砸74億元收購28%股權,總持股躍升至39.7%,成為永大最大股東,沒想到不久後就遭到市場派的逆襲。

日立與永大一直有密切合作,看好永大經營表現,如今計劃「完全收購」,圖為日本日立總公司大樓及台灣日立電梯董事長金原慶武。(圖/報系資料照)
日立與永大一直有密切合作,看好永大經營表現,如今計劃「完全收購」,圖為日本日立總公司大樓及台灣日立電梯董事長金原慶武。(圖/報系資料照)

據悉,市場派靠著獨立董事陳世洋發動攻勢,2019年4月18日召開永大臨時股東會,並改選董事會。當時日立在收購股數不及、委託書不足的情況下,被市場派搶下3席董事與2席獨董,勝過公司派的3席董事及1席獨董,許作名被推選為董事長,許作立及其子無奈退位。

寶佳集團副董事長林家宏在與許作名合作下,透過旗下「和築建設」投資持有永大16.28%股份。(圖/翻攝自YouTube)
寶佳集團副董事長林家宏在與許作名合作下,透過旗下「和築建設」投資持有永大16.28%股份。(圖/翻攝自YouTube)

「日立有約40%股權,為什麼玩輸寶佳?就是不會玩,拿一手好牌,卻打一手爛牌。」該名永大老主管直言,「日立『太正規』、動作太慢,先跟大陸政府談完,再跟台灣政府談,都談好了才開始動,反應時間就慢了。」

許作名在2018年結盟寶佳集團進入永大董事會後,時任董事長許瑞鈞專程飛往上海,主持許作名回任永大電梯(中國)總經理人事布達,這對堂叔姪首度同台,一年後許作名坐上永大董座大位。(圖/業者提供)
許作名在2018年結盟寶佳集團進入永大董事會後,時任董事長許瑞鈞專程飛往上海,主持許作名回任永大電梯(中國)總經理人事布達,這對堂叔姪首度同台,一年後許作名坐上永大董座大位。(圖/業者提供)

話雖如此,日立面對寶佳等市場派突襲成功,卻沒就此認輸。據查,日立除了在今年3月至9月間,砸下2.4億元購買4千多張永大股票;今年7月間,日本日立更通過對台灣日立的40億元增資案,10月15日公告一共斥資近31億元,取得4萬2千多張永大股票,股權一舉站上50.88%,一夕之間取得完全過半的優勢。

在2019年臨時股東大會上,永大員工抗議市場禿鷹企圖吃下公司。(圖/報系資料照)
在2019年臨時股東大會上,永大員工抗議市場禿鷹企圖吃下公司。(圖/報系資料照)

本刊調查,日立前後投資永大百億銀彈,只為了「完全收購後下市」這個目標。該名永大老主管說,「永大一直是很賺錢的公司,日立可能仿效台灣另一間電梯日商『三菱』,維持外商身分不要上市,只要賺錢就好了。」「持股超過50%,照道理說不會輸,沒有理由在這個時候退縮,只是要看他(日立)會不會玩,千萬不要陰溝裡翻船,重點在配票要配得好。」

日立原本就是永大創始股東之一,去年公告以每股六十元收購永大後,就一路吃到過半,計劃全部收購後下市。(圖/報系資料照)
日立原本就是永大創始股東之一,去年公告以每股六十元收購永大後,就一路吃到過半,計劃全部收購後下市。(圖/報系資料照)

看更多 CTWANT 文章

永大內戰揭密4/經營權新局未定 許作名喊話重返榮耀
文山女俠4/有人需要我就在! 單親媽走過低潮成弱勢避風港
高雄鹽埕 韶光流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