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大內戰揭密4/經營權新局未定 許作名喊話重返榮耀

胡華勝
·3 分鐘 (閱讀時間)
永大是國內電梯品牌龍頭,台北捷運市政府站的手扶梯也是該公司產品,二代接班人前董事長許作立因堂弟引進寶佳,心生倦怠轉請日立助陣。(圖/報系資料照)
永大是國內電梯品牌龍頭,台北捷運市政府站的手扶梯也是該公司產品,二代接班人前董事長許作立因堂弟引進寶佳,心生倦怠轉請日立助陣。(圖/報系資料照)

對於永大經營積效這麼好的公司,當傳出公司派需要奧援時,有不少企業也都逃出橄欖枝,據悉,當年除了日立,永大股東的「OTIS」(美國奧的斯電梯公司)及瑞士「迅達電梯公司」,都有意成為許作立的盟友,掌握永大的經營權,許作立最後選擇日立這位「老夥伴」。

去年日立公告以每股65元,收購永大機電。
去年日立公告以每股65元,收購永大機電。

一名永大退休老員工說,永大成立時,日立就是持股20%的大股東,以技術合作方式在台灣產製電梯,永大曾經辦理增資,日立當時沒有跟進,股權稀釋剩下10%,不過雙方關係都還不錯,「永大赴大陸後,計畫用自己的技術成立品牌,日立認為此舉會壓縮到技術授權收益而不悅,彼此關係漸漸疏遠。」

在2019年臨時股東大會上,永大員工抗議市場禿鷹企圖吃下公司。(圖/報系資料照)
在2019年臨時股東大會上,永大員工抗議市場禿鷹企圖吃下公司。(圖/報系資料照)

另一名永大老主管則指出,許作立找上日立,是因為「全部豁出去」,「一是對堂弟許作名的痛心,二是無財也沒心力面對這場前所未有的經營權難題。」

日立原本就是永大創始股東之一,去年公告以每股六十元收購永大後,就一路吃到過半,計劃全部收購後下市。(圖/報系資料照)
日立原本就是永大創始股東之一,去年公告以每股六十元收購永大後,就一路吃到過半,計劃全部收購後下市。(圖/報系資料照)

知情人士表示,許作名去年成功以持股少數拿下經營權後,日立以大股東身分提出「財務部門由日立這方人員進駐」等數項要求,許作名連一項都沒答應,雙方之間已經沒有信任感,「日立最快極有可能在明年一月召開臨時股東會,並進行董事會改選,趁機換掉許作名。」

此外,該知情人士從「資金」角度分析後認為,「寶佳錢多,但也沒有日立多!」他表示,寶佳集團副總裁林家宏操盤的300億投資規模,已投資許多案子,每個案子能分多少?絕不可能像日立一樣拿出100億元。「最好的局勢是兩邊坐下來談,寶佳要的並不是經營權,而是經營績效,這一點與日立看重永大是會賺錢的公司,如出一轍。」

面對日立來勢洶洶,許作名等當權派該如何應變?一位熟悉公司經營權的法界人士表示,「當權派可以透過私募方式增加持股,稀釋對手股權,但此方法須經股東會特別決議,而就目前持股來看,當權派只有約2成,對手卻有約5成,雙方落差不小,私募成局難度頗高。」

針對永大經營權之爭,永大董事長許作名表示:「過去的事就無須再提及,作為一個企業家,應該注重現在公司治理與著眼未來目標。如何讓永大重返2013年至2014年全球前10大電梯品牌榮景,才是念茲在茲的目標,過往的事早已拋諸腦後。」

許作名還說,3年前離開永大,「因許作立董事長用人不當、戰略錯誤,導致業績大幅滑落,不知為何而戰才選擇退休。」後因寶佳認為他在大陸打拼有輝煌成績,探詢他的意願後,才展開重整發展永大計畫,而日立的公開收購價從60元調到65元,再調高到72元,就是對這兩年新團隊業績的肯定。

寶佳則回應,「原始團隊放棄經營前,公司虧損嚴重,最後他們應是賣給日立,所以無經營權之爭。日本人遲早會拿100%、下市永大,在他們的公開說明書上有白紙黑字,賺的錢會匯回日本,使台日貿易逆差增加,還會裁員,這都會傷害台灣,而我們新團隊進來兩年後,永大員工還加薪五%,沒有半個台灣人受傷吃虧。」

看更多 CTWANT 文章

永大內戰揭密1/經營權千日纏鬥 恐下市畫上休止符
文山女俠1/收容癱童顧10年 醫療奉獻獎楊婕妤助300「黑戶寶寶」返鄉
偏愛太子幫1/嘴角帶血耍狠 林俊傑槓上鳳小岳變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