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續發展有賴媒體生態多樣性

張登及
·4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關於中天新聞台衛星廣播電視事業換照案,在法律與程序面的討論已經非常多。堅持不予換照者表面上的主要理由是該台「違規」多、新聞處理偏袒特定人或特定意見、新聞編務受經營層介入有欠中立等等。這些問題未必全無所本,但環顧台灣惡化中的媒體生態,其他新聞台與電子媒體類似的問題恐怕「不遑多讓」,甚至管理層有的競逐於政黨黨務,或者政黨涉及染指公廣集團人事,也幾乎是眾人皆知。

即便退一萬步言,若NCC果有絲毫心念與專業堅持,希望導正媒體不正之風,其外科手術專門開刀一家的作法,也只會使台灣媒體生態更加劣化。更不用說執刀之所謂專家鑑定委員有沒有充足的專業經驗與聲望,以及「自主診斷」之事權了。

另一個「上綱上線」的理由是該新聞台資金來源與報導內容偏向,恐有損國家利益、妨礙國家安全。其實資金來源的問題若要羅織也不應獨厚該台;各台產製產品銷售中國大陸而有收益掖注的並不少見,其管理層亦非皆未在陸經營事業並享受招商優待。則支持撤照,未直接拿上檯面,卻更廣泛流行的觀點,其實與過去多年一些運動曾提出的「退訂」一樣,是不滿於其「內容」有損國家利益與國家安全。但畢竟台灣仍為自由憲政秩序之治,當局不便直接以此入罪,但這一點或許才是若隱若現,卻真正「誅心」的理由。

曾經被「退訂」乃至可能被「撤照」的這些媒體,目前在台灣言論市場與媒體生態圈中,若從「主要監督」與「主要支持」政府的光譜來看,已越趨少數。政界時聞台灣媒體享有「第四權」,理應針砭當局,但近年來卻主要致力於監督在野各黨。

甚至此次美國大選,眾多媒體一改過去對美國自由民主體制之信任,群起質疑美國「在野黨舞弊」,與歐洲、日、韓甚至東協等民主或友鄰國家相較,可謂獨樹一幟。美國選舉揭曉,彼等「以台灣看世界」是否誤導了民眾認識美國民主傳統,時下民意因前述「誅心」的理由,罕人反省。這其實亦是媒體生態表面多元,其實多樣性逐漸消失的警訊。

自由憲政秩序的宗旨除了在憲政下最大程度保障成員的思想與言論自由,也包含理念市場自由開放、維持其生態多樣性的目標。一個政治共同體必然同時存在交疊性與多樣性;交疊性確保共同體對政體與程序的基本共識,多樣性則有助共同體適應環境時刻發生的變化。只要程序嚴謹正當,理念多樣性如同生物多樣性,可以成為改善政體與程序各種「預案」的育成所和基因庫。

考察政治共同體興衰,成員社群想像缺乏交疊性固然會變成一盤散沙,但因為內外各種挑戰而偏執於一力鞏固交疊性,甚至把政體與程序允許的預案都視為外來物種加以抹殺,最後將導致社群不僅缺乏適應變化的選項,甚至發展不出抵抗真正侵害共同體的抗體。

二戰前德、日取締異見,曾使國家向單一路徑暴走狂奔。如今這種專斷排外的傾向在「全球化極其不滿」的時代,正得到部分美歐國家政治勢力的青睞。所幸美國的民主在州、在基層、在左右派媒體、在市民社會仍存有相當豐富的預案,任何抑制預案的極端主張無法走得太遠。理念領域的多樣性受到媒體多樣性的支持,是美國總能化危機為轉機的一個主因。

台灣是一個危機社會,永續發展的挑戰不只是中共文攻武嚇,更在於因中共壓力便宜行事,用壓抑多樣性維護團結,甚至尋租的誘惑。誠然台灣有身分危機與共同體邊界不明的問題,脆弱的中華民國自由憲政秩序下,交疊性流失與社會極化的危機恐比美國更嚴重。但這樣的挑戰只能讓各種顯性與隱性的理念基因,甚至抗體彼此對話和糾錯來改善。

保障媒體多樣性,是這種機制重要的平台之一。同時,預案豐富也能使對手和友鄰與台灣互動時更慎重,而非抓住「台灣沒預案」,強加其獨斷。因此,各界也應該從媒體生態多樣性,正面考慮中天換照案。(系列完)(作者為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