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案槍手董桂森回憶事件始末(上):他看到我了,可是卻沒有任何驚訝的表情...

梁東屏
·6 分鐘 (閱讀時間)

一九八四年十月十五日當天上午七時前後,綽號「鬼見愁」的竹聯幫總護法吳敦以及綽號「小董」的忠堂堂主董桂森搭乘由「泰瑞」(Terry)駕駛租來的旅行車前往舊金山灣區鄰近太平洋的大理市山景街七十四號(74, Hillview Court, Daly City),車上另外載了兩輛自行車。皮建鑫(小皮)則駕駛另外一輛車尾隨在後。兩輛車抵達大理市的寧靜社區後,「小皮」把車子停在一個超級市場的停車場作為接應,「泰瑞」則載著吳敦跟小董繼續前往目的地。

另外,先前已經在舊金山逗留一段時間的竹聯幫「霸子」陳啟禮(綽號旱鴨子, 幫眾都稱他為「老鴨」或「鴨霸子」)則乘坐俞大均(小俞)所駕的車在另一地點等待做接應。陳啟禮原本計畫跟吳敦、董桂森一齊前往,但後者認為這件事不需要陳啟禮親自出馬,他們兩人就可以負責搞定。

到了目標地點附近,董桂森和吳敦取下自行車,「泰瑞」則將車子掉頭,做好迅速脫離現場的準備。董、吳兩人裝作晨起的運動者,騎著自行車在先前已經多次探查、觀測的目標屋子附近繞行兩圈,還坐在靠近崖邊的石椅上,假裝眺望眼下的太平洋海景,實則是偷偷打量屋中的動靜。吳敦當時悄聲跟小董說,「看起來屋裡是有人在家。」這個觀察也符合他們先前的判斷,由於當時大約是早上八時左右,他們判斷屋中應該不會有外人,因此才決定在這個時段下手。

「小董」事後回憶,「老實說,原先並沒有躲入車房的計畫,而是在我們騎車回頭時,發現車房的門是開著,所以才臨時決定這是個可行的方法,因為我們先前探查地形時,發現目標人物早上都會開車出門。」 那個路段是條死巷,共有四戶人家,目標房屋位於從崖邊倒數回來的第二家。他們兩人於是把自行車停在倒數第四家位在路口的門前草地上,以便事後迅速脫離現場。自行車安置好之後,他們就低頭快步潛行進入目標人物住家的車房。

進入車房之後,董桂森蹲低身子躲在一輛車頭朝外車輛的右側(董桂森事後表示, 只依稀記得好像是一輛日產Datsun 牌汽車),吳敦則躲在汽車左側通往樓上房間的樓梯旁。董桂森事後回憶,「我們躲在那邊大約前後十分鐘,但卻像十年那麼長,我很緊張,幾乎可以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當時,董桂森的心裡除了緊張,也頗為憂慮,因為樓上不時傳來人走動的聲音, 雖然他們判斷那個時間目標人物的家中應該不會有外人,但如果有呢? 他在事前只看過目標人物的照片,而且是一張過時的黑白照,車房裡又相當陰暗,萬一打錯人了,怎麼辦?

終於,樓梯上傳來腳步聲。董桂森稍稍抬起頭,在樓梯層板的間隔中看到有人走下來。等到那個人下到車房地面時,董桂森立刻站起身來,可是車房裡光線真是太暗, 他只能看得出來是一個男人的輪廓,無法確認究竟是不是他們等的目標人物,情急之下,他脫口問吳敦,「是不是他?」這時,下來的人顯然也聽到了董桂森的聲音,於是兩人對望了一眼。董桂森事後說,「其實當時的情況很詭異,他看到我了,可是卻沒有任何驚訝的表情,就只是那麼淡淡地看了一眼,然後就轉眼看往別處,好像我根本就不存在一樣。」

由於吳敦當時並未回答他的問題,董桂森於是急步繞過車頭,往那人和吳敦所在的位置趕過去,一邊又急問,「是不是他?」就在這時候,他聽到「碰!」的一聲槍響,然後就見到吳敦跟他擦身而過,急急往外邊跑去。這時,藉著車門外進來的光線,董桂森才真正清楚地看到了那個人,對方的前額靠鼻心部分有一個黑洞,身子一歪,先靠在車身上,然後整個身體滑移倒向地面。

董桂森在事後的回憶中指出,「『老鴨』不遠千里把我找來執行這個任務,結果倒被吳敦搶了先機,真沒面子,於是我又朝倒在地上的人腹部開了兩槍,當時只看到兩團黑,然後立刻轉身也跑了出去。」

董桂森跑出車房後,看到吳敦已經騎著自行車離開現場,於是也趕緊跨上自行車離開。他說,「此時四周一片寧靜,似乎剛才的行動跟槍聲都沒有引起任何驚擾。」他還故意放慢騎車的速度,以免引起社區內其他鄰居的注意。

到了「泰瑞」停車等待的地點時,吳敦已經在車上,並且低聲急急催促「小董」,「趕快上車,趕快上車」。董桂森本來準備把自行車也帶上車,經吳敦這麼一催,再加上看到吳敦所騎的自行車也棄置一旁,所以「一時心慌意亂」之下,也把自行車往旁邊一丟,隨即上車脫離了現場。

(下篇請點這裡)

*本文摘自《江南案槍手董桂森:我們是為了國家?!,時報出版。

【作者簡介】

梁東屏

一九八九年至一九九八年擔任中國時報紐約新聞中心記者、主任。一九九八年至二零一二年擔任中國時報駐東南亞特派員。現為香港亞洲週刊、新加坡新明日報、新加坡品雜誌、台灣人間福報、優傳媒專欄作家。

二○○二年隻身前往阿富汗採訪,獲得當年第十七屆吳舜文新聞獎採訪報導最優獎。

著作:《一個人@東南亞》(印刻出版)、《閒走@東南亞》(印刻出版)、《說三到四@東南亞》(印刻出版)、《閒嗑牙@東南亞》(印刻出版)、《搖滾—狂飆的年代》(印刻出版)、《爛人情歌》(印刻出版)、《醬油稀飯》(印刻出版)。

譯作:《南韓-下一個日本》(遠東圖書公司)、《種族戰爭》(遠足文化)、《逃離東京審判》(遠足文化)、《領導就是帶人從起點到完成目標》(商周出版)、《赫胥黎喻世人情故事集》(商周出版)、《哈佛商學院的雙贏談判課》(樂金文化)。

更多上報內容:

台獨抗爭的前哨戰!300 多人遭捕的「虎尾武裝起義事件」

抓老鼠中大獎!日治時期總督府上下展開持續超過 20 年的「全民大捕鼠」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