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啟臣沒有權位只有重擔

陳冠安
中國時報
國民黨新任黨主席江啟臣。(張鎧乙攝)
國民黨新任黨主席江啟臣。(張鎧乙攝)

自2020敗選以來,隨著既有領導世代全面崩盤,折損大量優秀中生代,國民黨陷入黨不成黨的混亂處境,全方位改革成為黨內共識。然而過去多元包容性的特質卻在台灣社會世代衝突、價值對立的氛圍下成為國民黨的包袱,為改革蒙上一層厚重的陰暗前景。因此在國民黨最黑暗的時刻,黨主席肩上的早已不是權位,而是最艱鉅的重擔。

此次江啟臣雖然以接近7成的得票率,一躍成為藍營共主,當選國民黨史上最年輕的黨主席,顯示藍營對於年輕化、內造化與改革的民心所向,不過對於江來說,黨內積重惡習、兩岸困境、組織崩盤、輿論弱勢、財務拮据與青年斷層等問題環環相扣,要如何帶領這個支持率不到2成的百年老黨重振,便是未來1年2個月任期的「唯一」任務。

如此重責,自然不是任何人所能單獨承擔,江成功,是國民黨全體的成功;江失敗,也會是國民黨全體的失敗,藍營必須拋開過去的彌賽亞情結,全黨齊心協力做江改革的推進器。這是場必須打集體戰的改革。

而目前一盤散沙的國民黨要如何打集體戰?筆者與黨內青年夥伴曾在敗選當天率先於黨中央前提出「改革三步驟」,即成立改革委員會,專職改革;舉辦黨是改革會議,凝聚共識;召開臨時全代會,通過方案,便是值得參考的改革程序。這不只能有效減輕江的重責,極大化凝聚黨內力量,也與江的改革方向和集體領導平台並行不悖。

因為要落實集體領導,就必須建立妥善的制度,將平台轉為正式決策機關,透過中常會授權,走有前例的「中央改造委員會」模式,暫時性取代中常會職權,推進改革進程。目前中常會的人數、議事規則和代表性較難承擔改革重責。黨是改革會議則是能緩解當前黨內價值對立衝突,並透過集思廣益,推出權威性的改革方案,避免黨主席成為改革觸碰者千夫所指的對象。臨時全代會則能避免與正式全代會的任務衝突,節外生枝,專注在通過改革方案,減少阻力。

此外,雖然各界都在討論國民黨的兩岸路線,然而就當前來說,如何解決青年斷層才是改革成功與否的關鍵指標,也是為何江在選舉中強調黨員結構嚴重老化的關係。造成黨青年困境的原因相當複雜,來自於黨的價值缺少青年視角、環境不利青年發展、青年培訓系統失靈、晉升參選制度缺乏。未來倘若推出新的政綱決議文、進行集體領導、重組青年系統,挹注部分政黨補助款,以及採取黨職青年副手制和青年加權與艱困選區徵召,則或將能相當改善青年困境。

國民黨的改革不是一黨事務,而將是中華民國如何迎接兩岸10年動盪的關鍵。

(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助理研究員)

相關新聞影音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