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伯洋:中國政府如何利用假消息影響臺灣選舉

沈伯洋
上報

中國使用商業、外交或軍事方式,對其他國家發動操縱媒體與假新聞的行為,大概從二○○八年就已經開始。其一直肆無忌憚地在國際社會以破壞遊戲規則,協助數位極權、蒐集個資、以及利用資訊干擾認知等方式來破壞民主。以科技業為例,像是美國、加拿大和德國,都在受害名單中,太陽能、鋁、LED等技術,都遭到不公平貿易的破壞。理論上,模仿是進步的象徵,但可怕的是,中國在獲取這些技術後,就想破壞自由競爭市場,進而再以資本威脅的方式,對市場予取予求。在各地個資被廣泛蒐集下,令人戰慄的資訊戰對中國來說已經不是遙不可及之事。

看到假新聞代表已被滲透到骨子裡了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美國參議院委託智庫發布報告,內容是俄羅斯怎麼操縱美國的選舉。中國很多手法都是學習俄羅斯的,但學得不是很好,在介入臺灣選舉時沒有真正打到痛點。然而我們要知道,比較精細跟厲害的俄羅斯手法是什麼,以及如何預防?

俄羅斯的戰略模式有好幾步,假新聞通常是資訊戰戰略走到很後面,最後一步才是假新聞。如果今天發現有假新聞,表示已經到無法挽回的程度:因為前面已被滲透完畢了。如果沒有鋪陳,單純丟假新聞是沒效的,只會製造一些點閱率、傳播率,效用不大。要滲透到某個程度才會影響投票,這在前面甚至要三、四年鋪陳。所以當你看到假新聞時,就已經代表被滲透到骨子裡了。更多當然,還有另外一種型態是社會重大事件,會直接出現假新聞。這種攻擊每年都有,但不是大戰略規劃的一部分。/span>

因此,在看待資訊攻擊時,必須有所認知,資訊接收有時跟真假無關,舉個黨產會的例子:黨產會曾注意到華興育幼院,認為有藏匿黨產之嫌,當時促轉會張天欽的不當言論剛發生,大家對轉型正義有負面想法,所以幾乎每家新聞的標題就是「黨產會連孤兒院都不放過」。大家看到轉型正義就已經印象不佳,不用看內容,光是標題就覺得轉型正義在亂搞。但今天如果新聞標題改成:「國民黨藏匿黨產,連孤兒院都不放過」呢?感覺可能就完全不一樣。

問題在於,兩個標題都不是假新聞,或許有情緒,但都是真新聞。這就是典型「偏頗攻擊」。要做到這樣,只要把特定新聞轉錄到第三方新聞網站,再改標題就好,很多人都不看新聞內容的。然後再把標題推到熱門十大新聞, 熱門新聞可以用買的,大家一天花在新聞的時間可能十分鐘或五分鐘,今天熱門新聞是「黨產會連孤兒院都不放過」,印象馬上就變壞了,根本不需要假新聞。

如果今天發現有假新聞,表示已經到無法挽回的程度:因為前面已被滲透完畢了。(本報資料照片)

更麻煩的是「敘事攻擊」。比如說,在一個月大量集中報導美國負面新聞,例如犯罪率高,經濟不好。只要透過大量網站複製,並貼到LINE群,就可以造成刻板印象。然後藉印象讓人民覺得「跟美國站在一起很危險,只有跟中國在一起比較好」。假如你去買菜、去拜拜、去村里活動,也有一樣的謠言,甚至不用假新聞,偏誤就產生了,印象就偏差掉了。因此,絕對不能只注意假新聞,一方面假新聞是很末端的問題,二方面「假」這件事情本身不是那麼重要,因為很多事情是利用標題等誤導,就有辦法引導人們走上他所要的方向。更麻煩的是,這種問題不是只有境外攻擊才有,連國內媒體都會自我製造。

平臺武器化

我們有社群網路媒體,臉書、Instagram、Twitter等等網路媒體,基本上已經被武器化了。武器化的原因很簡單。如果我要對特定人丟特定的「敘事」、「偏頗標題」、「假新聞」等等,那我要先知道「你是一個怎麼樣的人」,才能做資訊攻擊。這個必須要藉助社群媒體的武器化。

武器化通常有三個要素。第一個是社群網路本身,另一個就是背後有邪惡的東西,這個邪惡的東西早期左派會說是大老闆、大企業,但現在可能是國家。再來就是工具跟服務,就是第三方公司(行銷公司,把人做分類的、蒐集資料的公司),它特別去蒐集這些平臺上面的資料,演算後交給特定族群,讓他們恣意運用。譬如手機一開啟定位功能,基本上就知道你今天在哪裡移動,可能早上去投票;或可能走到書店,只要看定位就知道書店今天辦了什麼演講。這些資料是不斷被蒐集的,你用Google地圖時,資訊就被Google蒐集。你可能很信任Google,但天氣App呢?很多天氣App都中國做的,看定位就知道你在哪裡移動,個資也就暴露了。這種災難是很恐怖的,舉例而言,有外遇從定位就可以知道:你週一到週五都是從公司到家裡,這週五卻從公司到汽車旅館。到旅館時有個手機定位跟你重疊在一起,而且還不是老婆的手機,根本不用大數據演算,就可以知道你有外遇。

社群網路媒體,臉書、Instagram、Twitter等等已經被武器化了。(湯森路透)

這還算小事,行銷公司就算知道你有外遇,只會針對外遇者的傾向賣你商品。但今天如果是臺獨、港獨、藏獨人士呢?你是不是就有些弱點跟漏洞在他手上?如果是真的靠大數據演算,例如由中國中央操縱的中譯語通公司現在在全球蒐集的數據,以及其與阿里巴巴、華為的合作,後果更不堪設想。

追蹤網路行為╱計算偏好╱操縱投票行為

光是定位的軌跡就可以讓別人掌握你是什麼人,更不要說你的網路行為了。加拿大有個有名的色情網站Pornhub,這個網站就很擅長分析網路行為。你可能有各式各樣的立場,但要很多因素計算才知道政治偏好,才知道怎麼操縱你的投票行為。不過,現在已經有很棒的方式測試你是哪一派:看你在色情網站上搜尋的關鍵字。如果你今天特別喜歡搜尋SM、BDSM、性暴力,或亂倫、外遇等,這些不同字詞可以對應到不同的政治傾向,準確率有八九成更多如果是自由派,就有可能會挺同婚,挺同婚的人較喜歡看性暴力跟SM。如果是反同派,特別喜歡看亂倫,還有外遇、多P。你愈信奉的價值,就是心中的禁忌,性快感通常都是碰觸禁忌而生。假設我反同,表示我很信奉傳統價值,看到衝破禁忌的東西特別容易得到性快感。,這已是近代政治學很著名的研究。因此,很多人透過App看A片,那些App通常不是從正常的應用程式商店來的,都要設定為同意它可以取得手機的特定權限才能下載,那些公司大都在北京:請問他們取得這些資料要做什麼?

根據這些資料,這些第三方公司在十年前可以把人分成七十種,最新版本則可以把人分成三千種。比如你可能屬於中產階級、週末會去聽演講等等,會有個類別去符合你,針對你這種人要怎麼做行銷,這些全部都有大數據。問題是這些大數據由誰掌握,然後誰可以購買?

我們來看俄羅斯怎麼做。它是最早開始把這些東西系統化的國家。中國的做法跟俄羅斯有不少相異之處,但中國畢竟是學習俄羅斯的,很值得我們參考

俄羅斯侵略他國的方式

俄羅斯認為,對一個國家的進攻,軍事力量大概要占兩成,非軍事力量要占八成,四比一。非軍事力量乃服務於軍事力量。軍事力量到一定程度後只有威嚇作用,是全部事情都做完了才要打軍事。用資訊戰來講就是,前面都打完了,最後才會丟假訊息。軍事力量有時甚至還沒用就贏了,它的作用只在威嚇,非軍事力量甚至比較重要。

基本上,如果要對其他國家發動戰爭,裡面有些手段如:斷它的邦交國、經濟制裁、經濟誘因、散布謠言、打破金融市場等,有沒有很熟悉?這就是中國對我們做的事情,而裡面有種手段就叫訊息戰:以操縱大腦認知為中心的戰爭。

假消息只是訊息戰的一部分,只是大戰爭架構裡的一小塊裡面的的假新聞而已。這個議題異常複雜,而且還跨領域,基本上是軍事、科技、犯罪學、政治學和經濟學,尤其是行為經濟學跟社會心理學。

和平協議或者軍事併吞,就是這些戰爭的最後目的。俄羅斯就是用這樣的結構、模型和順序去侵略波羅的海三小國,烏克蘭和敘利亞則是現在進行式。臺灣要怎麼抵抗,需要學習烏克蘭,雖然他們的抵抗也不算太成功,但至少有點效果。

問題在於,到底訊息戰(資訊戰)長什麼樣子?要怎樣才能操縱大腦的認知?這個問題非常複雜,我這邊先介紹一些重點。

訊息戰(資訊戰)其實在操縱你大腦的認知。(湯森路透)

俄羅斯的資訊戰法:蒐集資料

俄羅斯的方式裡有個很重要的賽局叫反射性控制,它有很多層面,我講其中兩個。第一個層面指的是對於你反射性的控制。例如,臉書的介面是藍色的,但藍色有很多種,臉書進軍臺灣時就可以試著調配各種藍色,去測試臺灣人喜歡哪一種,做A/B測試,看哪種藍色比較容易被點擊,比較容易在臺灣散播。

這種事情其實一般企業都會做。譬如購物網站,輸入球鞋會出現很多圖,有些側的,有些正的,有些兩雙,有些只有一隻……那都是A/B測試,要看你這個人比較容易被什麼吸引,你喜歡哪種圖,哪種構成,角度,甚至是喜歡的描述文字,用這樣來計算偏好。

這麼做是為了未來做長輩圖或迷因。長輩圖就是廣為轉發時會讓你有反射性動作,一旦控制住這種反射性動作,後續要推最後一波假新聞時就很快。這個技術已經非常精細了,中國的阿里巴巴有個軟體「魯班」,可以生產幾億張A/B測試圖片,然後再進一步做分析。這在現代早已不是天方夜譚。美國單一政治廣告在網路上可以同時有幾萬種版本,都是用這種方式做計算。

這幾年有個光棍節的購物節日在臺灣出現,幾個有中資背景的購物網在臺灣推這個購物節,就發散開了。每年的1111光棍節,就是大量蒐集購物偏好最好的時機,網站流量是平常的七倍,銷售量三倍。在這種狀況下,我們不斷把自己的偏好送出去,甚至連你在猶豫「這個好像不錯……但是不要」時的滑鼠移動軌跡,還有在商品圖片停留的長短全部記錄下來。

反射性控制:事實查核平臺反而可能助長假新聞熱度

第二個層次的反射性控制是針對政府對假新聞的反應。假新聞其中一招就是散播似真似假的消息。資訊戰如果放假新聞,最喜歡政府成立假新聞查核或澄清中心,因為先放出又真又假的假新聞,對方一定會澄清,這樣就有熱度。熱度本來是要靠買的,但因為政府澄清,自然有了熱度。接著再打烏賊戰,例如:「沒有錯,那個臺獨分子雖然沒有攻擊殺死六個人,但疑似有人受傷」,因為原本說有六個人死亡,然後政府回應「沒有,哪有什麼臺獨分子攻擊六個人死亡」,它說「沒有死亡但有重傷」,政府又出來澄清沒有重傷。像這種泥巴戰烏克蘭一年就發生三十幾次,政府一直出來澄清,結果就是大家覺得親烏分子可惡,放到臺灣就是臺獨分子可惡。因為政府一定要做反射性動作,他們就是用這種方式不斷增加熱度,讓它變成熱門新聞,讓大家對特定族群產生不好的刻板印象,這就是資訊戰的一環。

俄羅斯對美國也是做一樣的事,只是更深入。俄羅斯當時決定要干預美國選舉,目標是希望川普當選。當時俄羅斯有三棟大樓,好幾百個人坐在裡面做網路攻擊。同時設立網路研究局(Internet Research Agency),專門在干預他國選舉、他國輿情。這個局的流動率聽說蠻高的,在裡面工作很辛苦,就像Google有專人在搜尋猥褻圖片進行刪除,但會有心理創傷,大概是一樣的狀況。

干預選舉:選擇社會上容易產生對立的議題

如果俄羅斯決定要干預美國選舉,要支持某個特定對象,比如川普,要怎樣讓美國社會產生對立就很重要。有對立,才好操縱。當時俄羅斯做了民意調查,甚至還派了三個人到美國做田野調查,看什麼議題能裂解這個國家,產生對立。各式各樣的議題整理出來,發現同志議題、槍枝議題很容易對立,但還不夠,黑人議題引起的對立最強。退伍軍人有一點效果,但沒這麼厲害,於是他們一開始決定鎖定美國黑人。

如果是中國看臺灣,假設它要裂解民進黨,就一定要先看民進黨有哪些分裂的點。中研院這幾年來做的民進黨意見調查,挺同跟反同兩邊都增加,中間的減少。這個資料就告訴我們,同志議題就是臺灣的點,可以用來裂解。俄羅斯針對美國時,發現黑人議題可以下手,選擇鎖定黑人。當然中國的做法比較不是這樣,它是針對反同勢力灌注資金,比較粗糙。

俄羅斯怎麼做呢?他們成立美國的購物網站,美國人喜歡在沙發後面放一個大型圖片,俄羅斯藉由購物網站先計算黑人喜歡什麼顏色跟圖樣,什麼東西最能吸引他們,這是第一步。接著就根據這個來設計假的粉絲專頁跟臉書、Instagram、twitter帳號,都是使用他們計算出來的顏色。

目前所知,他們總共成立了七十六個假帳號,這些帳號要查出來也蠻快的,因為俄羅斯都直接付廣告費用。當中很多帳號都有百萬追蹤者。他們怎麼做呢?在美國影響比較大的是Instagram,但這邊以臉書為例,他們先把粉絲專頁弄出來,譬如美國黑人爆料公社,然後就專門上傳網友拍到的白人警察打黑人的影片,或白人歧視黑人的影片,第一時間就貼到網路上,這個一定有新聞性,是黑人被歧視最好的證據,於是吸引一堆人按讚轉發。目的是讓臉書上真實的粉絲專頁去轉發假粉絲專頁製造的東西,讓它們彼此之間產生連結。

他們在Instagram也做一樣的事。Instagram上很多人追蹤黑人NBA球星詹姆斯(LeBron James),他們花了很多力氣讓詹姆斯或其他名人關注他們所創的假帳號,還有裡面的相關新聞。然後名人可能就會轉發。大家應該聽過之前美國有個社會運動「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這裡面有一堆其實是俄羅斯發起,非常高招。

美國社會運動「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湯森路透)

創造同溫層、經營死忠社群

為什麼要跟很多真實帳號產生連結?因為如果我放一篇文章,散播可能就只在某個同溫層。如果要散播到更多同溫層,中間需要有重要節點,目標是跟那些節點有互相追蹤、互相信任跟轉發的關係。這樣發的東西才能透過同溫層再不斷轉出去,讓訊息極大化。這就是為什麼俄羅斯的假帳號都可以有百萬追蹤者。而俄羅斯早期最擅長的,是用Twitter來極大化觸及率。

帳號名稱就像是「黑人的命也是命」,這是當時他們做的空戰。持類似觀點的人會有些群聚現象,譬如說黑人偏左、黑人偏右,如果這兩邊你都想要,就需要中間的節點。他們有辦法滲入到偏左、偏右、偏人權、不偏人權的,形成廣大的粉絲模式,用訊息把黑人先包圍起來,讓他們喜歡這些粉專裡的東西,看到就轉發,每個都轉發好幾萬次,按讚都好幾百萬,當然,光是這樣做還不夠。

接下來就要進一步取得地面的信任。俄羅斯間諜開始蒐集全美各地成立的黑人熱線和同志熱線,然後粉絲專頁開始轉發資訊:「有鑑於種族歧視愈來愈嚴重,很多黑人有創傷,所以你若遭遇到這些事情請打電話給我們,我們可以轉發給社會局,讓你可以得到心理治療,獲得協助。」也就是進一步取得你的信任,連在地團體都納入宣傳。

當然,臺灣就不用花中國太多錢,因為有宮廟系統,直接把宮廟系統吃下來可能比成立團體有用。中國沒有鎖定臺灣同志,倒是因為臺灣宗教多,迷信程度高,所以把宮廟系統吃下來比較快,看統一促進黨跟宮廟的關係可以略知一二。

有宮廟系統,共產黨直接把宮廟系統吃下來可能比成立團體有用。(本報資料照片)

回到俄羅斯,他們還會做長輩圖,告訴大家需要協助可以打什麼電話,加強黑人或同志的凝聚力。他們甚至開始轉發工作資訊,譬如有哪些新工作機會?哪些企業對黑人比較友善?全部做成圖文到處轉發。身為黑人,當然超級喜歡這些粉絲專頁,不但講歧視問題,又講哪裡可以找工作,又可以抒發心情,怎樣都會相信它。

俄羅斯做這些事情整整做了三年。說真的,如果後面不是俄羅斯在搞鬼的話,以我這個人權團體參與者來看,它做得比我們還好。它完全就是在搞人權運動,花了很多錢幫助了很多人,但最終目的就是要干預選舉、破壞民主。

他們甚至連黑人小農種的東西也協助發訊息。黑人可能做了一些手作或種了什麼作物,他們會請內容寫手撰寫黑人可憐的故事,這些故事八○%都是假的,但寫得很動人,請大家購買他們的產品。俄羅斯還成立了網路寫手的產業。他們比較辛苦的是,這很多都沒有外包,都是網路研究局的人在做。後期才開始跟馬其頓網軍合作,這個我們暫且不贅述。

中國不一樣,中國一開始就會外包,最可怕的是,他們外包給臺灣的公司,所以我們內部有沒有敵我意識非常重要。

進入封閉群體

再來是第三步。第一步是空戰,先把臉書粉專、Instagram吃下來;再來陸戰,把心理支持、工作機會吃下來;接下來就是要進入封閉群體。美國多數人用WhatsApp,臺灣大部分用LINE,LINE群組是封閉群體。平常你追蹤的粉絲專頁貼文你會轉發,但轉發也是轉發在臉書或是Instagram,並沒有轉到群組。怎麼影響群組裡的人就很重要。這就是為什麼他們在後期兩年大量製造長輩圖,而長輩圖就是根據前面購物網站對大家偏好的計算。

一開始都發「早安德州」、「早安美國」這種長輩圖,絕不發跟政治有關的,然後再計算哪種圖在群組裡較容易被轉發。長輩圖要發散到群組前,會先到reddit大肆發散。reddit是美國的公眾論壇,有點像臺灣的DCard或PTT,他們在裡面創了很多帳號,專門把長輩圖從臉書跟Instagram轉到reddit上面,希望大家下載後在WhatsApp裡轉發。

假新聞的前置作業

再來進入到這四年操作的最後一年前期:開始攻擊主流媒體。美國有CNN、FOX,其中一定會報錯新聞,也一定會有假新聞。而要做假新聞之前一定要先攻擊別人做假新聞,因此俄羅斯就不斷攻擊CNN跟FOX都是做假新聞的媒體。他們會說「我不相信媒體,所以我自己來當媒體」、「主流媒體都是假的」。只要抓到假新聞就大肆播放,只有我們俄羅斯爆料公社第一時間拍的影片才是真的。

讓群眾相信「我不相信媒體,所以我自己來當媒體」、「主流媒體都是假的」,是作假新聞的其中一個階段。(湯森路透)

俄羅斯在烏克蘭就弄這一套,俄羅斯爆料公社的影片有一半都是假影片,但假影片很好做,你看到歐巴馬嘴巴在動都不一定是真的。他們攻擊主流媒體,告訴大家,只有我們粉絲專頁的第一手資料才是真的。這時一些圖文跟廣告都開始冒出來,如「在北韓,民眾都聽政府的話,在美國,民眾都看CNN」。先攻擊主流媒體,裂解大家對主流媒體的信任,這在戰術上很重要,因為之後開始做假新聞,媒體一定會出來澄清,但已經沒有人相信,澄清效果變成零,所以一定要先打擊主流媒體。

再來就開始測試,他們的粉絲專頁到底能動員多少人。譬如今天威斯康辛發生白人警察射殺黑人的事情,按讚二萬只有一個站出來顯然不行,所以一定要測試有沒有辦法把按讚轉為實際行動,不能萬人按讚一人到場。在這樣的狀況下他們竟然真的發起好幾次社會運動,去計算按讚率跟觸擊率,以及最後上街頭的比例有多少。可以因為粉專上的論述上街頭,才會因為粉專動員因而去投票或不投票。

假新聞進場

等他們確定這些事情可以操縱後,最後三個月終於開始做假新聞了。假新聞假到什麼程度?像「希拉蕊已經死了,現在這個是複製人」,這條假新聞有百萬次轉發,當你前面四年被洗腦後,做這個就很容易。

他們把希拉蕊相關的假新聞做成圖文,譬如希拉蕊自稱是女性主義者,但她都說女性是垃圾──她沒有講過,但澄清也沒用,還是百萬次轉發。就這樣不斷詆毀希拉蕊,讓她形象大受破壞。形象破壞後就開始做「我不投票」的圖。他們完全不去稱讚川普,因為以黑人權益的角度,稱讚川普的漏洞太大。他們不斷攻擊希拉蕊,最後做「我不要投票,你是不是也不要投票?」(I won’t vote, will you?)這樣的圖。黑人大量轉發,造成黑人投票率非常低,根本不用他們投川普,只要不出來投希拉蕊就贏了。後來研究證明,黑人原本支持希拉蕊的群眾,只要相信了兩則以上重大假新聞,支持率從八七%降成一四%。

如果按照這個手法,中國應該去操縱同志團體,而且同志團體比反同團體小,所以成立組織然後鎖定同志團體,讓同志團體去轉發才是最危險、最可以影響同志的投票意向。但中國沒有這樣做,他們就是金錢對決,拿錢給反同勢力,這是很粗劣的手法,雖然在臺灣還是取得一定程度的成功。

(本文摘自《亡國感的逆襲──臺灣的機會在哪裡?》,新書係失敗者聯盟及春山出版編輯部共同策劃。由來自各個不同領域的專家作者,正面且直接的對於亡國感現象進行拆解,希望能從中找出抵禦、甚至是「逆襲」亡國感的方式。)

※作者為台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助理教授

更多上報內容:

張娟芬:亡國感的逆襲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