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忽必烈 國民黨難蛻變

邱師儀
中國時報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從古至今,從西方到東方,一個政黨內的各方勢力互相鬥爭本來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民進黨也鬥,否則就不會有去年賴清德打死不退出初選,執意要挑戰蔡英文的僵局;美國共和黨也鬥,否則就不會有當年共和黨建制派麥肯鬥川普的情節。

但重點有兩個:第一、這些鬥爭是否在制度內競爭?第二、這些鬥爭的結果是否是私人利益凌駕政黨發展?如果都不是,那就是內鬥內行,而從國共內戰到藍綠競爭,國民黨真的是箇中能手。內鬥內行的下場是,從2016年大選敗選以來,從已經很弱勢的在野身分,欲再製造更多的相對剝奪感。已經是小塊的餅,還要爭你分得多、我分得少,在國民黨被掃進歷史灰燼前還會有人得意我在別人臉上踩了一腳,或者誰已經叫了我一聲大哥。

鐵達尼號沉船見人性,有些過去在國民黨內已經吃香喝辣幾十載的陳腐勢力根本無視這個黨正在沒入海中,他們只在乎青壯派頂上來夠不夠格?完全不在乎今年大選年輕人與中間選民用選票拒絕國民黨,這些人瑟縮在不分區名單,靠著國民黨深藍選票的餘溫僥倖當選,要是他們來選區域立委大概都無望,他們自己又夠不夠格?

第10屆立院院長、副院長選舉,國民黨推出賴士葆配楊瓊瓔,但有38席的國民黨卻只讓賴楊配拿到36票。如果考量無黨籍傅崐萁說自己也投賴楊配,則事實上國民黨僅拿了35票,跑了3票。

這樣的選票讓小學生來蓋都不會蓋錯,用膝蓋想就知道案情不單純。吳敦義有遠見,下台前把殘餘勢力都放在不分區名單裡,有人想給第9屆即已成形的「九屆青」:江啟臣、林為洲、李彥秀、蔣萬安、柯志恩、林奕華、顏寬恒、許毓仁、林麗蟬、王育敏等人難看。現在本來就不太想選的江啟臣願意跳下來,承擔這個連政治精算師朱立倫都嫌麻煩的「過渡黨主席」,就連這樣都還有人看江眼紅,要給他警告,真是黨之衰敗,必有餘孽。

也許朱立倫講得沒錯,改造比改選重要,包括組織、世代、兩岸、民生、對美五大領域,這個方向在馬前總統、兩位黨主席參選人郝龍斌與江啟臣都有共識的情況之下,似乎就要有江啟臣所說「越選越團結」的氣氛。但是否果真如此?姑且不論郝、江兩人的人格特質與意識形態上的包袱,每當改革派要在兩岸論述上更強調台灣民主優勢,就會因為黨內深藍與紅統勢力的反撲而不了了之。往往黨內都會退到最低的共識交集:「中華民國的存在」,已經沒有人談當年國統綱領要大陸在政治體制趨近文明後才有進一步的可能。

近來比較有趣的是,江啟臣在兩岸論述上看來似乎比郝龍斌還要保守,儘管江比郝年輕20歲,但江在兩岸論述上既不願主導九二共識的擱置甚至廢棄,反而是郝突然提出「北京若不承認中華民國,則可終止三通」。這也許只是策略上的操作,江代表中南部本土勢力,不可太衝,而郝的身分反而需要對大陸硬一點,到頭來郝對於黃復興黨部仍舊保護有加。

但不管是江或郝,如果沒有一個敢扮黑臉,凋敝的國民黨最後也還是這樣耗著。改革本來就不是請客吃飯,一味被動匯聚共識而不跳出來做一個長於謀略的領導者,如精準出手的忽必烈,國民黨很難蛻變。(作者為東海大學政治系副教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