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梅克爾的日子 德國外來難民惴惴不安

張子清採訪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即將在今年9月大選後,淡出德國政壇,她在長達4個任期、16年的執政期間留下不少遺產(Legacy),其中她極力主張接納難民的政策,令德國外來難民感念愛戴,然而即將面對沒有梅克爾的日子,難民們難掩對未來的焦慮。  

梅克爾的接納與愛護 難民感念愛戴

德國總理梅克爾即將在今年9月的全國大選後退出政治舞台,在她16年的長期領導下,改變了德國,留下的遺產包括將保守、以男性為主的基督教民主黨(CDU)/基督教社會黨(CSU)執政聯盟,帶往中間路線,並取消徵兵制度,接受同性婚姻,支持關閉核能電廠,以及任內接納超過100萬來自中東及北非難民等。

其中梅克爾接受創紀錄的逾百萬難民,以及對難民的歡迎接納與關愛,讓外來難民感念在心。但是梅克爾即將在今年秋天卸任,許多難民無法想像沒有她的德國。

2015年從敘利亞來到德國的巴喬(Aras Bacho)在美國線上媒體VICE撰文說:「對梅克爾的決定感到非常難過。給了我希望和未來的這位女士想離開政壇?這令我難以想像,…對難民來說,她就像一個照顧孩子的母親。許多難民,包括我自己在內,都對梅克爾情有獨鍾。」

巴喬並談到外來難民在沒有梅克爾的德國,令人感到憂心忡忡。巴喬認為梅克爾在德國日益分化的社會中,為難民們扮演著「盾牌」的角色。他並且說,「繼位的任何一位總理都不會像她一樣,為逃離戰爭的難民們犧牲奉獻」。

梅克爾歡迎難民 壯大反移民政黨崛起 

梅克爾在2015年以一句「我們辦得到」(We can do it),開啟她的歡迎難民政策,使德國陸續湧進逾百萬難民;然而,許多難民與德國社會產生隔閡與衝突,也讓德國人民逐漸從支持梅克爾的難民政策,轉變成疏離和反對。

智庫卡內基歐洲(Carnegie Europe)的資深研究員鄧普西(Judy Dempsey)指出:「梅克爾在任內接受超過100萬的外來難民,這是她在國內事務做出的最具勇氣決定之一,然而這項政策卻激起反移民的極右派德國另類選擇黨(AfD)興起,並吸引反對梅克爾政策的執政聯盟基督教民主黨(CDU)支持者的選票。」

美國「世界政治評論」(WPR)網站發布的文章指出,例如居住在德國東部德勒斯登(Dresden)、35歲的普魯斯(Robert Preuss)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他表示因為梅克爾的政策,讓他轉而支持另類選擇黨。

普魯斯說,2013年因為梅克爾提供歐債國家紓困貸款,他投票支持反建制派(Anti-establishment)的海盜黨(Pirates)與反對黨自由民主黨(FDP);到了梅克爾在2015年歡迎大批難民,讓他加深對另類選擇黨的支持。普魯斯分析,「若是沒有這2個原因,不會有另類選擇黨的存在」。

失去梅克爾保護傘 外來難民深感憂心

另一方面,柏林「當代世界事務研究所」(Institute of Current World Affairs)研究員舒賽(Emily Schultheis)在「世界政治評論」網站撰文分析,梅克爾在任內處理了許多棘手危機,包括全球金融危機、歐元區危機、歐洲難民危機,以及最近的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大流行,但是其中難民問題卻促成極右翼勢力的崛起,使德國社會走向分裂。

德國移民政策研究員鮑里(Kiran Bowry)也在非營利媒體「公平觀察者」(Fair Observer)撰文指出,時至今日,2015年接納難民和移民時的「歡迎氣氛」(climate of welcome)已消退,大多數德國人如今拒絕梅克爾的難民政策,經常傳出德國右翼份子將不滿梅克爾的怒氣,發洩在外來難民和移民身上,並加劇右翼極端主義團體的激進化。

但是在梅克爾的難民政策下,根據德國聯邦移民暨難民局(Federal Office for Migration and Refugees, BAMF)的統計資料,外來難民和移民自2015年以來,已逐步穩定地融入德國社會,至今已有大約50%的難民和移民找到工作,絕大多數難民在訪調中也滿意目前的生活。

然而面對即將沒有梅克爾的日子,外來難民們卻是感到惴惴不安。

更多中央廣播電臺新聞
信任AZ疫苗 德國總理梅克爾16日接種
綠黨勢力壯大 德國可望出現綠色總理
德國疫情瀕失控 梅克爾警告各邦再擺爛恐宵禁

更多國際相關新聞
俄驅逐外交官報復 美英挺捷克
拜登政府下令機關停用「非法外來者」、「同化」等詞
破天荒!NASA:火星直升機首飛成功
疑天氣太熱引凶性 56歲男同睡比特犬 遭撕咬倒血泊亡
疫情下狂銷卻塞爆下水道 濕紙巾廠商挨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