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比「瘦肉精神話」更荒謬的事

林韋地
·5 分鐘 (閱讀時間)

台灣政治荒謬的事情很多,但說真的,我沒看過有任何一件事情,是比「瘦肉精」神話更荒謬的。

「瘦肉精」,其實就是Beta 2 agonist(促進劑),非常常見的氣喘用藥,任何有在執業有在做臨床的醫生應該都開過。一般是用作Inhaler(吸入劑),也可以做成藥丸或藥水,(上一代的老醫生很喜歡開),你吃個幾顆劑量就遠大於你吃很多用「瘦肉精」養的肉類。Beta 2 agonist常見的副作用是心悸和手抖,但一般來說是很安全的藥物,有任何副作用在一段時間之內也會很快消失,也沒有什麼永久後遺症,是一種實習醫生沒有問過主治醫生自己先開,也不會被罵的藥物。

那Beta 2 agonist在畜牧業被廣泛使用,因為可以增加豬牛肌肉的質量。Beta 2 agonist有很多種,那在畜牧業最被廣泛使用,特別是在美國的就是Ractopamine,(萊克多巴胺)。Ractopamine又是Beta 2 agonist在畜牧業使用中最安全的,到目前為止,從來沒有食用萊克多巴胺飼養的肉類而中毒的案例。(其他Beta 2 agonist中毒的案例有,但不是Ractopamine,絕大多數是Clenbuterol,在世界各國都是非法的,但在中國俄羅斯和歐洲還是有不肖業著在用,所以有相關案例,2013年台灣也有一單,不知道是吃台灣自己的肉還是中國的肉。)

所以萊克多巴胺是非常安全,而且提升畜牧業產值,但是因為台美貿易的關係,它就被污名化了。

這就真的是藍綠政治共業了,扁政府時代要開放,國民黨反對,馬政府時代,民進黨反對,然後很民粹地喊出要「零檢出」,後來2012年萊牛還是開放,民進黨退一步堅持要「牛豬分離」。到現在蔡英文政府執政,民進黨又自打臉髮夾彎要開放萊豬,國民黨同時又跟著自打臉髮夾彎要禁萊豬要零檢出,還放一堆豬中毒的假新聞影片混淆視聽。

所以就變成一種誰執政誰支持,誰在野誰反對,兩邊支持者也跟著政客一起換了位子就換腦袋的怪異局面,而這個爛戲演了十多年演到現在。而且在亂的還不止藍綠,柯文哲自己是醫生應該很清楚Ractopamine其實很安全,現在他覺得有政治利益可圖也跟著鬧,各地方政府也跟著起哄,變成中央向美國放行地方政府要零檢出的奇怪「一國兩制」。

萊克多巴胺安不安全,要看醫學證據,就不談複雜的藥理,美國人吃萊豬萊牛很多年,從來沒有Ractopamine中毒的案例。我知道這時會有人出來說,「啊美國人的飲食習慣和我們台灣人不同啊」,那我們看馬來西亞,2005年開始就開放萊克多巴胺養豬,和台灣人飲食習慣很接近的馬來西亞華人吃了十五年,巴生肉骨茶天天吃,也沒有任何Ractopamine中毒的案例。台灣自己過去八年開放萊牛,也沒有任何Ractopamine中毒的案例。就連新加坡,也在今年五月,開放萊豬和萊牛。

所以台灣社會十多年來浪費了這麼多社會和政治資源在吵,但是萊克多巴胺對健康的影響,根本少於任何意外事故,和絕大多數一般人叫得出名字的疾病。

可是就是因為藍綠白政客已經吵了這麼多年,所以「瘦肉精神話」已經深深地烙印在一般民眾的腦海裡,變成一種恐怖的幽靈,揮之不去,因此有網紅上網查了維基,看到哇萊克多巴胺有這麼多副作用,就做了影片說萊克多巴胺有多危險,事實上你去看任何一個藥物附的leaflet/小冊子,上面都列了一大堆副作用,但是專業的醫生可以用經驗來判斷安全還是不安全。不然有人就訴諸於民族主義情緒,「我們台灣是小國啊弱國啊我們沒有辦法被大國逼著我們吃他們的毒牛毒豬」,或著可以再悲情一點,「他們竟然要加萊克多巴胺在小朋友的營養牛餐,誰來給小朋友一個沒有萊克多巴胺的未來」。

結論就是「瘦肉精神話」是台灣社會泛政治化和反智的最好現例,我不知道這個鬧劇要怎麼收場,但很明顯這已經傷害到台灣的國際競爭力,所以雖然政治很不正確,但我覺得台灣需要一些「萊克多巴胺很安全」的聲音,(而且要公民社會講才有用,因為這問題是綠營當年自己搞出來的,所以在這個問題上他們的信用已經破產了)。

補充歐盟禁萊的原因:

1.傷害動物權益,動物可能經歷萊克多巴胺的副作用,所以用萊餵食不人道。

2.現有醫學證據不足。

3.使用萊的肉類水分會變多,傷害消費者權益。

4.看美帝不爽,認為國際標準是受美帝壓力才制定。

5.可能想要變相保護自家市場。

※作者為《季風帶》發行人,本文經授權,摘自作者臉書。

更多上報內容:

【直播】國民黨「1122反萊豬 」活動宣傳影片發佈會

【影片】磁磚裂開隱藏這危機 S大:公寓比大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