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朋友真的不能確診!成大外地生染疫居隔7天慘寫:邊緣人確診日記

成大一名外地生因身邊沒有家人,加上延畢獨居的關係,沒什麼朋友可以幫忙,12日不幸確診的他,只能獨自一人在租住處關上7天,事後他在Dcard發文寫下「確診者日記:邊緣人的七天心聲」,認為現行的相關政策沒有考慮到沒有親友支援的確診者,發病時他一個人「半生不死,連打電話求助都沒力氣」,所幸最後靠熱心民代與好心醫師、房東幫忙度過,直呼真的很慘又很煎熬。

▲成大外地生染疫居隔7天慘寫 「邊緣人確診日記」。(示意圖/Canva)

該名男大生家在外縣市,是母親節時返家被家人傳染確診,12日返回台南後自行快篩陽性,由於當時還沒有實行快篩陽性即確診的新制,他只好前往成大醫院急診室接受PCR檢驗。當天上午11點去現場排隊,直到下午4點20分才輪到他做PCR,足足在急診室外等了6個小時,唯一的感想是「真的很尊敬醫護人員」。

 

確診第一天,男大生透露,因家人都在外縣市,加上延畢的關係,所以身邊真的沒什麼朋友。單獨租住在校外的獨立套房的他當下就發現自己孤立無援,因沒有人脈資源可以幫忙跑腿,只能透過外送平台購買物資,確保糧食與水不會中斷。但最重要的藥物,卻因為一直沒有接到防疫人員的電話、無法視訊看診,政府單位能打的電話都打了,「永遠都在通話中」,最後打給自己熟識的民代請對方協助,隨後衛生局就回電了,做了病況諮詢與疫調匡列。

 

確診第二天,男大生透露,他仍沒有領到隔離通知書 「也不知道要關多久,關懷包也拿不到」,而且他的住處連一根體溫計都沒有,當天他開始發病,先是喉嚨痛到不敢吞口水,鼻水狂流包了一顆顆「餛飩」,並出現發燒症狀,但沒有很高溫,只覺得自己半生不死、全身無力,連打電話的力氣都沒有,吃了急診室給的普拿疼以及自己的安眠藥後,「能撐就撐,混過最淒慘的一天」。

▲全身無力的男大生只能吃普拿疼和安眠藥度過撐過混沌的一天。(示意圖/Canva)

男大生表示,確診第三天民代好心又來電問候,他再次求救 「藥快沒了,要看診跟物資」,不久防疫人員來電告訴他「可以請親友幫忙去領防疫包」,但他根本不知道請誰幫忙,所幸這天終於收到隔離通知書,同時也預約了視訊看診。在視訊看診過程中,他向醫師表示沒有朋友可以幫忙領藥後,好心的醫師竟然親自幫忙把藥送到他租屋處的樓下,還告訴他解隔離或痊癒以後再去補付掛號費就好,讓他感到相當慶幸「真的人超好!」吃了醫師開的藥後,病情好轉許多,也連續睡了10個多小時。

▲男大生預約了視訊看診,並遇到好心醫師親自送藥上門。(示意圖/Canva)

確診第四天,男大生透露,由於善良醫師替他送藥到家門口,讓房東發現他是確診者,對方隨即送來5支快篩,並準備了4大桶5000CC的水、以及麵包、餅乾、酒精等物資給他,接著大約每隔4個小時就打電話問他關心他的狀況,問他「要不要去醫院」、「要不要去集中管理」等,雖然後來房東說快篩與食水的錢都要還,但他還是覺得很感動。

 

確診第五天,男大生向學校的系辦公室求助,系辦請工讀生幫他領了台南的防疫包,但好不容易領到的防疫包卻讓他相當傻眼,內容物只有一包餅乾、一碗泡麵、一包口罩、一瓶酒精以及一個體溫計,讓他感慨道「沒有期待沒有傷害」,認為單靠防疫包提供的食物根本撐不到7天, 「不過有了溫度計至少可以填問卷」。

▲男大生曬出台南發放的居家防疫包。(圖/翻攝自Dcard)

確診第六天,男大生透露症狀已經有所緩解,呼吸恢復正常,沒有發燒也沒有咳嗽,但喉嚨還是會癢,不過他也提醒大家,不要期待任何衛生所的電話或是1922,買了防疫保單需要相關資料的他,持續向各單位打電話,但回應他的永遠是通話中。

 

男大生在這隔離7天最大的感想就是不能沒有朋友,「這病真的不是開玩笑,很幸運我是輕症患者,也很幸運碰到幫助我的人」,他以自己的親身經歷分享心得指出,台灣還沒有做好與病毒共存的準備,電話永遠打不進去1922或衛生局的時候,直接請學校或政治人物幫忙最有效,而且目前的政策對沒有親友在身邊的人真的不友善,他也坦言,至今依然不知道自己在哪裡被感染,不過「活著很好,真的,但不要期待就不會(有)傷害」。

 

更多eNews報導
確診解隔仍然「快篩陽」是否正常上下班?勞動部回應了!
鳳梨感情亮紅燈?罕吐心聲「我並沒有幸福」女友回應網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