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葬身大海也成奴隸 利比亞獄警出賣移民獲利

余尹倫
上報

當歐盟選擇關上大門,攜手利比亞的海巡人員攔截欲渡海的難移民,前往歐洲夢碎的他們,被抓回後的下場又是如何?送進拘留中心,被賣作奴隸。

歐盟政策「不人道」

為了防堵大批難移民透過地中海湧入歐洲,看準利比亞為偷渡人口輸出地的歐盟,自2017年7月起與當地海巡人員合作,訓練他們在利比亞外海攔截非法船隻,至今成效顯著,據悉成功將抵達義大利的偷渡船隻大減70%。

那些被中途攔截的難移民則會被送回利比亞的拘留中心,其中最為人所知的是位在利比亞首都的黎波里(Tripoli)以南100公里處的蓋爾揚(Gharyan)監獄。

 

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扎伊德(Zeid Ra'ad al Hussein)批評此做法「不人道」;非政府組織「無國界醫生」(MSF)則透露,該政策自7月推出後,利比亞境內拘留中心的難移民人數激增了10倍。

被獄警出借當奴工

剛從「煉獄」蓋爾揚監獄返回奈及利亞老家的阿卡西里(Agen Akhere)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記者希格提(Stephanie Hegarty)訪問時表示,他們在監獄裡遭受的非人待遇,都起因於人對「錢」的貪欲。

在蓋爾揚度過2個月生不如死的日子後,阿卡西里獲國際移民組織(IOM)登記後救出,但他的朋友山姆森就沒那麼幸運,「我的朋友還在那,他還在那、在蓋爾揚。」

被從利比亞拘留中心救出的奈及利亞移民上月5日回到母國。(美聯社)

希格提透露每一位受訪的奈及利亞移民都曾被關押在蓋爾揚,而他們都訴說著同一個故事:被獄警嚴重虐待、挨餓、毆打、性侵,之中為數不少的人更被當奴隸販賣或被出借給獄警的友人無償當奴工。「他們從不付我們錢,如果工作時手腳不夠快還會被毆打。」

在海上被逮捕的烏瑪洛基(Jackson Uwumarogie)與伊菲(Felix Efe),同樣也躲不過被送往蓋爾揚的命運。某晚,獄警一口氣帶走20人,把矇上眼罩的他們送上箱型車載往一處農場,過程中烏瑪洛基無意聽到獄警與對方談的價碼--735美元(約新台幣2萬2050)。

接下來6個月,兩人在沒拿到任何一毛錢的情況下被迫完成各項農場勞活,且日夜受攜槍男子的監視。烏瑪洛基透露,包括他在內的奴工每幾天才有一餐可吃,有時候還被迫喝海水,導致身體相當虛弱。而農場工作結束後,他們被載到一處沙漠丟棄。

一名被利比亞海巡人員在海上救起的移民。(湯森路透)

所幸最後他們被一名男子發現,將他們帶回家中修養後再送他們去的黎波里見國際移民組織的人員。

奴隸市場暗中回歸

希格提指出,有關利比亞奴隸市場的黑幕過去2年間時有所聞,但近日越來越多的倖存者自白都指向黑奴販賣恐已淪為拘留中心的新常態。

 

另一位被從扎維耶省(Zawiya)監獄「保釋」的奈及利亞男子阿格海耶(Aghayere)表示,中間人通常會透過監獄負責人來幫忙尋找勞動力來源,並可從中賺取每個人頭多達695美元的費用。

阿格海耶出獄後被帶到幫他付保釋款男子的洗車廠工作,他要求阿格海耶無償工作一個月來償還保釋金費用。一個月後,他依約開始支付阿格海耶薪資,但不到2個月他拒絕再付錢。而當阿格海耶以停止工作反抗時,他用鐵絲網綑綁住阿格海耶的手腳,並將他載至蓋爾揚監獄。

南非抗議民眾呼籲利比亞介入處理境內奴隸黑市以及難移民遭受不人道對待的問題。(湯森路透)

在蓋爾揚的7個月期間,阿格海耶目睹了20人死亡。幾乎所有獲釋的難移民都表示關押期間沒太多東西可吃,早上一塊比手掌還小的麵包,晚上一盤湯汁多過麵條的義大利麵。有時沒水喝的他們只好喝牢房裡的馬桶水。

被獄方人員毆打對他們來說也已是家常便飯。一名逃離蓋爾揚的奈及利亞婦女透露,「他們會打男孩。即便是在奈及利亞的監獄,他們也不會像在(利比亞)那樣如此毆打奈及利亞人民。」「他們的冷酷很無情,像冰櫃一般冰冷。」

內戰惡化救援工作

聯合國難民署目前正與非洲多國政府合作,希望將受困在上述監獄、拘留中心的難移民送回母國。但若想進一步救出國民,各國代表必須先前往這些中心進行指認。考量到利比亞身陷內戰的局勢,離開首都的危險恐阻礙此工作的進行。

被從利比亞拘留中心救出的奈及利亞移民上月5日回到母國。(美聯社)

 

位在首都外的蓋爾揚監獄目前由兩利比亞民兵組織控制的內政部管轄。

★更多追蹤報導

非洲移民竟淪奴隸 利比亞成人口販運天堂
利比亞已是西非難民人間煉獄
工作38天酬勞臺幣180元 羅興亞童工遭雇主剝削、性侵
種族清洗…羅興亞15歲少女遭10多人性暴力 下體腫如拳頭大
8美元賣為奴 印度女傭終於返家

--------------------------------------

Yahoo奇摩新聞歡迎您投稿!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用文字表達你的觀點。投稿去—–>https://goo.gl/iy5TCA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