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大水只是中共災難的開始

·9 分鐘 (閱讀時間)
A man holding a baby wades through a flooded road following heavy rainfall in Zhengzhou, Henan province, China July 22, 2021.  REUTERS/Aly Song     TPX IMAGES OF THE DAY
圖片來源:Reuters

⊙趙君朔

上週在鄭州發生的嚴重水災表面上是場天災,但實際上已徹底暴露出習近平一人獨裁政權的失能和冷酷,還有其愚蠢統治模式對中共人民的惡劣影響。

不幸的是這場水災的範圍也不僅僅是在鄭州,還往北蔓延到新鄉市還有河北的邯鄲等地。再加上已經登錄的烟花颱風在華東地區也可能發生類似的災情,到底當地官僚能否記取河南的教訓,有效減少傷亡與損失還有這接二連三的災情是否對讓習近平的高壓統治出現破口,都是值得觀察的重點。

這次中共官方以五千年一遇的誇張說法想要為慘重的災情卸責,然而這個說法是經不起考驗的。根據旅美的中共籍水利專家王維洛的看法,從目前災情現場傳出來的畫面可以清楚的看到,在鄭州的街道上急速奔流的大水不可能是因為大雨造成的。如果是大雨造成的災情在畫面會上看到水是慢慢的從地面往上積累而不是急速的流動。也就是說,造成慘重災情是因為穿越鄭州市市區流動的主要河川賈魯河在短時間內根本承受了常庄水壩無預警洩洪的巨大水量而溢出河道。

人禍性質大於天災

官方是在7月20日早上開始洩洪,但一直到當天晚上才通報,而常庄水庫之所以被迫要洩洪是在兩天前的18日就出現了管湧的現象。管湧是指水壩內壩身體或是壩基內的土壤顆粒被滲流帶走的現象。這種現象一旦發生並持續惡化的話,會出現湧水翻沙,使堤防、水閘土壤骨架破壞,孔道擴大,基土被掏空,引起建築物塌陷,造成決堤、潰壩等事故。所以為了防止管湧引發潰壩常庄水壩才決定洩洪,然而賈魯河能承受的洩洪水量大約在每秒400立方公尺左右,但從水災當日從賈魯河下游測量到的流量卻高達每秒600立方公尺,河道自然無法負荷而引發嚴重水患。

急速竄入市區的大水最駭人的景象是在五分鐘內整個淹沒六線寬的京廣隧道和鄭州地鐵五號線的列車車廂。但到目前為止,關於前者官方只承認有4人死亡和130人失蹤,後者則是有12人死亡。但就連官方都承認已經從隧道中發現200百多輛汽車,這樣的失蹤和死亡數字完全是刻意隱滿和低估。

事實上從中共境內至少在大城市中遍佈的監視器,特別是在重要交通設施附近就知道要查明究竟有多少輛車不幸遭滅頂並不難。但到目前為止現場的搜救善後全部是黑箱作業,由警察和解放軍接管,不讓民眾靠近,結果就是焦急守候在現場尋找失聯家屬的民眾和現場軍警半夜發生衝突的影片也被放到了網上。最耐人尋味的就是被拍到有窗戶全部用黑布蓋住的公車從隧道中駛出,這樣的景象用最基本的常識推理也知道是要防止有大量車內民眾溺斃的消息傳出。

然而事發後才刻意隱匿消息,並到處威脅知情者封口、刪除網路上談論災情的發貼只是整個官僚系統昏庸的的冰山一角。早在2016年鄭州便被選為建造防洪防澇的「海綿城市」的試點城市,投入了2千多億新台幣的建設,然而這次面對突來了24小時內降下600豪米雨量卻完全發揮不了作用。中共的專家現在已將該計畫是防中小雨而不是特大雨來為這個失敗的建設開脫,但實際上和台灣2009年88風災嘉義、高雄等地一天都降下吃超過2500豪米的雨量相比,鄭州的雨量並不算特大。

此外更諷刺的,有人挖出一份由航天智慧公司公布的新聞稿指出在2020年12月23日,該公司負責承建的鄭州市內澇監測預警預報系統項目已經順利通過專家組的驗收,專家還給了這個建設成果高度評價。但究竟是這個系統根本沒有發揮作用,還是說這系統實際上發揮了作用,因此讓水庫開閘洩洪,但將老百姓蒙在鼓裡恐怕暫時都是個謎。

而在大雨來襲前,唯一連續五次發出官方暴雨紅色預警的鄭州市氣象局長李柯星,其要求停止集會、停課和停業的要求也根本無人理會。在五線號地鐵開始有水淹進後到淹沒一列列車車廂的長時間內,卻沒有管理階層敢下令立即停運,才發生了有一整列車幾乎被大水滅頂的悲劇。如此荒謬的悲劇也讓一位匿名的鄭州地鐵工作人員憤而在微博上爆料出高層不敢果斷下令停運的殘酷真相。

河南的當權者都是「之江新軍」成員

而地鐵管理層無人敢下令停運的主要原因恐怕就是害怕違背鄭州市委書記徐立毅在7月19日檢查督導防汛工作時做的其中一項指示:重要的交通不中斷。而徐立毅還有河南省省委書記樓陽生都是「之江新軍」的成員。「之江新軍」中的江是指浙江的富春江,這個詞是指身為習近平嫡系的政治人物,也就是在習於2002─2007年擔任浙江省委書記時的下屬。其中最著名的,就是當時擔任浙江省省委宣傳部長,現任重慶市委書記,也被認為有望成為習接班人的陳敏爾。其他的重要成員還有現任北京市委書記蔡奇、中宣部部長黃昆明、上海市委書記李強等人。

然而習近平選擇重用之江新軍或是福建幫的原因其實很簡單:他對忠誠的要求遠超過能力。因此在他擔任總書記的大位後,將他過去熟識的舊部下紛紛拉到重要的位置上。問題是這些人大部分並不具備擔任省級以上重要職位的能力,從蔡奇、陳敏爾於數年前上任後的平庸表現已經充分顯出用人唯親的弊病。今天河南這兩位「之江新軍」的第二梯隊把天災弄成巨大人禍,再靠軍警封鎖消息的荒腔走板表現再度證明習選擇的人,除了吃共產黨老本──以暴力恐嚇壓制民怨和炒作仇外情緒掩蓋惡政外是無計可施的。

所以除了前面提到的刻意封鎖消息,連數個外媒記者到鄭州現場去採訪,都遇到現場民眾很不友善的叫囂,連「打死他」這樣的話都出口了。對這些長期被中共惡性洗腦的愚民來說,自己的同胞枉死了多少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有外國來的媒體,目的就是在黑中國,而完全不管面對今天他們生活的改善其實是因為西方願意對他們打開大門和市場,更不敢面對自己其實日常生活中都是極為崇洋媚外,舉國都在追逐歐美名牌,所有大城市的高檔購物中心都是千篇一律的歐美時尚大牌展示場,他的所有同胞人生最大成就是到歐美和日韓表演暴露自己國家一無所有的「爆買」。

習近平寧赴西藏,不願到河南勘災

習近平本人的表現更不讓人意外,他選擇完全忽視巨大的災情到睽違十年的西藏去接受藏族人拋白色哈達的歡呼,彷彿天下太平,風調雨順且國泰民安。而且和去年武漢肺炎剛爆發時至少還派李克強到現場去考察疫情相比,今年是連這樣的表面功夫都省了。只是究竟是根本不在乎還是李克強也不願意替他承擔這個責任前往現場就不得而知。

所以從習近平在六月底粗暴的關停香港《蘋果日報》、狠狠修理執意赴美上市的滴滴打車一直到最近根本不理河南災情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他身邊已經沒有能幹的幕僚能給他好的意見,剩下的人很可能就是在他猛力蠻幹時在旁邊阿諛諂媚、大聲叫好,這樣的胡搞一旦遇到意料之外的危機爆發,他的小朝廷只會愣住,想用自以為有用的暴力手段弭平事端,然而中共的現況已經越來越靠近各種危機爆發的臨界點,用越殘酷的手段恐怕只會讓更多被洗腦已久的順民忽然醒悟,知道自己只是隨時可棄的韭菜。

總之中共目前的國運在習頻頻加速、倒行逆施之下已經過了一個臨界點,人民雖然自六四後並沒有大規模反抗的經驗,但從2017開始明顯的經濟下滑在這場還沒有真正結束的人禍引發的災情後只會下行的更快,配上習自己出於過度恐慌,對國內重量級企業持續大動作整肅加速美中金融脫鉤的愚行,可以合理預期中共的經濟和金融危機會比頂尖諮詢機構榮鼎集團(Rhodium Group)的高管Daniel Rosen在最新一期《外交事務》雙月刊中指出的中共經濟還有2到3年才會硬著陸更早爆發。

在此巨變隨時會到來的今天,台灣也千萬不能掉以輕心,因為獨裁者窮途末路的最後一招,就是靠對外發兵來險中求勝。鄰國日本對此已有充分認識,對中共不斷擺出讓全世界感到驚喜又意外的強硬姿態,台灣也該趁外部環境有利盡快強化國防和外部的準同盟關係,時間越來越緊迫,而獨裁者隨時有可能在重重危機下孤注一擲。

作者有個雲霄飛車式的人生,曾很輕鬆的進了不太好進的美國學校博士班,以為自己會是華文社會科學界的明日之星,又因為一個烏龍,更「輕鬆」的被踢出來,開始闖盪亞洲江湖,到處求人下單,到目前為止的心得是「我32歲以前到底活了什麼?」

更多思想坦克文章

中國共產黨與民族玻璃心的百年糾結

中共百年之際放眼「二十大」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