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的印太戰略進入「實力展示」之階段

·4 分鐘 (閱讀時間)

法國國防部長帕莉(Florence Parly)於今(2021)年10月12日分別至法國參議院(Sénat)與國民議會(Assemblée nationale)針對今年9月法澳中斷12艘「短鰭梭魚級」(Shortfin Barracuda class)大型遠洋柴電潛艦建造協議進行聽證會。在回應參議院國防外交委員會參議員卡迪克(Olivier Cadic)有關「是否向台灣人傳遞法國將會為捍衛台灣海峽作為法治區域(espace de droit)做出貢獻的訊號」之提問時,帕莉回應表示:「針對台海情勢的緊張,法國的作為包括派遣海軍展現我們對國際法以及自由航行的承諾,例如以偵查艦「德普易德洛姆號」(Dupuy-de-Lôme)等海軍軍艦於台灣海峽的存在來呈現。」

若將2021年2月8日核動力攻擊潛艦(Sous-Marin nucléaire d’Attaque, SNA)「綠寶石號」(Émeraude)和支援艦(Bâtiments de Soutien et d’Assistance Métropolitains, BSAM)「塞納號」(Seine)巡弋南海計算在內,[2]這已是本年度法國官方第二次發布海軍在西太平洋地區的動態,更是首次公開證實在台灣海峽的活動。帕莉的談話內容除了顯示法國對西太平洋的情資蒐集相當重視與進一步挑戰中國主張以外,更表現出巴黎希望藉由「實力展示」強化在該區的可信度,藉以扭轉其印太戰略困境的弦外之音。

法國重視西太平洋地區的情資蒐集

「德普易德洛姆號」主要任務是透過其艦上所配備的通信情報與衛星天線進行通訊攔截與情報蒐集,在經過艦上約80名的專家進行分析後,透過海洋情報衛星Inmarsat和軍事情報衛星傳遞系統Syracuse III將相關資訊回傳到法國國防部下的軍事情報署(Direction du Renseignement Militaire, DRM)進行運用。

儘管帕莉並未進一步說明「德普易德洛姆號」在台灣海峽的活動時間,但從該艦曾於2021年7月5號在鄂霍次克海(Sea of Okhotsk)與日本海(Sea of Japan)間的韃靼海峽(Strait of Tartary)遭到俄羅斯監控的消息看來,可以推斷其在台灣海峽的時間應是在此一時間點的前後。

總而言之,目前法國對西太平洋地區的情資重視已是日益增加。一方面,「德普易德洛姆號」過往幾乎都只在地中海與黑海一帶活動,將其派遣至西太平洋地區實屬相當罕見。另一方面,「綠寶石號」與「塞納號」的南海巡弋也助於巴黎對南海水文資料的掌握,這些都呼應了帕莉所言「增進我們對該區(印太地區)的了解」。

從「經過」變「存在」:法國增強對中國主張的挑戰

從用詞上來看,相較於2019年4月巡防艦「葡月號」 (Vendémiaire)通過台灣海峽時,法方表示法國軍艦每年平均「經過」(transit)台灣海峽一次。[5]此次帕莉使用「存在」(présence)來描述「德普易德洛姆號」在台灣海峽的活動,此一詞彙在稍後國民議會的聽證會中也被帕莉用來描述法國與其在南太平洋的「特殊行政區」(collectivité sui generis)新喀里多尼亞(New Caledonia)之關係。因此,此一用法除了確認法國是印太地區行為者的長期主張,也表明法國有權在台灣海峽活動的事實,更透露出「德普易德洛姆」號曾在台灣海峽滯留一段時間的可能性。

強化法國印太戰略的可信度

2021年9月15日澳英美三邊安全夥伴關係(簡稱:AUKUS)成立,而法國被排除在這個以美國為首的抗中聯盟之外,顯示出對於美國來說,法國在印太地區的地位與角色不如澳洲與英國,這對於強調多邊主義,主張與美國與澳洲等區域內國家合作的法國印太戰略來說形同重大打擊。即便如此,藉由主動揭露法艦在台灣海峽的活動,向印太地區國家傳達巴黎對於北京的意圖不會有任何天真想法,有助於重振其他國家對法國的信心,降低AUKUS成立與法澳潛艦協議中斷對法國印太戰略所帶來的負面衝擊。

※作者為國防安全研究院國防戰略與資源所助理研究員。本文授權轉載,原文出處。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請勿利用網路平台販賣菸酒品 以免違規受罰

【影片】全運會在新北登場 電競首度納入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