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黃背心運動難解 民怒指向菁英與底層差距

The Central News Agency 中央通訊社
中央社

(中央社記者曾依璇巴黎8日專電)法國「黃背心」運動第4波抗議8日在全國進行,暴力程度比上週緩和。但群眾對社會貧富階層之間巨大差距的不滿深埋在心,並非政府取消調漲燃油稅就可於一朝一夕化解。

「黃背心」運動發起主因本為反對政府於2019年元旦調漲燃油稅,自11月17日開始,連續3個週末在全國串聯抗議及封路 ;在政府於5日宣布取消調漲後,部分「黃背心」仍號召第4度上街,要求政府提升人民購買力。

走上巴黎香榭麗舍大道抗議的社會學研究員賀吉斯(Regis)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說,人民已經很難因為政府提出2、3項補救措施就息怒,「我們的訴求早就大大超過燃油稅」。

40歲的賀吉斯表示,現在有工會開始號召罷工,要求提高勞工薪資,並恢復「富人稅」(ISF),總的來說,就是要政府減少社會不平等,「大家基於購買力降低、工作條件越來越差、公共服務減少等問題,已經憤怒很久了,真的是普遍都很憤怒」。

在巴黎,「黃背心」集結地點主要在香榭大道,歌劇院、地鐵站「大道」(Grands Boulevards)一帶也有人群聚集。

為了避禍,香榭大道周邊住戶大多把汽車移到別處停放,商家也接獲警方通知,用木板或鐵網保護櫥窗,且幾乎都歇業一天。

法國政府為防範再度出現如12月1日抗議行動一樣的暴力場面,今天在全國動員8萬9000名警力及憲兵維安,光是在巴黎就有8000人,比上週的4600人大幅增加,清早開始就陸續逮捕或拘留數百人,前往香榭大道的路口安檢也更加嚴格,有人當場從背包中被搜出自製汽油彈。

一天下來,香榭大道上的集會比上週相對平和,一週前慘遭蹂躪的凱旋門,這次四周圍滿警車,群眾無法接近,雖不時有人向警憲叫囂或喝倒彩,還有零星施放的催淚瓦斯,數度氣氛緊張,但警方都很快控制住場面。

在香榭大道周邊街道,少數店家櫥窗被打破,有車輛和垃圾被焚燒;在地鐵站「大道」附近也有路障被燒。到晚間,有數十人受傷送醫,大多傷勢不重。

由於近期部分「黃背心」對媒體抱有敵意,因此多家媒體替記者配備頭盔和護目鏡,但仍有記者遭群眾投擲爆裂物而受傷。

內政部於晚間7時30分表示,全國約有12萬5000人上街抗議,統計有1385人被捕、974人被拘留,各地情況都在掌控中。

總理菲力普(Edouard Philippe)晚間向數日來呼籲群眾冷靜的政治人物及工會致謝,接下來「對話的時刻到了」。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則預定週末過後發言。

參與抗議的「黃背心」態度並不一致,有的高舉和平標語說,站出來是希望政府聽到人民心聲,拒絕以暴力脅迫任何人;但也有一些人在記者進行街頭訪問時故意干擾,叫道「現在已經不是好好說話的時候了」。

住在大巴黎地區的薩賓(Sabine)受訪時表示,生活吃住都要錢,大家過得很辛苦,燃油稅已超出大家能容忍的極限,但「黃背心」運動發展到現在,馬克宏一聲不吭,富人階級好好地待在溫暖的家,看不見底層人民過的是什麼日子。

31歲、特地從中部到巴黎抗議的亞歷山大(Alexandre)說:「人民的憤怒來自於購買力好幾年沒有起色,菁英階層擁有好車、好房,那些錢都是我們繳的稅,有的議員在國會裡睡覺,卻拿很高的薪資,而有些人每週工作48小時還加班,才能在月底打平收支,政府一邊減少年長者的退休金,一邊取消富人稅,一點邏輯都沒有。」

他說:「這就是我來抗議的原因,我要讓他(馬克宏)知道,我不是為了這樣的法國而投票,父母親生小孩也不是為了看到孩子在這樣的法國長大。」(編輯:劉學源)1071209

法國黃背心暴動
裝甲車碾鬧區 示威者肉身擋高速公路車
學生示威被警集體罰跪泥地 影片引公憤
嚴防示威失控 香榭麗舍商店街不營業
黃背心運動愈演愈烈 3大重點一次看
「黃背心之怒」 馬克宏執政最大危機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有話想說?歡迎投稿>>>【Yahoo論壇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