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動私刑1】女法官當庭霸凌少年 恐將丟工作

劉志原
·3 分鐘 (閱讀時間)
苗栗地方法官周靜妮遭投訴對少年當事人當庭動用私刑涉及霸凌。(取材Jin Chin YouTube)
苗栗地方法官周靜妮遭投訴對少年當事人當庭動用私刑涉及霸凌。(取材Jin Chin YouTube)

本刊接獲投訴,指控苗栗地方法官周靜妮未依法審判,對於涉案少年當事人當庭動用私刑,要少年當庭掌嘴,造成少年身心受重創,此外,周靜妮法官與社工合作處理少年案件時,因長期未開庭,社工找上苗栗地院院長陳雅玲求助,不料這位社工事後疑遭「秋後算帳」,難以在原單位任職,引發社工界忿忿不平,司法院已介入調查,本週將先由苗栗地院舉行法官自律委員會決定如何處置,若送法官評鑑等程序,最重可將周靜妮撤職,必要時可先予停職。

本刊調查,周靜妮49歲,是人生勝利組,她擁有北一女、政治大學法律系的好學歷,司法官訓練所41期畢業,原本擔任檢察官後來轉任法官,知情人士指出,周靜妮法官原本擔任刑庭法官也審理過民事案件 ,後來因為工作因素,出了一些問題,因此調任外界比較不重視且依法不公開審理的少年與家事法庭法官。

知情人士指出,少年法官不應成為問題法官的避風港,因為少年法庭是要以更細緻方式來處理涉案少年,但周靜妮法官調任少年法庭後,工作仍是出了一些問題,首先是處理涉案少年的「收容」(類似成年被告的羈押),傳出少年關過頭的情況以及長達半年沒有處理某件收容事件,嚴重影響當事人權益,由於當事人比一般成年被告更弱勢,都敢怒不敢言。

本刊調查,法官應公正審理、依法判刑,若有要對少年收容或處分,法官應請社工等專業人士處理,不必也不能當庭執行,依法可以先將少年收容,再判對少年進行感化教育、安置輔導、保護管束或假日生活輔導等保安處分,讓涉案少年早日回到社會正常生活,但並沒有要求少年當庭打自己耳光的這項保安處分,周靜妮法官竟未依法審判,當庭動用私刑,在審理一件少年案件時,在法庭上體罰當事人,命令當事人自己打耳光,少年被嚇到照做,但身心受重創,社工等單位已緊急介入輔導。

對於周靜妮法官處理少年事件的風格,有社工認為不妥,在反映無效後,透過電子郵件寫信給苗栗地院院長陳雅玲,陳雅玲對此非常重視,立即請周靜妮法官說明,沒想到苗栗縣政府即接到關切電話,過了沒多久,這名寫電子郵件的社工就被找了出來,知情人士指出,這名社工承受很大的壓力,恐難以繼續在原單位任職,可說是被「秋後算帳」,由於社工資源長期不足,工作非常辛苦,如此又傳出有社工被逼到可能要離職,《憲法》保障的工作權受損,社工界已對此熱議。

  • 《鏡週刊》關心您,若自身或旁人遭受身體虐待、精神虐待、性侵害、性騷擾,請撥打113專線,求助專業社工人員。


更多鏡週刊報導
【法官動私刑2】問題法官曾在家放火 司法院處理如履薄冰
【法官動私刑3】問題法官連環爆 基層法官籲司法院補破網
【醫美被當肥羊宰】靠北粉專成勒索工具 30醫師怒告揪藏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