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的模糊,恐怖的所在

高源流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反滲透法》備受各方疑慮。蔡英文總統15日在總統府召開記者會,說明她下了幾個指示,「責成相關部會」多對外宣導與及時澄清,避免民眾恐慌。但蔡英文在記者會上的說明太過空洞模糊,愈說愈不明,除了加深民眾對這一部法律的恐慌,沒有釋疑的實效。

蔡英文是學法律的總統,她應知道法律的規定講求明確性,才能讓主管機關及人民有所依循。而她也知道,《反滲透法》裡頭,沒有明確規定主管機關究竟是哪個部會,所以才造成選前蔡政府在對外解說這部法律的疑慮時,還得請出法務部、內政部,及陸委會這3個部會首長共同開記者會。

很顯然,《反滲透法》規定的內容,模糊與不明確的程度已經不是這3個部會三兩句話外加提示牌所能解說清楚,因此才勞動到蔡英文,在勝選後的首度記者會,再說個明白。但蔡英文在記者會上只是說她請「行政院相關部會」宣導澄清,並責成「相關部會組成專案小組」,將違法或不違法的行為態樣公告周知。

這等於是說,蔡政府在通過了這部備受爭議的法律之後,才指定一個各部會組成的「專案小組」來「主管」。而且,她還期待違法或不違法的行為態樣能靠著專案小組的羅列公告,就能讓民眾有所依循。

對此,我們懷疑蔡英文在說出這些話的時候,可能連自己都難以說服,所以她才又加了一句「持續滾動解釋」。何謂「持續滾動解釋」?就是她明知這部法律規範的內容太不夠清楚,難以用一、兩句話,或一、兩個行為態樣去釋疑,才要她指定的「專案小組」不斷去對外解釋。

其實,法律的模糊,就是提供給掌權者作手的空間。蔡政府一直對外解釋,《反滲透法》裡規範的政治獻金、介入選舉、集會遊行、遊說等行為,都已經各有《集會遊行法》、《政治獻金法》等等法律規範,《反滲透法》只是就這些違法行為加重處罰而已。如果只是加重處罰,也至多僅屬於法律的疊床架屋而已。

但從《反滲透法》的內容看,它不僅是疊床架屋,加重刑罰,而是在各個介入選舉、政治獻金、遊說或集會遊行等的行為之前,又附加了猶如天羅地網般的「滲透來源」,以及何謂「指示、委託及資助」等幾個定義模糊的構成要件,擴大了法網範疇到無限想像的空間。

最可怕的是,《反滲透法》第11條,明白賦予「各級政府機關」都有舉發人民是否違法及移送偵辦的權力及義務。最令人擔心的是,法條定義既然已經模糊不明,如果又讓所有政府機關都有舉發權及移送權,未來恐怕會有許多出於政治恩怨、派系鬥爭,及個人恩仇等特定目的的檢舉案,就像選前大規模的「查水表」案一樣,讓這個社會進入檢舉、約談、移送罩頂的恐怖境地。(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