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醫爆汗驗屍!6hr不吃喝不上廁所 進家門前狂噴酒精:我是汙染源

·2 分鐘 (閱讀時間)
面對確診病患及遺體,醫護人員需穿著全套隔離衣。(示意圖/翻攝自Pixabay)
面對確診病患及遺體,醫護人員需穿著全套隔離衣。(示意圖/翻攝自Pixabay)

本土疫情在5月份爆發,染疫和死亡個案也不斷增加,直到最近才有趨緩跡象。地檢署法醫的驗屍工作風險變高,面對不知是否確診的遺體,除了內心忐忑,要在大熱天穿戴全套密閉式隔離裝備防疫,更是一件苦差事。一名法醫就分享工作的辛酸血淚,相當花費力氣和精神。

擔任法醫將近25年的蔡勝州接受《蘋果新聞網》採訪透露,自疫情爆發2個月以來,他採檢超過90具遺體,處理流程和進度也更為繁瑣耗時,比以前多做採樣送驗PCR的步驟,必須全程穿戴全套隔離裝備(兔寶寶裝),遇到高度疑似染疫的遺體,還要透過視訊協助家屬認屍、做筆錄。

蔡勝州在近2個月遇過驗屍後才確認死者染疫的狀況,一位是萬華茶室女會計,一位是在萬華經營水電行的男子,2個都是猝死在新北家中,有環境接觸史,過了幾天才被發現。無論遺體疑似或已確診,防疫規格都相同嚴謹,遺體即使腐敗,仍能驗出新冠病毒,也顯現驗屍工作的染疫高風險。

面對不確定是否染疫的遺體,法醫內心十分煎熬。(示意圖/翻攝自Pixabay)
面對不確定是否染疫的遺體,法醫內心十分煎熬。(示意圖/翻攝自Pixabay)

蔡勝州直言,忙了一整天下來,穿著防護裝備,全身像浸在汗裡面,他曾經為了爭取時間一次驗完遺體,連續6小時穿著同一套防護裝備工作,不吃不喝不敢上廁所,讓他感覺快要虛脫。

好不容易結束一天的工作,仍不能馬虎,蔡勝州表示,他會仔細自我清潔消毒,下班回家得站在門口,讓老婆從頭到腳再噴一遍「酒精雨」,連鞋底也不放過,進門就要立刻洗澡,儘管他已經接種過第一劑AZ疫苗,但家人仍然會擔心,「因為我是污染源!」

看更多 CTWANT 文章

名校畢業!男子失業3年 狂發35則推特抱怨:爸媽資助509萬生活費
「大腳怪」解密 !抱小孩渡河 5秒曝光影片全美瘋傳
挺過小三風波!雞排妹向媒體挑明心境:看誰更經得起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