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學潮現場紀實3】無大台流水式抗爭 這波學運口號:「人人是領袖」

撰文、攝影|特約記者滯泰台女
·4 分鐘 (閱讀時間)
泰國警方於10月16日晚間發射水砲清場,52歲的泰國社運人士Anurak Jeantawanich一人站在一群防暴警察前,他說當時請警方不要再靠近,「這裡有很多年輕學生和女孩。」(達志影像)
泰國警方於10月16日晚間發射水砲清場,52歲的泰國社運人士Anurak Jeantawanich一人站在一群防暴警察前,他說當時請警方不要再靠近,「這裡有很多年輕學生和女孩。」(達志影像)

四十八歲的攤位老闆表示,過去不論是紅衫軍或黃衫軍的運動,他都有到場擺攤,曾認為自己就是賺錢餬口,立場不那麼重要,「誰知道十月十八日那天,我不過是讓幾個年輕人把喇叭寄放在我的攤車上,就被警察逮捕了,連這台生財工具都被沒收。」他氣憤地說,「還好前進黨的議員Rangsiman Rome來協助保釋我,讓我可以拿回這台車。那天起我就告訴自己,以後只支持民主運動。」

他坦言,上一代的集會方式,往往是長時間待在同一個定點,和現在這樣臨時發起、突然改變目的地的集會方式大不相同,「以前我有時間慢慢烤麻辣燒烤,但在年輕人的集會,我大概烤不了一輪就得移動,只好改成賣水啦!」

學潮發展至今已經沒有在分團體了,大家都會以公民的身分進來幫忙。

10月24日,由學生運動的另一團體「匿名黨」在曼谷特別監獄外,搭起造勢台,要求當局釋放被逮捕的運動人士。當晚,在造勢台後方,18歲的Feem正和朋友確認著上台講話的名單。

「我對政治的關心是從2年前開始的,」Feem從泰國南部的董里府(Trang)到曼谷讀書,現在是曼谷大學學生會的代表。「我家是橡膠園,這幾年橡膠的價格非常慘澹,但政府完全不擬定長期因應的政策,只想用每個月3、400泰銖的補助來平息民怨,明明在正常情況下我們是可以有更多收入的。」

10月25日,一名曼谷巴士職員在車上與示威者互相舉起三指反抗手勢。(達志影像)
10月25日,一名曼谷巴士職員在車上與示威者互相舉起三指反抗手勢。(達志影像)

開始對社會抱持疑問後,Feem更想讓自己的想法被聽見,她第一次走上造勢台,就是為新未來黨的選舉造勢,「當時我才17歲,還好沒人知道。」而在新未來黨被裁定解散後,她看到曼谷許多高中都發起了反獨裁的快閃活動,也決定要在自己的學校組織活動,因而和全國各地的學生運動團體有了連結,來到曼谷後更投入這場學潮的後勤工作。

「學潮發展到現在,已經沒有在分團體了,就算是其他學校或團體發起的活動,大家都還是會以公民的身分進來幫忙。」被問及比較喜歡在大台上造勢,還是支援遊行,她笑著說:「只要有得說話,我都喜歡。」

在嚴重的緊急狀態下,為了避免警方鎖定特定活動領袖或沒收器材,抗爭逐漸演變出由領導者匿名的團體發起運動的「無大台」模式,在「人人是領袖」的口號下,人們開始拿起大聲公和拖拉式音響,說出自己的故事與訴求,即便泰國當局已經在社會壓力下宣布解除嚴重緊急狀態,但百花早就開始在集會場上綻放。

一場集會上,一名16歲少年踩著滑板送來一打礦泉水。
一場集會上,一名16歲少年踩著滑板送來一打礦泉水。

同樣是10月25日的Ratchaprasong十字路口,14歲的女孩N從2019年的大選,開啟了對政治議題的興趣,除了在學校裡成立民主社團,也靠自己小小的身軀把拖拉式音響拖到了集會場,搭建起人人都能上台發表意見的「人人舞台」。「在以前的集會上,我們好像都只能坐著聽別人說,但我覺得大家應該都有很多話想說,所以想提供各種聲音一個平台。」

抗爭期間,志工Kanom站在街頭,以擴音器大聲說出民主訴求。
抗爭期間,志工Kanom站在街頭,以擴音器大聲說出民主訴求。

「印象最深刻的是有黃衫軍的伯伯上台,對我們講述宗教和社會穩定的重要性。讓我驚訝的是他願意來這個明顯不是自己主場的地方表達意見,而大家也都很平靜地聽他說話,沒有人起身離去,或用不禮貌的言詞回應。」N說。


更多鏡週刊報導
【泰國學潮現場紀實4】泰國人對抗封建勢力已88年 「我們這代人不怕再多花些時間」
【泰國學潮現場紀實1】三輪車運來民主大聲公 年輕人怒吼反軍隊與王室的封建結構
【泰國學潮現場紀實2】使用大聲公動輒違法 逮捕行動威嚇不了憤怒的人民

更多國際相關新聞
泰廢妃如今下場悽涼 友人曝「剃髮照」轟泰王:該知羞恥
中、印對抗升級 印參謀長:不排除發生「更大衝突」
鐵窗不能阻擋父愛 菲男子獄中製教材為女兒上課
阿聯改革伊斯蘭法律 情侶可同居放寬飲酒限制
遭陌生人撿屍驚醒 酒醉女大生咬斷男子舌頭 判決出爐:不起訴

今日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