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學潮現場紀實4】泰國人對抗封建勢力已88年 「我們這代人不怕再多花些時間」

撰文、攝影|特約記者滯泰台女
·4 分鐘 (閱讀時間)
抗爭期間,志工Kanom站在街頭,以擴音器大聲說出民主訴求。
抗爭期間,志工Kanom站在街頭,以擴音器大聲說出民主訴求。

「這場運動就像一面三稜鏡。」16歲的男高中生B,是和N一起發起人人舞台的夥伴,「嚮往民主的人們就是射進三稜鏡的白光,透過這場學潮折射出了勞工權益、多元性別、校園霸凌等七彩繽紛的議題,有越多人到這個舞台說出自己的心聲,也讓我們更認識這個社會。」

「以前是領袖在大台上帶領大家喊口號,但現在人人是領袖,我們要自己喊出想說的話。」在前往政府大樓的漫長遊行途中,手持大聲公的Kanom正一邊整隊,一邊提振群眾的士氣,「今天不論誰說甚麼,我們都不會再後退,我們已經無路可退了!」

28歲的Kanom是青年解放陣線的集會警備隊志工。她坦言:「沒大台真的很累。群眾是會累、會無聊的,要不斷跟大家做周圍情形的實況,還要想口號帶動群眾。」最累人的一次,是在遊行途中對講機故障、訊號受到干擾時,她像古希臘的傳令兵一樣,獨自從隊伍最前端跑到最後傳遞消息。

10月18日泰國曼谷,示威者手持被捕領袖的海報抗議。(達志影像)
10月18日泰國曼谷,示威者手持被捕領袖的海報抗議。(達志影像)

在集會和遊行場上,能看到許多像Kanom這樣配戴臂章的集會志工,不停地在穿梭、吶喊著前方危險不要讓民眾前往、哪裡需要搬運路障、前面有人需要水、徵求通鼻劑等等,「我們的任務就是照顧集會群眾,必要時到前線支援和警方對峙的場合,避免衝突的發生。」

「志工團體不只一組,為了防止有人混進來滋事,我們各團體會以臂章相互辨認。青年解放陣線和群眾志工團是螢光綠色的臂章、紅色臂章則是職校生志工、白色是醫療志工。最近多了粉紅色,是一群民眾自行發起的。」Kanom解釋道。

要是在集會場上見到軍人父親,我們就是陌生人,各盡各自的義務。

在集會場上,一名繫著粉紅臂章的少年剛踩著滑板送來一打礦泉水,轉身又要離去,一問之下,發現他才16歲。「看到那麼多人都用自己的方式在努力,你就會想要保護他們,不讓他們受傷。」Kanom說著,口氣有些哽咽,她之所以決定加入志工警備隊,就是因為朋友在9月參加徹夜集會時,一大清早就在睡夢中遭到警察拖行。

「我爸爸是軍人,對於我投身運動自然是不高興。」Kanom苦笑,「吵了幾次架後,我跟他說,我尊重爸爸作為軍人,用自己的方式保家衛國,但也請您尊重我,想用自己的方式保護人民。」是否想過若是衝突再次升溫,有天會被迫在集會場上和父親相見?Kanom說:「要是見到了,我們就是陌生人,各自盡各自的義務。」

10月25日,一名曼谷巴士職員在車上與示威者互相舉起三指反抗手勢。(達志影像)
10月25日,一名曼谷巴士職員在車上與示威者互相舉起三指反抗手勢。(達志影像)

即便帕拉育公開向集會群眾喊出「各退一步」,並解除嚴重緊急狀態,卻用盡手段持續拘禁學運核心人物,警方已經二度在交保之際,以其他案由將學運領袖送至別處繼續關押。更有知情人士向流亡日本的泰國政治學者Pavin Chachavalpongpun透露,不放人是「大少(國王)親自下令。」

「王室才是問題的核心,泰國人民從1932年人民黨革命開始,就在和封建勢力對抗。」Feem表示,這場運動並不是一夕之間爆發,而是社會重新找回了與過去所有被壓迫、被噤聲的民主運動的延續,「泰國人民已經抗爭了88年,我們這代人不怕再多花些時間。」


更多鏡週刊報導
【泰國學潮現場紀實1】三輪車運來民主大聲公 年輕人怒吼反軍隊與王室的封建結構
【泰國學潮現場紀實2】使用大聲公動輒違法 逮捕行動威嚇不了憤怒的人民
【泰國學潮現場紀實3】無大台流水式抗爭 這波學運口號:「人人是領袖」

更多國際相關新聞
泰廢妃如今下場悽涼 友人曝「剃髮照」轟泰王:該知羞恥
中、印對抗升級 印參謀長:不排除發生「更大衝突」
鐵窗不能阻擋父愛 菲男子獄中製教材為女兒上課
阿聯改革伊斯蘭法律 情侶可同居放寬飲酒限制
遭陌生人撿屍驚醒 酒醉女大生咬斷男子舌頭 判決出爐:不起訴

今日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