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富二代投身民主運動 遭打瞎右眼仍持續發聲

·4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央社記者呂欣憓曼谷1日專電)曾經被形容為有錢有勢的王室支持者、泰國富二代塔納在今年的泰國民主運動中成為新一代的抗議代言人。儘管在抗議衝突中失去右眼視力,塔納並不後悔,仍持續為民主運動發聲。

塔納(Tanat Thanakitamnuay)的父親是泰國知名的房地產開發商,形容塔納是富二代一點也不為過。泰國人對他並不陌生,2010年塔納還只是18歲時,曾經開著保時捷衝撞紅衫軍的抗議民眾而聲名大噪。

2014年塔納參加由人民民主改革委員會(People’s Democratic Reform Committee)發起的的反總理盈拉(Yingluck Shinawatra)抗議,人民民主改革委員會一向被視為支持王室的黃衫軍人馬,塔納因此被視為黃衫軍的一分子。

2014年總部位於美國紐約的媒體VICE News製作一段長達25分鐘的影片,名為「和泰國王室支持者一起開法拉利」(Driving Ferraris with the Thai Royalists),影片中的塔納被形容為曼谷有錢有勢的王室支持者。

泰國今年4月爆發第3波疫情以來,情勢愈趨嚴峻,民眾不滿政府防疫政策,從7月下旬開始不斷有街頭抗議,更多次惡化成警民衝突,延續2020年學運抗議潮的訴求,抗議民眾高呼總理帕拉育(Prayut Chan-o-cha)下台及王室改革。

但這次塔納不再是王室支持者,而成為民主改革陣營的一分子,他多次參與抗議,由於他的名人身分加上曾經是黃衫軍的一分子,特別引起鎂光燈關注。在8月13日一場在鈴丹路口(Din Deang Intersection)的抗議中,塔納遭到不明物品射傷右眼,從此失去視力。

塔納休息一陣子之後,以獨眼龍之姿重返抗議現場,獲得更多人的支持與喝采,每次現身總是吸引滿滿人潮與他合照,儼然成為新一代的抗議代言人,經常短短的一、二百公尺路途,塔納總是要花上半小時才能走完。

塔納深知自己現在對輿論的影響力,媒體訪問幾乎來者不拒,他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指出,他希望讓其他國家更多人知道泰國目前的困境。

塔納指出,泰國現在需要改革的是憲政體制,2019年泰國國會選舉根據2017年的憲法選出500席的眾議院議員,而參議院的250票則由政府指定,這250票占了全國會750票的1/3,在選舉總理具有決定性的作用。但塔納認為,這些人無法代表真正的民意,由他們選出來的總理,也不能代表真正的民意,因此改革憲法有其必要。

另外一條塔納認為應改革的法律是刑法112條,更為人所知的名稱是冒犯君主罪,泰國有全世界最嚴厲的冒犯君主罪。塔納說,在刑法112條的框架下,大家沒有表達意見的自由。

許多主張王室改革的泰國學生運動領袖如巴利(Parit Chiwarak)、帕努沙雅(Panasaya Sithijirawattanakul )、帕努彭(Panupong Jadnok)等人自去年抗議潮後被政府以違反刑法112條為由,在還沒被定罪的情況下多次遭到拘捕。

塔納看著這些比他年紀還小的學生因為上街參與抗議,卻遭到政府不斷打壓,甚至拘捕,他不禁問自己「他們做錯了什麼?」 這樣的情況讓他決定必須挺身而出為民主運動發聲,「沒有人該在還沒被定罪的情況下就此失去自由,政府濫權,要讓他們沉默、讓他們失去言論自由,這是違反人權。」

儘管失去右眼視力,但塔納並不後悔參加民主運動,「絕對值得,那些沒辦法殺了我的,就讓我更強大。」塔納深知自己現在的媒體關注度和影響力,讓他可以更大聲說出主張,幫助抗議的人傳達他們的理念,並讓更多人知道泰國發生什麼事情。

現在成為鎂光燈焦點的塔納,感到對民主運動有很大的責任。他說:「我並不追求名聲,但媒體關注可以讓我更有效率表達訴求,挺身站出來持續抗爭、持續對政府施壓是我們的責任。」(編輯:高照芬/陳惠珍)1101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