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疫情延燒曼谷孔堤貧民窟 「富人染疫 窮人衰」

VISION THAI 看見泰國
·3 分鐘 (閱讀時間)

泰國第三波疫情持續升溫,曼谷孔堤區(Klong Toey)貧民窟也傳出爆發新冠肺炎(COVID-19)群聚感染。這次疫情從豪華夜店裡的VVIP客人未遵守防疫規定開始蔓延,現在一路傳染到了曼谷人口最稠密也最貧困的社區,疫情讓原本就存在於泰國階級不平等問題加劇,當地媒體甚至形容這波疫情是「富人染疫,窮人衰」。

泰國疫情使貧民陷入危機 確診者等3天救護車才來

泰國新聞網站《自由人》報導指出,由於政府疾病管控不佳,當有民眾有感染風險時,個人的經濟能力與社會資本,就變成了影響病患是生或死的主要因素。這個情況在曼谷孔堤區、南蓮(Nang Loeng)區尤其明顯。

雖然孔堤躲過了2020年泰國疫情,但第三波疫情卻使這個地區陷入危機,4月中開始爆發,到月底當地已出現304個確診,其中有193例來自貧民窟。

家住孔堤的18歲男孩普拉莫(Pramot)表示,他和一名室友在確診之後,等了整整3天救護車才接他們到 Nong Jok 一處野戰醫院。

5月4日起在孔堤區展開疫苗接種(來源:泰叻Thairath)
5月4日起在孔堤區展開疫苗接種(來源:泰叻Thairath)

貧民窟一戶最多住13人 群聚感染難防

曼谷雖然是國際大都市,嚴重的貧富差距問題卻為人詬病。曼谷有高達20%的人住在非法屋,鄰近市中心五星級酒店、購物中心的孔堤區,就是這座城市中最古老,也最為人所知的貧民窟。

示意圖片,圖中為曼谷另一處貧民窟(來源:VISION THAI 看見泰國)
示意圖片,圖中為曼谷另一處貧民窟(來源:VISION THAI 看見泰國)

孔堤貧民窟的歷史可追溯自1950年代,目前該區共有43個社區,有約10萬人居住此處。孔堤區環境髒亂擁擠,不少家庭只能全家人擠在一個房間,要維持社交居離根本是癡人說夢;更別說當地居民多從事收入不穩定的非正規工作,沒能享有健保、退休金等社會福利,每天有8到9萬人必須通勤到曼谷各地打工,下班返家時可能也將病毒帶回社區。

《曼谷郵報》報導,孔堤當中的 Patthana Mai 區的負責人米麗安(Mariam Pomdee)表示,孔堤區當中有2萬個家庭,在貧民窟的一般家庭通常有5個人,但一戶最多可以住到13人,不少家庭是從祖父母到孫子三代睡在一間房,共用一間廁所浴室。

示意圖,曼谷疫情嚴峻 孔堤貧民窟難自主隔離成防疫破口(圖片來源:VISION THAI看見泰國)
示意圖,曼谷疫情嚴峻 孔堤貧民窟難自主隔離成防疫破口(圖片來源:VISION THAI看見泰國)

現在當地居民在公共活動場所蓋上塑膠布,變成臨時隔離中心。米麗安強調,這是為了集中管理確診者以防止病毒傳播,「這個中心看起來很簡陋,但至少可以減少家庭成員之間感染的風險」。

孔堤疫情令生計雪上加霜 籲政府提供補助

孔堤區不少居民來自較貧困的泰國東北地區,他們通常是被附近的煉油廠、港口工作機會吸引前來。孔堤區一般家庭的收入約是全國平均的1/3,由於當地大多數人沒有專業技能,要擺脫貧窮可說極度困難。此外孔堤的青少年也面臨毒品、暴力、謀殺的威脅。

示意圖片,圖中為曼谷另一處貧民窟(來源:VISION THAI 看見泰國)
示意圖片,圖中為曼谷另一處貧民窟(來源:VISION THAI 看見泰國)

貧民窟的生活環境惡劣,基礎設施如水電都短缺,曼谷的高溫炎熱也讓該區的污水、垃圾發出惡臭。長期關注孔提區的普拉提基金會(Duang Prateep Foundation)表示,目前社區正在培訓志工,要教導民眾如何在疫情恐慌時保持安全。

普拉提基金會經理潘瓦迪(Penwadee Saengchan)表示,政府和社區現在都分秒必爭,希望能盡快控制疫情,否則孔提區恐怕預計會有1000多人染疫。

除了疫情,這些社會底層人的生計也雪上加霜,潘瓦迪說:「我們不希望孔提區被叫做超級傳播者中心」。她並補充道,政府應當要提供頓失收入的民眾補償金。

更多VISION THAI看見泰國報導
曼谷疫情嚴峻 孔堤貧民窟難自主隔離成防疫破口
曼谷孔堤爆發群聚感染 即日起展開疫苗接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