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錢、洗產品履歷,背後不為人知的交易

·8 分鐘 (閱讀時間)

作者:Jack I.C. Huang/The World 2.0

某 A 國剛從經濟危機中復甦,百廢待興,且長年被美國貿易制裁,故央行幾乎沒有(美元)外匯存底,許多攸關民生工業的原物料儲備,也預計在兩週內見底。這之中,石油最為重要,因為它不只是工業的基礎,更是發電、運輸乃至國防的必要物資。

若沒了石油,很可能國家會再次陷入動亂。該國總理心急如焚,思慮再三,一通電話打給了位於亞洲某島國的 B。B 長年透過不同的境外架構,利用在香港、開曼、英屬維京、賽普勒斯等地的公司,操作全球大宗原物料貿易。

一番交談後並商量好條件後,B 隨即播了幾通電話;彼岸的大西洋上,一艘載著 20 萬桶原油,預計駛往歐洲的中型貨輪,調轉駛往 A 國港口,幾天後便在該國最大港卸貨。至於付款,繞過美元體系的話,其實 A 國仍有其他的方式,借助藏在各個離岸金融中心的帳戶,悄悄地把貿易款付給 B。

類似的故事,也早就發生在馬克.里奇(Marc Rich)身上。他作為上個世紀數一數二的貿易公司 Marc Rich Gruppe 的創辦人,而該公司便是大名鼎鼎 Glencore 的前身,雖說在更名為 Glencore 之後,Marc Rich 也因種種原因被踢出管理層,但那都是後話。

不過,在全球化的時代,我們日常所需幾乎都離不開大宗原物料,最基本的石油、糧食到製造業與高科技產業所需的木材、橡膠、金屬、稀土等,一旦貿易受阻,輕則經濟衰退,重則引發國家動亂。不少國際關係專家就分析過,2011 年的茉莉花革命,很大程度上與糧價飆漲、糧食危機有關。更早一點,蘇聯解體多少也拜石油危機之賜,讓經濟動盪影響政局不穩,最後,曾風光一時的蘇聯徹底崩潰。

大宗原物料交易商的各種貿易手法

世界上能操縱大宗原物料的,其實也就那麼一小批人和幾個主要的出口市場,明的或暗的掌控著物流與金流的各地走向。如同一開始的故事,貿易商還有很多有趣的玩法,舉個例子:假設現在伊朗有石油,但他需要晶片,而台灣生產晶片但需要石油;兩國中間運輸成本很大不說,光是與伊朗貿易也違反了美國的制裁令,那怎麼辦?別擔心,大宗商品貿易商就可以扮演關鍵角色。

首先,伊朗出口的石油先「洗履歷」讓他看起來是阿拉伯出口的,就近賣往歐洲,把從歐洲賺到的錢,直接去買中國製的晶片(芯片),然後送往伊朗;台灣這邊,晶片不妨就賣給中國吧,再拿賺到的錢,就近去跟印尼買石油。如此一來,大家各取所需,省下相當的運輸成本,同時,貿易商則從其中賺取可觀的價差。

當然,這麼玩法是得比較隱晦,但就算是走「正規」路線的原物料交易,實力雄厚的貿易商也大有賺頭。大家可能依稀記得 2020 年 4 月受疫情影響,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和俄羅斯又都不願意減產,導致石油現貨價格一度跌到「負數」,賣油還要倒貼買方?但如果你仔細看當時 3 個月的原油期貨價格,卻足足漲了 3 倍。

什麼意思?那代表當下的需求銳減,儲油成本過高導致「現貨」的價格暴跌,但任何人如果有本事買下所有現貨,囤放 3 個月再賣出,那簡直就是暴利!掌握大量油輪的 Glencore 便是如此,價格不好沒關係,就讓油輪在公海上多漂幾個月吧,時機成熟,立刻出貨給市場,海撈一票。

若再加上三角貿易的操作,透過「轉單」、「匯差」和「應收帳款融資」等手段,又可以再賺一筆金融財。舉例來說,從法蘭克福運往釜山的貨輪,船照樣在海上開,但貿易合約可以分別在倫敦、杜拜、孟買、新加坡、上海分別轉手一次,最後與貨物一起抵達終點釜山。每個環節若操作得當,分別都有利潤可圖(當然,這部分在一些國家已經有相對應的規範,例如要求貨物一定要進港才能轉單之類)。

回到石油貿易,繼續拿伊朗為例好了:如何繞過「石油美元」的霸權與制裁,順利出口並賺取外匯,對該國經濟有很大的影響。當然不光是伊朗,其實世界各國對美國長年利用美元掌控全球貿易的做法,都頗有微詞。「石油歐元」的概念早在 1970 年代就被提出,但先後表態打算使用歐元做交易挑戰美國霸權的國家,下場都不太好──伊朗的巴勒維政權倒台,國王客死異鄉;伊拉克被美國捏造藏有生化武器,美伊戰爭後薩達姆政權被推翻,伊拉克重回石油美元的控制;而不願就範的伊朗,則一直被貿易制裁至今。

根據真實故事改編:聯合國「以油換糧」計畫

伊拉克戰爭期間,遠在紐約的聯合國總部大樓裡,高級專員 K 與伊拉克代表正秘密會晤,鑑於戰火衝突、生靈塗炭,為填飽民眾的肚子,聯合國安全理事會以及農糧總署研擬一項「石油換食物」的計畫(oil for food),讓因戰爭而受禁運與制裁的伊拉克仍在監管之下出口石油,並用賺取的收入購買糧食。原本計畫是這樣的:數百萬桶產自伊拉克的原油被某幾間公司買下,錢付到聯合國的託管帳戶,怎麼運用需受到第三方的監管。

作為伊拉克總統海珊(薩達姆.海珊)的代表,他向 K 提出一些條件,包含由伊拉克指定貿易商 W,以及其他承包的海運公司。而這些油品,由於被賦予了「以油換食物」的背書,在許多地方可以被以更好的價格(獲政府補貼)來出售,中間存在極大的價差。

W 也確實把錢打入紐約的信託帳戶,但透過低報合約價的方式,實際上並沒有將購油的全額款項匯入。而其中很大一部分被透過多層架構,例如 IOLTA(就是幫馬來西亞 1MDB 洗錢的那個),分別進入了瑞士、波多黎各、巴拿馬等私人銀行帳戶,分別用於賄絡聯合國官員,供海珊本人吃喝玩樂,甚至是伊拉克龐大的情報與內控網絡也由這筆資金來支應。

他們不容忽視的區域及國際政治影響力

上述是一個假想的故事,但也根據真實事件改編。聯合國「以油換糧」的項目是真的,在 1996 至 2003 年間,伊拉克在市場上至少售出超過 640 億美元的石油,其中數十億美元的資金流向不明,而涉案的成員之廣,甚至包含時任秘書長安南(Kofi Annan)的兒子以及美國的外交官等,重創聯合國聲望。

大宗商品貿易商不僅能操縱原物料的交易,更能將影響力伸進區域與國際政治,左右地方的穩定與經濟發展。近年來,隨著反洗錢政策的廣泛落實,如何隱匿金流也逐漸成為那些遊走灰色地帶的貿易商,想盡辦法要突出的重圍。

舉例來說,火熱了一陣子的虛擬貨幣(Cryptocurrency),伊朗政府態度上雖不支持民間「炒幣」、「挖礦」,但央行卻正研擬把比特幣、以太坊、泰達幣(USDT)等認列為法定儲備的角色;亦即,大宗原物料的出口,出口商可以用虛擬貨幣押匯,亦可收取買方的虛擬貨幣作為貨款。如此,很大程度上可以繞過「石油美元」的限制,且更難以掌握其資金流向,成本又比那些離岸/境外架構便宜得多。

大宗商品的買賣、複雜的物流、金流、資訊流,以及各方參與的利害關係人,在全球化與自由貿易的外表之下,許多不為人知的交易,默默在世界各個角落上演。

※本文由換日線網站授權刊載,原標題為《洗錢、洗產品履歷,隱藏在大宗商品背後不為人知的交易──揭露貿易商的「五鬼搬運術」》,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換日線文章
僅次毒品及軍火!「全球第三大非法交易」如何運作?又與你我何干?
石油蘊藏量全球第一的破產國,活在頂級產品堆上的垂危飢民——他們的命運,為何淪落至此?

作者簡介:

Jack I.C. Huang,台北人,倫敦大學主修國際經濟與全球化管理,畢業後回到亞洲。先後任職於聯合國亞太投資貿易處(TID)與 Office of 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OICT),協助 fuel management 系統開發和支援維和部隊的運作,必要時得出差前往剛果、南蘇丹、索馬利亞與象牙海岸......。 足跡走遍世界 20 多國,曾旅居紐約、舊金山、首爾、北京、新加坡、歐洲等地。 喜歡接觸新事物,腦子裡總是有左派與右派的思想不停衝撞。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