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裕鈞:我們有瘋狂的夢, 要開發MIT電動超跑 快到媽媽罵也聽不見

天下雜誌
洪裕鈞:我們有瘋狂的夢, 要開發MIT電動超跑 快到媽媽罵也聽不見
洪裕鈞:我們有瘋狂的夢, 要開發MIT電動超跑 快到媽媽罵也聽不見

當傳統產業一片沉寂,如何在新興產業與傳統產業找到利基?台灣松下電器集團董事長洪裕鈞,找來曾在特斯拉工作的美國工程師,投資行競科技,藉由研發電動超跑整車開發,要串起台灣充滿潛力的科技產業鏈。

以下是洪裕鈞董事長演講內容摘要:

整理:天下編輯部

我是洪裕鈞,大家都叫我Royce,跟大家介紹4年多前我創立的行競科技。我是一個從小就很愛車的人,但是我覺得台灣可能沒機會打造自己的車,所以我選擇投入設計與家裡的家電、電子相關的事業。但2013年,我在TEDxTaipei遇到行競公司的共同創辦人塔克(Azizi Tucker),他是一個來自美國的工程師,也是特斯拉的初始員工,他為什麼會在台灣出現?因為他在台灣開發特斯拉供應鏈時,發現台灣有很好的產業供應鏈,所以他離開特斯拉後選擇留下。

一個瘋狂的夢,要做到燃油車做不到的事

行競在做的,是開發電動車相關的電池或動力系統技術。一開始我們只是想圓從小的夢,我跟塔克認識第二天,他就邀請我到新北市泰山一間鐵皮屋裡面,應該是一個違章建築,他正在裡面打造全台灣第一輛電動賽車。

那時只有一個車架而已,他就問我,要不要加入開發賽車?我們開發出叫Miss E的電動賽車,在2015年12月在屏東大鵬灣第一次試開,對我們來說是歷史性的一刻。

當然,我們是一個小公司,當時團隊可能不到5人,我們用特斯拉經驗整合許多不同技術,找了台灣很多廠商,比如說賽車車架是找台中腳踏車的公司做的,碳纖維外殼是高雄的遊艇公司做的。但在找動力系統時,發現最大問題是電池,我們找不到可以符合需求,能高輸出、輕量化、模組化的。因為如此,我們找遍全世界,不是要價過高,就是電池系統太大裝不上去。太匱乏,要用創意解決,因此我們開發了特殊冷卻技術,叫Immersion cooling(浸沒冷卻),用很好的散熱方式讓電池可以高輸出卻不會過熱爆炸。發現這個技術後,我們就想說可以用它來開發一輛更誇張的車,就做了第二輛車Miss R。

Miss E是賽車只能在賽道上跑,Miss R的目標,是利用電動車特性,將電池系統散熱發揮到極致,讓車子可以做到一般燃油車做不到的事,所以我們就有了個瘋狂的夢,要開發一輛台灣製造的超跑,而且是特別的超跑,可以越野、上賽道。以我們開發出的電池技術,在53度電的容量下,最大輸出是1341匹馬力,等於三輛保時捷911的馬力驅動四個馬達。通常一般車子只會有一個引擎,但電動車能讓每個車輪都有獨立馬達,因此每個馬達大概有330匹,這在燃油世界是難以想像的事。

那時我們模擬出來的數字,是0到100公里的加速是1.8秒、0到200公里是5.1秒,我常被我媽問說,為什麼要做那麼快?要開哪裡啊?我說從巷口到巷尾就到200公里了,所以她罵我我也聽不見。

現在這部電動車還在測試當中,快做出來了,目前0到100已經只要2.4秒了,應該是台灣加速最快的車子之一。這樣的車,是我們電池技術最好的證明。

超跑是手段,不是目的

很多人問說做一輛超跑有什麼意義?可能限量生產、一般人又買不起,但對我們來說,超跑是手段,不是目的,我們是用超跑開發很多電動車相關技術與產品。台灣缺乏的是整車開發的技術,電動車開啟了新的一扇門,目前很多機會、技術、零組件都還沒有供應鏈,台灣事實上是很有機會的,但要開發這樣的技術跟產品與零組件,最需要的,就是整車開發的經驗。但整合技術開發,以一輛一般小客車而言,約要投入4億到10億美元。 

但是開發超跑就不一樣了,因為我們這個車是接單生產,單價非常高,所以我們不用投入大量資金在模具裡,因此我們可以做到客製化、嘗試許多新的技術。這實際上是開發寶庫,有點像是全世界跑得最快的研發平台。

我們也培養了一個40個工程師的團隊,是大中華區唯一會開發這樣高性能車輛的團隊,同時,我們看到台灣的供應鏈,很多本來不知道他們是可以符合電動車、自動駕駛或智慧車輛產業的。而我們之後的商業模式,也是從這輛車開發出來的,這輛車上有很多不同的技術,包含電池、馬達、OTA更新等等。

我們第一個開發的產品,是模塊化電池組(modular battery pack)技術,我們用一個特殊技術,把電池泡在不導電的液體裡,解決電動車最困難的電池過熱問題。其他車廠用複雜的管線來跑這個液體,我們是直接把電池泡在這個液體內,這花了差不多3、4年研發,現在已經產品化。

我們把複雜製程簡單化,並把很多模組做得非常小,就像是積木一樣,可組成不同的形狀,讓不同車輛使用,而這個液體事實上是來自滅火器,安全性很高。

一輛電動車,電池佔了50%成本,我們開發的是全世界最輕、最有力、最快、最新的。我們事實上現在主要的客戶不是全世界一般車廠,而是全世界特殊車輛,像是工程車、垃圾車、休閒車,這些車廠是比較容易進去的(市場),且他們需要電動化,本身又沒能力開發電池或馬達,我們提供他們整套系統。而在進入這個市場後,我們很驚訝的發現,如果把全世界有引擎的車輛都算進去,一般小客車、柴油車只佔32%,另外68%是商用車、工程車,所以這是一個還沒飽和的市場。

台灣產業供應鏈有多棒?讓特斯拉前工程師留下

我們現在鎖定在建築、農業、採礦用車、水上摩托車、歐洲超跑廠、賽車等,去年年底,我們進軍Urban Air Mobility(城市空中機動性)這個新產業,這是一種垂直起降的飛行器,可載6-8個人,我們提供他們系統。

這是一個獨一無二的位置,行競在台灣能在傳統引擎廠與新興電池廠間找到利基,因為我們是一個自己做車輛的公司,有很多這樣的know-how,同時,Miss R 70%的零組件都在台灣製造,台灣事實上有一個很好的供應鏈。

我的聯合創始人常說,台灣有由概念到現實間最小的距離,因為台灣很小,所以常看到我們的聯合創始人,一個美國工程師,拿著檳榔去找廠商,請他幫我們做零件。

事實上,整個電動車的產業鏈,在一個新創公司裡有很多機會,但我們看到,台灣產業現在比較在零組件,跟整個大產業鏈還有很大代溝,所以我們希望由行競從整車開發到次系統,把這個代溝補起。

 我們現在做的第一個產品,是電池模組與電池管理的系統,希望最終讓整個產業鏈更完整,我覺得對台灣來說,電動車是很好的產業機會,因為產業都在這裡了,只是沒人設計、整合,還有很多的機會可以在台灣利用,讓全世界傳統產業不知道怎麼辦時,能找到新的契機、機會。

更多天下雜誌文章
去競圖,還把主辦單位罵一頓的景觀師 冬山河之母郭中端讓南寮漁港變身
台北101被撤獎,專訪照明大師周鍊:你想要怎樣的台灣之「光」?
2020 CWEF冬季場完整演講精華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