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閥出線 岸田面對民意挑戰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國史館臉書)
(圖/國史館臉書)

日本自民黨總裁改選結果出爐,在第二輪投票中,岸田文雄擊敗高人氣的河野太郎,成為自民黨第27任總裁,也將在4日的臨時國會中被推舉為第100代的日本首相。此結果為日本自民黨派閥力學的結果,而非日本民意的取決。在總裁選舉民調中,河野在競爭的4人當中始終獨占鰲頭,若依民意取捨,河野當為下任日本首相的不二人選。

但河野無法成功再造當年小泉純一郎橫掃47個都道府縣的382張黨代表票,取得過半的優勢,進入僅由自民黨382位國會議員及47個地方黨部各1票決定的第二輪決勝投票,對決受派閥支持的岸田文雄,命定的與總裁大位失之交臂,只能徐圖再起。

河野屬黨內少壯派,過去不乏許多與前首相小泉改革理念類似的政策主張,為較另類的自民黨政治領袖,在競選中亦得到小泉進次郎及同具改革色彩的石破茂奧援,但形勢比人強,民意終究不敵黨內派閥的密室政治,最終岸田在第二輪投票中與受安倍前首相支持的高市早苗合流,以257票對170票取勝河野。河野雖落敗,但在47張地方票中,得到39票支持,此亦反映較貼近民意的自民黨基層聲音。這樣的選舉結果恐難以實現岸田勝選後所言之「自民黨須再轉型為受國民支持的國民政黨」,因其勝選即非日本民意的好惡選擇。

此次自民黨總裁選舉的論戰,不同於過去日本國會選舉聚焦的經濟、社會福利或教育等攸關人民生活的議題,外交及安保成為選戰的主軸,而中國當然成為議論的對象,其中對台海安全及台日關係的立場更受國人關注。

在選舉的論戰中,高市早苗對中國最為強硬,岸田次之,河野相對採取較務實的對話主張。因此,媒體認為岸田抗中、親台,而河野不僅露出親中色彩,更將牽扯其家族在中國投資的利益。在自民黨內瀰漫的嫌中氣氛下,中國似乎成為岸田爭取黨內派閥支持的政治提款機。

然而,岸田主政後,隨即將迎來眾議院大選,雖說立憲民主黨等在野勢力整合困難,自民黨老神在在,但岸田要維持目前「自公聯合政權」在眾議院的席次難度不小,而疫情、疲弱的經濟及少子化仍是當前日本國政的難題,岸田能否一新選民耳目,使人民見到「日本光明的未來」,從總裁選舉歷次民調來看,岸田應非日本民意之希望所在。若眾院大選,岸田領軍的自民黨在國會席次掉得太多,其未來亦難展現「岸田色彩」的施政格局,使自己成為開創「岸田時代」的政治領袖。

此外,選舉不同於治國領政,在對中政策上,曾擔任外相及防相的岸田應會在美中博弈中審慎以對,但未來日本在安保上如何展開「對敵基地攻擊能力」及「先發制人攻擊」的討論,應是牽動美日同盟與日中關係的關鍵,其中「中程彈道飛彈」是否部署日本更將挑動北京的敏感神經,但這些問題最終仍將歸結到難解的「和平憲法」下之「專守防衛」如何自圓其說。

安倍執政7年多未能克盡全功的難題,岸田是否有足夠的時間解決,取決的仍是日本民意,而非黨內的「派閥力學」。(作者為輔仁大學日文系所特聘教授兼日本暨東亞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