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峽中線 過時的冷戰思維

滕昕雲
旺報

近年來,大陸派遣機艦經過台灣周邊海空域已漸成常態,而舉凡有共軍用機艦縱向通過台灣海峽,我方對其動態的報導,莫不聚焦於共軍的機艦是否越過了海峽中線。但是海峽中線的概念,其實是一種過時的冷戰思維,已經難以作為台灣安全真正的屏障。

心理戰慣用手段

由於台灣海峽為國際水道,而台灣與大陸各據海峽一方,大陸機艦自有權利在台灣海峽內航行,但為了尊重雙方在海峽內所形成的默契,避免對方誤判,引發不必要的糾紛,以致有所謂的「海峽中線」,做為區隔雙方活動航行的抽象分界。

基本上大多數的時間內,雙方尚且遵循此一行為規範。然而,一旦一方打破這個默契,越過了海峽中線,就很容易被解讀為向對方傳達特定訊息。於是軍用機艦越過海峽中線,便成為大陸向台灣實施心理戰慣常使用的一種手段。

海峽中線由來已久,這是延續自國共內戰的軍事對抗局面的一種產物。最早提出在台灣海峽具體的行動規範界線者,為1950年代的美國空軍戴維斯准將,他在台北擔任美國空軍第13航空特遣隊指揮官任上,劃出了所謂的「戴維斯線」,大陸軍機一旦越過該海峽中線,美軍將視為有敵意得加以攻擊。

該線同時也用來規範美國空軍在台海空域的行動。當時美軍對於涉入國共內戰的局面戒慎恐懼,深恐被拖入與大陸的武裝衝突中,釀成美中大戰。故而美軍嚴格規範飛行員,盡可能不飛進入接近大陸沿岸的海空域,以規避和大陸軍機軍艦接觸的機會。

只是,用一條具體的座標線來規範進出本區域的海空機艦的活動,在1950年代時有其實質的戰術意涵。當時導引飛彈尚未普遍成為攻擊手段,欲摧毀、殲滅對方的機艦,只有趨近至槍砲的有效射程以內始能達成,而這種接敵的距離通常都在視距範圍內。因此欲規避不預期的接觸,是有必要畫出具體的限制範圍。

然而,飛彈大規模運用於海空戰之後,視距外精準打擊成為作戰的常規手段,接戰的距離則進行了擴張,接戰的時間則緊迫壓縮。具有敵意的對方機艦,欲對我方構成威脅甚至進行實質的攻擊行為,不必越過海峽中線即可辦到。就軍事而言,海峽中線確實已失去了舊有在戰術上的意義。

今日隨著現代海空戰的形貌越趨先進,以台海周邊的軍事地理形勢而言,戰端一起,敵人進犯的路徑已不再限於通過台灣海峽,台灣鄰近的南北緣海都是共軍接近與投射其火力的路徑,台灣海峽並不是唯一的戰區所在。

而以現代先進的海空作戰系統的特性而言,台灣海峽狹促的空間反而限制了戰力的發揮,因為現代尖端的遠攻打擊武器需要寬廣的作戰空間,以提供預警與發揚火力必要的前置空間。以這個面向而言,共軍除非執行目標明確的軍事行動,否則越過海峽中線反而使其處在不利的戰術態勢底下。

僅具政治意涵

因此,海峽中線現時僅具有政治上的意涵,已沒有軍事的實質作用。這樣的政治意涵,卻供給了大陸對我實施威懾與心理戰的良好手段。國防部應該廢止用海峽中線來作為評斷大陸機艦動態意圖的作法,而以其作為是否能對我造成實質的威脅,來鑑別大陸機艦的行動性質,假如共軍通過台海只是一般無害航行,即便越過了海峽中線亦無須大驚小怪,如此即可打破大陸屢用軍機越過台海中線,頻頻對我實施恫嚇的政治意圖。(作者為台灣國際戰略學會研究員、博士)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