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巡航空隊何時起飛

慕蓉懷瑩
上報

早在2013年我國漁船遭菲律賓漁政船無預警開火攻擊造成漁民死亡時,便有國內學者驚覺臺灣當局的海洋立國口號就僅止於口號,缺乏立體海權思維,導致海洋文化淪為「海鮮文化」的悲哀屢屢在與鄰國的漁業糾紛中浮上檯面,綜觀世界上各先進國家的海事安全暨執法任務專責機關(在臺灣就是海委會),除了各式船艦外均搭配專屬的定翼或旋翼機隊,建構一完整三度空間的海洋巡邏網,以期兼顧執行海域搜救、護漁暨魚汛監測、取締走私偷渡、海洋科學研究暨海洋環保監測等任務,還有例如最近因為中國大陸假漁船不斷撞船的「灰色地帶任務」抑或是「準軍事行動」等緊急應變事態。

終於在2019年11月份由民進黨立委洪宗熠、鍾佳濱在立法院提案指出,海岸巡防法第12條明定「巡防機關應配置設備及性能適合執行任務之艦艇、航空器、車輛、武器、彈藥、高科技監控系統及其他必要之器械」,相較起其他亞洲的國家如南韓海洋警察、日本海上保安廳、越南海警、中國海警、菲律賓海岸防衛隊,都有自己專屬的海巡任務機隊,我國海巡航空機隊數量是「零」,實屬缺乏,亟需定翼機與旋翼機提供空中支援能量,且定翼機亦可在南沙群島、太平島等離島物資運送任務中擔任重要角色,要求海洋委員會盤點近3年空中勤務總隊支援海洋委員會架次與飛行時數達成率,同時研議於海軍、空軍國防武力任務範圍、空中勤務總隊搜救任務範圍不重疊的情況下,以支援海洋委員會科研調查、環境污染偵搜、海域巡防、犯罪偵查為目的,採購定翼機與無人機,建置海洋委員會空中機隊,增強我國二線國防力量,並於3個月內提出書面報告說明。

馬來西亞海巡署的航空機隊以機隊數量及人員素質兼而論之可以說是南亞雄獅,其水陸兩棲的加拿大製CL-415更是全配備的海洋巡邏機版本。(圖片取自原廠行銷網站。)

後來在2020年四月海洋委員會將相關書面報告送至立法院,適逢金門海巡隊在小金門附近海域執行驅離時,遭中國十餘艘快艇衝撞並導致海巡署一艘海巡艇受損,海委會於書面報告中提及海巡署亟須具備「即時監控及迅速應處」能量,目前海巡署雖可向內政部空勤總隊申請航空器,但空勤總隊負責搜救、醫療、救災、國土規劃勘察航攝等任務,難以有效加強海域空巡勤務力度,或依政府命令執行「準軍事任務」。

軍方人士認為,海巡署航空隊若加速部署,在中國欲在灰色地帶衝突製造事端時,成為臺灣軍事武力介入前的重要緩衝力量,不僅保護國家利益,也會是海軍重要夥伴,當海委會研擬籌組「海巡航空機隊」消息一出,國內新聞報導空勤總隊、海巡署第一線同仁多表樂觀其成,均說能夠省去更多橫向聯繫,還可減輕空勤負擔,自此海巡航空力量的需求可說是從高層到基層都有一定程度的共識了。

早在2020年的3月8日海巡署長室的臉書專頁即透露出企盼爭取海巡航空隊的企圖心,目前是以吊掛分隊的模式有需要時申請空勤總隊支援飛機。(摘自海巡署長室臉書粉絲專頁)

同時國防部智庫「國防安全研究院」評析指出,海巡署籌獲航空機隊後如偵獲周邊船艦電偵參數,將可供國防部分析以強化台海周遭海域早期預警,強化聯合防衛作戰能量,是的,呼應到前述的「灰色地帶任務」抑或是「準軍事行動」議題,無疑最能凸顯海巡署作為第二海軍的最大效益價值,礙於海峽中線的潛規則與南海衝突的不確定性,派遣隸屬於國防部的軍艦或是軍用航空器進入灰色區域是有國際現實上的困難,基本上臺灣的戰鬥機是不會派駐在海峽中線以西的金門或是馬祖,更遑論是東沙及南沙群島。

但是隸屬於內政或是警政的執法機關卻無此困擾,是以當海巡署建立航空機隊後,將可名正言順進駐金門、馬祖、馬公、蘭嶼、綠島與東沙群島,因為臺灣的交通部本來就在這些島嶼建有設施完善的機場跑道,於臺灣本島周圍形成一圈猶如月神首飾般的早期預警鏈,一但有緊急事件隨時可將非軍事用途的航空器進駐,好比美國將日本、沖繩、臺灣及菲律賓視為防堵赤色共產向外擴張的第一島鏈般,推動海巡建立航空隊對於臺灣執政當局在應對左岸玩弄模糊地帶的空間上,無疑多了一層保障也更有挹注資源的必要性。

越南採購的加拿大製DHC-6海獺式海洋巡邏機,交機時曾飛渡落地臺灣接受由油料補給,臺灣的德安航空亦使用相同機型營運蘭嶼、綠島、七美及望安。(圖片取自原廠行銷網站)

※作者為國立大學教職員工

更多上報內容:

【抗疫百日】林佳龍臉書影片:感謝台灣防疫英雄

美國防部公布UFO影片 證實飛行速度和方式不尋常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