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大女學生獲德國政治庇護

子雋
·5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原本就讀香港中文大學、22歲的Elaine(化名),去年夏天與很多香港青年一樣,走上街頭反對香港政府修訂逃犯條例。Elaine接受訪問時表示,走在前線抗爭,早預計要承擔後果。結果,她在一次示威後被警方以涉嫌暴動、藏有工具可作非法用途及違反蒙面法等理由拘捕。「我原本打算無論如何都要留在香港,因為出得去抗爭,已亦有心理准備可能被捕,最高監禁刑期可能長達十年,因此預備要上庭。但後來聽朋友說到,香港司法制度越來越不公義,或者現在看到已推出的國安法,以及拘留十二港人,都會知道香港的制度變得敗壞。我當時也想到離開香港,用另一個身份支援香港的運動,可能性也許會更大。」因此,Elaine在警署保釋期間未有報到,選擇放棄未完成的學位課程,離開親人與朋友,到德國尋求庇護。

一年間三換難民營 曾遭難民營職員性侵

Elaine飛抵德國後到當地的難民署申請庇護,但申請程序繁複需時,她獲安排入住難民營,並獲提供少額生活津貼及基本醫療服務。她表示,負責審批庇護的官員曾與她進行詳細聆訊及面試,她講述了在香港被捕經過、控罪,提供被捕時相片及保釋資料等。等待的一年間,她先後換過三個難民營,其中一個多達二、三百人,需要與其他難民同房、共用廁所,而難民營亦沒有廚房,只有飯堂提供膳食。Elaine表示,難民營內沒有其他香港人,即使見到中國人也不會交流。她說,當初離開香港的決定很倉促,到德國後不適應難民營的生活,再不時想到香港發生的事情,令她情緒瀕臨「爆煲」。

更甚的是,Elaine在其中一個難民營,曾遭一名中年男職員言語間性騷擾,逼她討論有關性的話題,並向她非禮。事後Elaine向其他職員報告,要求調到另一個難民營生活,之後報警求助,現時案件已進入法律程序。「事發後,我整個人都崩潰了,報警後第二天我就被送院,因為我完全不能入睡,要入住精神科醫院休養十天。」她坦言,對被性侵一事仍有陰影,但幸得難民營內其他朋友支援,以及得到同在德國獲批難民庇護的黃台仰協助,現時情緒已回復穩定,而她獲批庇護後亦搬離難民營,在市內另一處所居住。Elaine表示,非常感激德國政府向她批出庇護及提供一切協助,目前正修讀德文,並打算完成學位課程。她希望利用自己獲批難民庇護的經歷,協助其他流亡海外的香港示威者。

希望德國簡化庇護申請程序

德國政府並非首次向香港青年批出難民庇護申請。本土民主前線創辦人黃台仰及成員李東昇,因為二零一六年初旺角騷亂案被控暴動罪後棄保潛逃,於二零一八年五月獲德國批出難民庇護。

黃台仰是協助流亡港人的組織「避風驛」發起人之一,他指反送中運動及國安法生效後,收到不少有意向德國尋求庇護的香港人查詢,但對方聽到有需要入住難民營後都感卻步,因此在德國申請政治庇護的香港人並不算多。據他了解,現時難民入住環境,已較三年前他入住時有所改善,他亦明白難民營是要協助一些第三世界國家的庇護申請者,讓他們盡快適應正常生活。但他認為,一般香港申請者都懂英語,能在德國應付基本生活,而其他英國及加拿大等西方國家,均沒有要求來自香港的庇護申請者入住難民營,因此他認為入住難民營沒有必要,促請德國政府簡化程序,容許申請者在等待審批時自由選擇居住地點。

英國非政府組織「香港監察」(Hong Kong Watch)高級政策顧問Sam Goodman則稱,德國政府向該女生提供庇護,證明德國政府保護人權,並認為港區國安法生效後,留港的青年或面臨政治迫害,任意逮捕和監禁。然而,該女生在難民營的經歷反映德國有需要改革難民政策。他建議德國政府可透過特別方案,例如延長工作假期簽證、或考慮通過擴大歐盟交換生計劃予香港學生,制定適用於全歐盟的救生艇政策。

港府:反對假借不同名義收留罪犯

香港政府發言人回復《香港蘋果日報》時表示,沒有收到德國向香港示威者批出難民庇護的相關信息,並反對任何司法管轄區假借不同名義收留罪犯,這會向罪犯發出極度錯誤訊息,以為不須負上刑責。發言人續稱,在《基本法》下,香港巿民享有廣泛權利和自由,香港法治精神和獨立司法制度是社會的核心價值,得到國際社會的高度評價和認同,任何被控觸犯法律的人士均會獲公開及公平的審訊。

© 2020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子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