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受侯孝賢影響 他拍出大馬的《童年往事》

祁玲
·2 分鐘 (閱讀時間)
張吉安因《南巫》獲上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獎。(本刊資料照)
張吉安因《南巫》獲上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獎。(本刊資料照)

「我第一次在家鄉電視上看到侯孝賢導演的《童年往事》,是泰語配音。當時很驚訝,與我過去常看的港片完全不同。尤其片中場景與我小時候的生活場景一樣,我當時還小,感覺不像電影,像紀錄片,記錄生活。」因《南巫》獲上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的張吉安,娓娓道來他的電影啟蒙過程。

成長背景加上從小接觸大量中港台電影,張吉安特別迷戀侯孝賢的作品,促使他籌拍首部長片也選擇以自己的童年往事,結合降頭題材。他說:「這種組合在華語電影圈罕見而獨特,或許還可能被誤以為是恐怖片,有助尋找資金。」上述種種成為他以《南巫》重返電影圈的理由。

張吉安是電影本科系畢業,短暫從事剪接工作後就「不務正業」,參與過劇場演出、學習舞踏。之後轉任廣播節目主持人,對鄉音考古和採集產生興趣,也從事社區藝術工作,為此赴台灣學習社區營造。這些經歷都像為他執導電影做準備,《南巫》是水道渠成之作。

張吉安喜歡回歸故事發生的場景寫劇本,讓想像力天馬行空馳騁。 (傳影互動提供)
張吉安喜歡回歸故事發生的場景寫劇本,讓想像力天馬行空馳騁。 (傳影互動提供)

談到創作劇本的過程,他表示,學生時代就想拍下父母的故事。10多年前在馬來西亞已故導演雅絲敏阿莫的鼓勵下開始動筆,未料她突然中風過世,因此擱置。直到4年前辭去電台工作,才重拾寫了一半的劇本。

社區營造的經驗,讓張吉安喜歡回歸故事發生的場景,天馬行空想像,靈感也不斷湧出。片中有一場戲,女主角去山裡祭神,山神娓娓道來身世的那段台詞,便是張吉安天天帶著電腦,坐在山裡寫出來的,為期1週。藉由這種儀式感和臨場體驗,他更能感受當地的人文氛圍。

《南巫》描述80年代末期,住在吉打州的一家4口,生活因一起意外事件大亂。男主人阿昌莫名生病、嘔吐物中驚見數根鐵釘,女主人阿燕原本不相信丈夫遭人下降頭,眼看病情每況愈下,才決定求助乩童。該片將於4月1日上映。


更多鏡週刊報導
金主要求拍河蟹版結局 他苦撐堅持大馬實地取景
製片要他「看錢辦事」 張吉安編導不支薪還下海起乩
咒語都真的有法力 《南巫》拍片期全靠法事避邪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