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日本】新冠病毒下的日本生活,我們究竟經歷了多少變化?

鍋包肉
·8 分鐘 (閱讀時間)



距離日本官方第一次報導日本境內的新冠患者,已經過去整整一年的時間了。在這段時間裡,日本民眾和居住在日本的海外人士經歷了從不了解到恐慌再歸於相對平靜的心態變化。而現在,疫情仍在持續,生活在日本的人們,究竟是怎樣的一種生活狀態呢?

從焦慮到習慣

去年(2020年)的一月底,日本第一次正式報導新冠(COVID‑19)新聞,在這一年多的時間裡,相信無論是在日本生活的外國人,還是日本當地人,都經歷了很複雜的心理變化。

在疫情初期,大部分日本本地居民並沒有將新冠作為一個很特殊的流行性病毒,在他們的心理,似乎新冠和流感並無太大差異。但在那個時候,一部分的居住在日本的華人因為掌握了更多的新冠消息,已經開始購買口罩和消毒用品了。那時,正當舊曆年的春節時期,日本自然來了不少海外華人,當時在藥妝店狂掃口罩的現象,依舊歷歷在目。

後來,日本新聞開始陸續報導日本本土的感染數據。日本的當地人也開始發現,這次病毒的來襲,可能比想像中的更加危險。隨著日本政府對疫情的逐漸重視,日本的主要電台也開始討論疫情相關的話題,民眾也們開始關注新冠病毒的相關消息。

2020年3月初,日本政府發布緊急事態宣言,日本人也紛紛開始囤積防疫品。很多人一大早就在各大藥妝店門口排隊等待,只為買到一盒口罩。

以日本東京為例,每個區役所也會利用定點廣播的方式,每日定時宣導大家做好防護,提高警惕,當然根據所在地的不同,廣播內容有時還會用3~4國語言轉述。此外,日本各地的行政機關,也建立了專門應對在日外國人的新冠相關諮詢窗口或官方網站。

那時因為原物料緊缺,口罩和消毒液等物品都是有購買限制的。比如,每一個家族只能買一支體溫計,每人只能購買3盒口罩等等。但對於在日本生活的華人朋友,和其他海外人士來說,不少人早已收到了來自家鄉親人和朋友寄來的救援物資,所以與日本當地人相比,海外人士對疫情的準備還是相對充足,並有前瞻性的。

不僅是消毒用品,生活物品和一些食材也出現了暫時的斷貨,包含5公斤裝的米幾乎買不到,衛生紙的貨架也空空如也。有人說,是因為大家覺得日本衛生紙大部分來自於中國進口,而日本方面認為,疫情可能導致衛生紙進貨和生產不足,因此開始囤積。

到了2020年中,在日本生活的人們似乎已經習慣了與疫情的共存。大部分的上班族們也開始正常乘坐電車通勤,假日期間也漸漸地可以看到在攜帶小朋友在公園遊玩的家庭,各大商場內的購物者也逐漸增加。

雖然無法飛機前往海外旅行,但由於日本政府推出了很多支持地方旅遊業的政策,像是「GO TO TRAVLE」就是專門為了鼓勵大家振興消費,透過旅行所設置的地域優惠券。隨著日本國內旅行成本變得越來越低,很多人也開始乘坐飛機和新幹線等公共交通工具進行觀光和用餐。

自2020年6月之後,人們對與疫情的恐懼感逐漸走低,戴口罩似乎也變成了一個可以接受的常態。除了因疫情而改變的服務業營業時間外,其他部分的日本生活,似乎已經逐漸回到以前的步調。人們不再「談疫色變」,電視節目也不再集中報導大型的疫情專題,而開始了更多元的輕鬆話題。

從簡單實用變得充滿設計

隨著日本民眾對疫情態度的轉變,大家的防疫措施也產生了一系列的變化。從最嚴重時期的N95口罩(在疫情開始的時候,這類口罩很快就買不到了),再到普通口罩,後來開始演變成花紋樣式不同的手作口罩。但日本電視台也發布了官方測評,如果想要最大效果的防疫,還是要選擇專門的醫用口罩。

除了口罩之外,也有不少人開始佩戴防疫眼睛。最初的防疫眼鏡其實是主要是為花粉症患者設計的,後來生產商們開始設計防飛沫的專門眼罩,曾經被用於餐飲店內,從業員專用的防飛沫面罩也開始在藥妝店進行銷售。

疫情剛剛在日本蔓延的時候,各大超市和藥妝店販售含酒精的除菌用品有限,隨著疫情形式的逐漸嚴峻,市面上也開始出現了大量的除菌產品。像是酒精噴霧、酒精濕紙巾、除菌噴霧都是很多家庭出行時的必備品。

日本企業和個人的新挑戰

疫情期間,最受影響的應該就是日本的旅遊業和餐飲業了。一部分仰賴國外的觀光客的店家和遊樂設施,在疫情期間紛紛面臨倒閉。而即便疫情稍有緩解之後,也仍然被限制營業時間,很多相關從業者都不得不選擇其他的行業重新開始。

除此以外,一些常駐在日本工作的海外人士,尤其是曾經負責海外市場運營的相關職員,也由於疫情的影響,海外業務縮減,面臨被辭退或降薪的風險,更有一部分海外人士因為工作環境不景氣,而選擇了回國發展。

肆虐全球的新冠疫情讓很多企業的工作內容和工作形式產生了相當大的變化。日本東京的很多公司不僅開始逐步推行在家工作,更有一些企業在去年徹底和辦公大樓解約,實現了全員雲端辦公的機制。

這樣的辦公形式帶來了便利,上班族們不再需要每天擠滿員電車了。這也為企業自身節省了很大一部分辦公設備與場地的成本開支。而隨之而來的,也讓越來越多的白領一族活成了一座孤島。

尤其是在日本生活的海外人士,一個人在異鄉打拼,本來就很容易感到孤獨,遠程辦公使得這一部分人失去了大部分與外界社交和接觸的機會,大量的獨處時間,更容易產生消極的情緒。

學會與疫情共存

隨著感染人數的逐漸下降,生活在日本的每一個人,也漸漸回歸了原本的生活節奏。無論是個人還是企業,都開始更積極的思考和進行創新,期望能提供給大家與疫情共存的最佳工具或服務。

由於很多公司採取在宅辦公,加之餐飲店營業時間縮短,很難像以前一樣在下班後約上同事去居酒屋聚餐了。為了滿足企業內部的溝通訴求,增進員工之間的配合默契,很多公司開始舉辦「雲端聚餐」,這不僅讓很多雲端會議的開發團隊得到了紅利,也開發了更多周邊的新型服務。

像是以往的公司聚餐都是公司統一支付款項,作為員工福利,而雲端聚餐時,員工們需要自行準備食材和酒品,也很難有公司聚餐的氣氛。

幾家餐飲公司看準了這個商機,推出了公司年會套餐,由甲方企業統一訂購後,再通過送餐方發送到每一位員工的家,菜品種類多樣,飲品也可以自行選擇。每一道小菜都是半冷藏的,員工們在家自行用微波爐加熱即可還原口感。這樣一來,既能讓員工們體驗到公司聚餐的福利,也讓聚餐更加統一和正式。

日本的AI技術一直走在世界前列,疫情期間,日本更是加速推進各種無人設施的研發和落地。為了盡量避免接觸,很多服務行業開始採用機器人服務員和無接觸電子登錄系統,相信即便在疫情平息後,也能讓廣大日本民眾體驗到前所未有的便利。

近期(2020年3月)日本徹底解除了緊急事態宣言,但其實感染人數仍然是每日幾百人的增量。面對5月分日本即將迎來的黃金周,大量因旅行或探親等的人員流動,恐怕疫情的走向仍不容樂觀。

結語

雖然在日本的人們,似乎已經習慣了與疫情共存的生活,甚至已經逐漸忘卻了在疫情初始時,自己的那一份恐懼。但我們必須知道,因疫情而導致的死亡和分別離我們並不那麼遙遠。公共場合佩戴口罩,勤洗手消毒,不僅是對自己負責,也是對他人和這個世界,盡一份微薄之力。

向海內外所有為疫情而奮鬥著的各行各業人士致敬。
原文連結

延伸閱讀
【日本觀察】日本自助洗衣店為何如其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