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挖洞」抵禦蘇軍核戰爭

文/胡曉平
旺報

「珍寶島之戰」後,毛澤東首先強調的就是要準備打仗,而且要準備大打。從三月五日起,他不止一次提出,中蘇之間有爆發戰爭的危險,並號召全國人民「要準備打仗」。

工農速成中學修業年限為三年,必要時可延長。其課程相當於普通中學的基本課程,入工農速成中學的條件為:參加革命工作三年以上的工農幹部或有三年以上工齡的產業工人,具有相當於小學畢業的文化程度,年齡在十八至三十五歲。

巧遇小學同學

一九五五年七月,中共中央決定從當年起工農速成中學停止招生,在校學生學習到畢業。教育部、高教部稱:「實踐證明,對工農幹部文化科學知識的學習,不用循序漸進的方法,而用短期速成的方法,使之升入高等學校,從根本上說來,並不能達到預期的目的。」一九五八年,工農速成中學學生全部畢業。

一九五八年,北京大學附屬工農速成中學改名為北京市第一一○中學。

一一○中學的校舍是一座四層高的灰色大樓,樓後面有一塊六千多平方米的運動場。有足球場、籃球場、沙坑,還有不少體育器械。運動場的西邊是一個大禮堂,禮堂後面是伙房。

九月一日剛好是星期一,爸爸去到工廠上班時,繞道將京峽送到學校門口,指點京峽認識了乘車的路線。

跨進一一○中學的鐵門,京峽站在門口,環視著這所學校的外貌。四層高的灰色大樓,窗戶上的玻璃有許多是破碎的。在樓的三層和四層窗戶之間的牆上用紅色油漆寫著巨大的毛主席語錄:教育為無產階級政治服務教育與生產勞動相結合。

樓正門前有一塊不大的用方石塊鋪成的平地,平地的兩側是種有松柏和其他樹木的小花園。在鐵門裡側的左手邊有一個小房間是傳達室。

京峽登上樓前的幾步台階,走進樓裡。大樓的過道兩邊牆上各掛著一塊很大的黑板,上面貼著用黑色毛筆寫在大紅紙上的新生入學分班情況和教室安排。從一九六八年中期開始,解放軍毛澤東思想宣傳隊(軍宣隊)和工人毛澤東思想宣傳隊(工宣隊)陸續進駐大、中學校領導學校工作。從此,學校按部隊編制,整個學校為一個團,年級為連,班為排。學校最高領導是革命委員會(革委會),年級負責老師稱連長、指導員,學生也參與年級管理,為副連長、副指導員。班級的學生負責人稱為排長。

這一年,一一○中學新入學的學生很多,分成兩個連,每個連十二個排。

看了好一陣,京峽終於在一連六排的名單上找到了自己的名字,令她驚異的是王鳳新三字赫然出現在她名字的上方。「是她嗎?是那個在百萬莊小學時的同學嗎?」京峽正在琢磨著,忽然聽到有人喊她的名字。

「京峽,真的是你嗎?你長高了,我差點沒認出來!」鳳新蹦到了京峽的面前。

「鳳新!我正琢磨著,這名單上的王鳳新到底是不是你?真巧,我們倆又在一個班!」

京峽高興地打量起站在面前的鳳新:還是像以前那樣矮矮胖胖,留著齊耳短髮,一雙不大的眼睛總是笑瞇瞇的,好像永遠不會有愁事。她穿著一件藍色卡機布一字領上衣,有些發灰已經分辨不出原色的褲子上打了一塊補丁,腳上的方口布鞋露出很扎眼的綠色尼龍襪。

「叔叔,阿姨和奶奶還好嗎?我挺想你奶奶的!」

「我奶奶回四川了,媽媽下放到五七幹校,只有爸爸還在北京,週末才能回家,我現在住空軍大院。」

「空軍大院在哪呀?離這兒遠嗎?」

「挺遠的,乘車一小時左右,中途還得倒一次車。」

「好辛苦呀!你中午在哪兒吃飯呢?要不,我跟我媽說說,你以後每天中午到我家吃飯。」鳳新那熱心善良的本性一點沒變。

「謝謝你!真的不用。我爸爸說,這個學校有食堂,中午,學生可以在食堂吃飯。待會兒下課後,你能陪我到趟後勤處買飯票嗎?你看我把飯盒都帶來了。」京峽從她的書包裡取出一個媽媽用長條毛巾縫製成的兜子,裡面放著一個鋁製飯盒,在鳳新眼前一晃,飯盒裡面裝著的勺子叮咚作響。

「好啊,我也去見識見識後勤處。」鳳新說著把右臂搭在京峽肩膀上,兩人並肩向她們的教室走去。

挖洞壕準備打仗

媽媽的血壓經吃藥治療被穩定住後,又返回了「五七幹校」。京峽每天早上不到七點便出家門乘車去學校。

從鳳新那裡,京峽知道了許多她離開百萬莊小學以後發生的事情。學校的校長、陳老師還有其他優秀的教師們在「停課鬧革命」期間被揪出來「批鬥」,甚至遭到學生毆打。復課後,他們仍然不能給學生上課,只負責打掃學校樓道和廁所衛生。

鳳新還告訴京峽,「大串聯」期間,她跟媽媽一起回了趟老家河南,那裡比北京窮多了,親戚們還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當地餓死了很多人。

九月,剛開學沒幾天,學校軍宣隊代表兼革委會主任召集全校同學在操場上開會,傳達毛澤東的最新指示:「要準備打仗」,並講述當前的國際國內形勢。

一九六八年三月,中蘇兩國邊防部隊在珍寶島上發生了武裝衝突,雙方均動用了重武器。這就是轟動一時的「珍寶島事件」。

珍寶島位於黑龍江省虎林市境內的烏蘇里江上,長約二公里,是一個面積僅○.七四平方公里的小島。根據一八六○年清朝和沙俄簽署的《中俄北京條約》,中俄以烏蘇里江為界。由於該島位於界河之上,它的歸屬一直沒有定論,中國和蘇聯都聲稱擁有該島主權。

「珍寶島之戰」後,毛澤東首先強調的就是要準備打仗,而且要準備大打。從三月五日起,他不止一次提出,中蘇之間有爆發戰爭的危險,並號召全國人民「要準備打仗」。一九六九年四月召開的「中共九大」更突出強調了戰爭準備的問題,要求全黨、全軍和全國人民要有大打、早打、打常規戰,甚至打核大戰的足夠思想準備。

全國很快進入「要準備打仗」的臨戰狀態,大批工廠遷到交通閉塞的山區。毛澤東提出要「深挖洞」,以抵禦蘇軍的空襲和核戰爭。隨即,北京等各大城市馬上響應,開始了轟轟烈烈的挖防空洞、防空壕活動。

一一○中學革委會主任宣布:從現在開始,每天上半天課,全體師生都要投入到在學校操場挖防空洞的任務中去。高年級身強力壯的男生和男老師一起挖防空洞,其餘同學到月壇去拆老城牆城磚,把它們運回學校,用於加固防空洞的牆體。他還強調:挖防空洞的任務是考驗每一個新同學的時刻,只有那些能夠吃苦耐勞的學生才能早日加入紅衛兵。

「太好了,我得好好勞動,爭取第一批加入紅衛兵!」鳳新激動的臉龐微微發紅。

「成為紅衛兵是一件多麼光榮的事!我也得努力。」京峽點頭回應。(待續)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