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亂又鮮活的小商品批發市場

(楊程程/廣西玉林市)
旺報

我爸已經在這個小商品批發市場幹了快二十年了,每次假期,我都會過來幫忙。互聯網衝擊下實體成衣的生意越來越難做了,這兩年下來除了維持生活沒有賺到什麼錢。

小時候懵懂又單純,可以很坦然地和同學朋友說爸爸在某某市場賣衣服,根本不會在意別人怎麼想,但是到了大學之後,我就不會再主動說了,我也知道這是長大了的退步。

年底大甩賣

每到年底,整個市場就會大甩賣,不論是賣成衣,還是賣布料,還是賣五金,或者是賣玩具文具,總之統統都大甩賣。畢竟有些東西,過時了不好賣,有些東西放著也是占倉庫,賣了還能回點本錢。而且臨近過年,來批發市場的零售客會多很多,大多數是來淘東西過年的。

今天我的任務就是甩賣我們家的女裝,五到十塊錢(人民幣,下同)一件,主要是十塊錢一件的打底針織衫,五塊錢一件的薄套頭上衣和防曬衫,還有一部分貴一點的二三十元的衛衣,全部是均碼的,至於顧客年齡段,那不在我們的考慮範圍,只要她肯買,幾歲都能穿。

我們家的鋪面屬於大的攤位了,是兩個連著的位置,倉庫在市場的二樓。

我就坐在門口大甩賣,有勁兒的時候喊一下:五塊十塊,來看看啊!五塊十塊平過青菜……諸如此類,方言和普通話交錯著來。一有人來挑挑揀揀,就看人說話,如果是一個阿姨悶頭挑挑揀揀的,就在旁邊碎碎念衣服多便宜划算,如果是幾個人婦女邊挑邊討論的,就可以說:啊呀這件衣服你穿再合適不過了,針織的有彈性,顯身材,白色的襯你,紅色的喜慶!如果是學生來,我就會說我也拿了一件穿,很舒服不起球好搭配……總之,胡說八道,目的就是賣出去。

我媽在的話會讓我少說點,擔心我累。我爸通常會隨我,估計他很喜歡周邊的同行們看到自己的女兒和他一樣能扯。

我們家旁邊一家是賣男裝的,也在大甩賣,一個母親帶著兩個小孩在給老公挑衣服。清倉的時候客流量總是間歇性的,往往有一個人挑挑揀揀就會吸引更多人挑挑揀揀,喜歡湊熱鬧的中國人心理在這裡也得以體現,連大甩賣也感覺人多的地方代表東西更划算,有便宜不占是傻蛋,趕緊衝過去搶搶才是正經事,所以就一哄而上。

所以我也是一會兒閒下來,一會兒昏頭轉向,為什麼?因為人多的時候要眼觀六路耳聽八方,誘惑每一條想上鉤的魚,還要注意有沒有人趁亂偷衣服。反正在這個小商品批發市場,偷衣服的事情屢見不鮮。

一碗綠豆糖水

和商戶們一起趁年底甩賣的,還有流動小攤,小攤小販也在這個市場流竄著。有賣糖水的,賣快餐的,賣水果的,賣小吃的……我最喜歡那個賣糖水的阿姨,她總是用一個有復讀功能的喇叭自動循環叫賣:綠豆,芋頭,西米糖水!從我爸開始幹這行,我就開始聽這個叫賣,這麼多年了,小販來來去去,這個聲音還在。糖水阿姨有一個神奇之處,她總能捕捉任何望向她推車的目光,然後朝這目光不斷靠近,問上一句:來一碗嗎?

小時候是很高興聽到她由遠及近的叫賣聲的,如果我爸心情好,或者那天生意不錯,恰好她路過的時候我們又不忙,我就能喝上一碗綠豆糖水。我也見證了一碗綠豆糖水從五毛錢漲到現在的兩塊錢。

到了下午客人會越來越少,外賣點了兩杯奶茶,是小城的連鎖品牌,只花了八塊錢,還挺好喝,真是令人感慨。到店七塊錢一杯,也很便宜。

我負責大甩賣的架子,下午衣服已經被翻得不成樣。賣東西肯定會遇上形形色色的客人,大甩賣的時候也是這樣。有的人對著幾塊錢的衣服挑來揀去,有的人像占了大便宜似的一次買一打,有的人還是要討價還價,有的人看了好久一件也不要,有的人和同伴一邊挑一邊吐槽你的衣服然後離開,有的人離開後又回來。有人讓我覺得做生意開心,有人也會讓我無奈憤怒,但是對於每一個攤主來說,保持平靜,多看好事,才是做買賣的祕訣。

一個年輕媽媽帶著三個小孩來給自己買衣服,把自己手機抱著的小孩給稍微大點的哥哥抱著,覺得孩子可愛又可憐。

窮人家的孩子

在這個小商品批發市場,我幾乎沒有見過斬釘截鐵底氣十足地說「我要」的女孩子,被爸媽們,大多數是媽媽們領著來買衣服的孩子,總是不敢主動說我想要哪件衣服的。大部分情況是媽媽問小孩,這個好不好看,小孩點頭,媽媽就開始和店主砍價,如果沒砍成,有的媽媽就一把拉上孩子離開,有的媽媽會問孩子,你想要嗎?面對這樣的問題,孩子們有的低頭不做聲,有的會很懂事的說算了,有的會說也不是很想要。

但砍價失敗後的結果往往都是離開。我見過太多被媽媽拉走的女孩子,轉頭回望自己剛剛心儀的衣服,那種眼神,我不知道應該說什麼才好。窮人孩子的懂事讓我感同身受。

因為我也是她們。就像我從來不會主動和我爸說我想喝一碗綠豆糖水。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