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漫《海虎》宛如世紀末預言

蔡穎杰
上報

對台灣與香港的港漫迷而言,1994-1997年間溫日良主編的漫畫《海虎》更多本文僅限於討論《海虎》最初的經典三部曲,不包含之後的續作以及衍生作品。無疑是劃時代的作品。當溫日良在作品中呈現的政治觀點,如今以香港的局勢看來,甚為諷刺。

《海虎》的設定相當的符合世紀末的氛圍:在20世紀末期,出現了一小群具有特殊「磁場力量」的人類,而只有其中的佼佼者,可以將自己的力量鍛鍊到如同美漫中超人般的無堅不摧以及身體復原能力,甚至可以直接讀取及控制一般凡人的思想,用腦波秒殺違逆其心意者。

不過非常遺憾的,這極少數5到6人的頂尖強者,除了主角海虎以外,他們最大的願望,大抵就是建立一個極權帝國。例如,控制歐美地區的「藍夢組織」的首腦藍夢,有鑑於地球生態汙染,計劃透過大量清洗地球多數的低端人口,再用高科技消除污染,進而打造由少數菁英享用的永續地球。另外,「天國」的首領地獄,號稱地球上最有智慧的強者,在21世紀初期於中國大陸與東南亞建立了一個歐威爾式的1984國家,君臨數十億人口。

最引起話題的橋段,可能莫過於地獄在廣場上對民眾演說時,充滿自信地要求世人把他當成神來服從,不要妄想用民主制度思想挑戰他,而他將保證眾人可以安全的安心賺錢享樂。台下的群眾也熱烈的回報以歡呼掌聲。姑且不論溫日良是否以此作品向北京交心,閱讀至此不禁想,難道所謂最有智慧的強者,以為用這種發大財的口號就可以征服人心嗎?是把讀者當笨蛋嗎? 難道服從神一般的強者,屠殺異議者之後,經濟問題、能源問題、環境問題、糧食問題、公衛問題、年金破產、官商勾結等等就會自動消失嗎?

溫日良並沒有給出答案。地獄不用煩惱這些問題,也不用自己跳下去炒地皮、啃草地、爬樹,當然也不用面對颱風水災、改革財政、失業問題、高房價、汙染排放、城鄉差距等等。地獄只須要每天睡到自然醒,在皇宮跟美女享樂。他唯一所煩惱的,僅僅是要如何打倒其他勢力,擴張他的天國烏托邦。

在本作中的不同強者所建立的政權基本上都大同小異,多數人口都過著好像天上自然掉下來的正常中產階級生活,並且對統治者一概逆來順受。至於統治者心血來潮的屠殺上百萬人乃至於上億人當成娛樂,隨意徵收美女、或是彼此間發動核戰,也沒有遭到什麼來自大眾的抗拒(僅僅極少數的挑戰者,被呈現為不知所謂、不自量力的野心叛亂雜魚)。至於宗教,在本作中被貶低為不切實際的幻想,凡是帶有宗教色彩的主要角色,最後都淪落為小丑、弱者,遭到操弄、虐殺。

經過一連串的大亂鬥、核戰等等,地球人口減少為大概剩幾千萬人之後,最後活下來的勝利者,也就是海虎的長男,同時也是地獄的義子,首男,也並未作出什麼改變。首男繼承地獄的理念,繼續發揚「天國」模式,統治著他的帝國。而地球劃分為兩個區塊,一個是「天國」統治的文明安定地區,擁有各種現代設施,以及剩下的蠻荒落後地區。

以當年的全球氛圍來看,溫日良是相當的政治不正確,因為當時的主流觀點,都是預測中國經濟起飛以後將走向民主政治,如今看來,中國不但是走向1984的政治路線,而中國人民多數表面上看來也沒有太多意見。當然,中國高層不是用「磁場力量」,而是各種高科技與媒體,來檢查與控制每個人的思想。

另外,在台灣與香港社會,熱烈崇拜極權統治模式的人數漸漸崛起,對於處理現實的社會、經濟、環境的真實問題,似乎已經不再是這些族群所關心,而僅關心如何協力服從「天國」式的政權。網路上曾看過批評《海虎》過度低估跟醜化一般大眾的智識,以及把社會政經高層描繪成馬屁精、投機者,依附在強者身邊乞食,但如今以中國與香港的局勢看來,也未必醜化得太嚴重。或有一天,中國將重新定義文明,把文明社會等同於地獄的「天國」,這將會是我們這代人開始所面臨的課題。

延伸:《海虎》對於後來冨樫義博的作品《獵人》似乎有一些影響。例如:《海虎》中奧加的招式「無極震禪」對照《獵人》中尼特羅的「百式觀音」。天道的「斷神道」對照旅團團長的「密室游魚」,東尼敗死前引爆核彈,對照尼特羅敗死前引爆薔薇炸彈。

※作者為德拉瓦大學能源及環境政策博士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珍煮丹信義市府概念店正式亮相 「十份芋芋鮮奶」、「覓蜜芋圓鮮奶」同步推出

【影片】樓層怎麼選① S大:住1樓貴很多?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