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戲公司都有一個「迪士尼夢」

·10 分鐘 (閱讀時間)

幾乎每一家涉足文娛產業的游戲公司都夢想成為迪士尼。

全世界能把娛樂生意做到全產業鏈閉環的公司,大概只有迪士尼。動畫電影票房大賣,IP授權人人爭搶,主題樂園開得如火如荼,線下零售每年吸金數十億美元,驚人的變現能力令資本豔羨不已。

這有賴於迪士尼的全球公認最強的運作IP能力。2021年全球最賺錢的10個IP(總收入6072億美元)中,迪士尼一家就佔據了半壁江山,5個IP(維尼熊、米老鼠和他的朋友們、星球大戰、迪士尼公主、漫威電影宇宙)總收入3110億美元。

迪士尼的商業模式就是把內容產業轉化為“印鈔機”,更難得的是絕大部分人並不反感。尤其是主題樂園,把童話故事搬到現實,世界人民都吃這一套。中國人算迪士尼情懷不深的了,也很難抵擋迪士尼樂園的誘惑。迪士尼樂園在上海落地,一年就實現盈利,3年便成了迪士尼最賺錢的主題樂園。

「玲娜貝兒」的爆火再次驗證迪士尼“鈔能力”。一個沒有電影IP加持的卡通形象,誕生沒多久就在中文互聯網掀起輿論大浪,短時間內躋身“頂流女明星”,線下玩偶還炒出了天價。

在中國游戲行業蓬勃發展的幾十年間,不少游戲公司的創始人都表達過對迪士尼模式的推崇。

雷亞CEO游名揚希望雷亞能像迪士尼那樣不斷創造經典IP。

B站CEO陳睿也多次在公開場合說:B站最終會是一家文化品牌公司。就像迪士尼最早是一家漫畫或電影公司,但最終它是一家文化品牌公司。

西山居CEO郭煒煒就直接多了,前幾年接受媒體采訪時說過自己想成為漫威,再變成迪士尼。2021年,西山居就聯動西安歡樂谷打造《劍網3》主題園區。

在他們的定義裡,游戲公司不止是游戲公司,還是文創企業,而背後也都隱藏著一個“泛娛樂戰略”,即打造超級IP的粉絲經濟。

盛大

對盛大「傳奇帝國」的締造者陳天橋來說,打造一個「迪士尼王國」才是初心和夢想。

掌舵盛大十幾年,陳天橋總是間歇性地燃起這個念頭。最早是創業時,在上海浦東新區一間小屋子誕生了一個盛大,創始人陳天橋提著自制的招聘板來到南京大學,說要做中國的迪士尼,那時沒人理他。

後來盛大美國上市,成為市值最高的中概股公司。陳天橋力壓網易丁磊成為新晉首富,旗下游戲業務佔了中國網絡游戲市場60%的份額。

意氣風發的陳天橋開始為盛大的「網絡迪士尼」鋪路。他採取了財大氣粗的並購方式,先後投資收購了文學、音樂、影視、動漫、游戲等一系列文化泛娛樂公司。國內最大網文寫作平台之一「起點中文網」就在此時被盛大收入囊中(2014年又被騰訊收購)。

陳天橋還力排眾議大力推廣一個「盛大盒子」項目(一種把電視升級為可享受互動娛樂和資訊的硬件設備)。

再後來是2010年,陳天橋說「盛大的修正路線就是迪士尼2.0」。把互動娛樂產業鏈的上中下游一次性打通,是陳天橋的宏偉藍圖。

實施起來卻不容易。無論是小說還是游戲,動漫化、影視化都是投資極大、進展極慢的工程,隨著市場急劇變化,盛大的游戲業務又出現了萎縮,很難持續輸血供應娛樂業務。「盛大盒子」由於理念過於超前和技術問題,燒了數十億後項目泡湯了……

正如過去陳天橋所言,我們守著一座寶山,卻不知道如何去開采。

在經歷退市、重組、登錄A股,更名為盛趣的它是否還會延續曾經的夢,不得而知。

淘米

淘米是中國兒童游戲領域的開拓者。對許多95後來說,淘米的游戲《摩爾莊園》《賽爾號》是快樂的網上樂園。當時,手握兩大兒童最愛訪問的虛擬社區和1.8億的網絡注冊用戶,給予淘米CEO汪海兵前所未有的信心。2011年上市前夕,汪海兵首次向媒體透露:“從圖書、玩具到動畫片、服裝,淘米要探索建立一個與迪士尼一樣的中國本土的兒童娛樂品牌。”

憑借著這樣的信念,淘米大舉佈局動漫影視領域,旗下IP先後被動漫化、影視化。從2011年到2015年,淘米保持著每年一部動畫大電影的節奏,還為旗下3款主打游戲製作了動畫片。截至2015年,淘米發布了5部動畫大電影,系列動畫片超過200多集。在線下,淘米建立了一個以「摩爾莊園」為原型的實體樂園,還出版圖書、出售玩具周邊和服裝等產品。

《賽爾號》大電影

遺憾的是,淘米的IP運作只能稱為小范圍的粉絲經濟,從2012-2015年,以票房、周邊衍生品為主的線下收益都不到千萬級別,佔公司營收從未超過27%,另一方面,上市後停滯不前的游戲業務很難支撐高投入低收益的文娛業務。公司營收連年下滑,財報長期處於低迷狀態,在虧損了幾年後以私有化退市。

“中國版的迪士尼樂園”這個夢想隨著淘米的沒落破滅了。

游族

如今大家可能已經不太記得8年前,適逢游族上市,林奇這位富有激情的創始人曾提出一個大IP戰略——拿IP既做游戲,也做影視、動漫、網絡劇,把它長期經營下去,實現產業鏈整合,做“網上迪士尼”。

當時游族計劃3到5年間打造10個頂級IP。為此,游族在海內外簽了不少重量級IP,包括《盜墓筆記》《權力的游戲》《星球大戰》《三體》。其中,劉慈欣的科幻大作《三體》IP最受關注,游族每年都會被投資者詢問關於三體IP的安排。

然而超級IP的持續開發工作卻不太順暢。比如,被寄予厚望的《權力的游戲》IP改編手游上線後流水與預期相去甚遠;《三體》的影視化之路更是無比艱難,前期投入數億元也沒有水花,後來游族還把負責「三體」IP 業務的子公司63.65%的股權出質給了新浪。

2020年1月17日,游族在上海迪士尼舉辦了年會,林奇做年終演講時說到:“如果說過去十年是適者生存的競爭環境,那未來十年,IP的價值至關重要,你賺到的錢,創造的事業都來源於你認知的高度,也就是‘識’者生存。”

可惜林奇再也沒有機會去驗證游族的第二個十年是否如他所述,隨著他的逝去,游族的「輕迪士尼」戰略再沒被提起過。

掌趣

掌趣的「迪士尼夢」要到2013年才初現端倪。在回答投資者問題時,掌趣表示會借鑑迪士尼模式(通過並購成為全產業鏈帝國),泛娛樂的戰略可以打開未來發展的空間。

外界常說掌趣是受到了前股東華誼兄弟的影響,畢竟有很長一段短時間,華誼兄弟就是迪士尼最堅定的跟隨者之一。而掌趣借鑑迪士尼的模式就是並購並購再並購。無論是一開始的資本積累過程,還是後來的擴張戰略,掌趣至始至終貫徹同一個策略“買買買”。

這個時期多家游戲公司(韓國網禪、玩蟹科技、天馬時空等)、多個全球頭部IP(《拳皇》《街霸》《死神》《一拳超人》等)被掌趣收入囊中,此外,掌趣還增資參股了知名影視公司歡瑞世紀(《古劍奇譚》電視劇出品商)。

但是頻繁的並購也給掌趣“玩跨界之路”埋下隱患。公司營收增長大部分來自標的公司,而2015年就有3家沒完成對賭業績。曾經的第二大股東華誼兄弟也不看好“影游聯動”了,數次減持掌趣,於2017年拋售了掌趣剩餘股份。

湯姆貓

湯姆貓(原金科文化)做得最正確的一件事,就是買下了歐洲遊戲開發商Outfit7,從此擁有了一個家喻戶曉的IP——「湯姆貓」。這是夢想的開始。

2010年,《會說話的湯姆貓》在App Store一經推出便風靡全球,成為iOS年度下載冠軍,facebook、Twitter、谷歌都要屈居其後。十年過去,「湯姆貓」已然衍生為一個壯大的「湯姆貓家族」,影響力仍不減當年。據App Annie數據統計,公司連續4年穩居iOS及Google Play游戲下載榜全球第四位。

休閒游戲領域大獲成功,讓湯姆貓對進軍文娛產業充滿野心,圍繞「湯姆貓家族」IP制定了一個全棲生態運營商發展戰略:線上推廣游戲和動畫,線下建造親子主題樂園和銷售人偶手辦等。這些舉措似乎小有所獲。截至2021年6月,系列IP動畫累計全球播放量790億次(中國區280億次),其中在YouTube的新增播放量就超過80億次。

另外,湯姆貓在全國多地開設約十餘家主題室內親子樂園,預計未來很長一段時間湯姆貓仍會專注主題樂園的建設。只不過,作為公司的業績第一增長曲線,「湯姆貓」家族IP系列APP能支撐這個戰略多久,尚未可知。

奧飛娛樂

最近幾年奧飛娛樂不怎麼宣傳「構築東方迪士尼」了,過去它就是迪士尼模式的堅實擁躉者。

奧飛娛樂的發展是一部野蠻的並購史。上市後就一路瘋狂收購游戲、影視和動漫公司,最高峰時旗下有76家子公司;佈局的產業鏈包括動漫、母嬰、游戲、影視、主題樂園和盲盒等,幾乎把所有娛樂領域都試了個遍。

奧飛曾被視為是最接近迪士尼的中國公司之一,尷尬的是,巔峰時期總市值超過680億元,現如今不到90億元。

奧飛這幾年的業績都不太樂觀。作為IP富豪(擁有喜羊羊與灰太狼、超級飛俠、鎧甲勇士、巴啦啦小魔仙等眾多知名IP),卻不具備玩轉超級IP的能力;重金收購多家游戲公司,游戲業務卻連連遇挫,2020年的游戲收入僅佔總營收的2.59%,現在說它是游戲公司多少有些勉強了;曾以9億元收購了行業頭部漫畫平台「有妖氣」,最近作價6億元賣給了B站。

種種跡象表明,奧飛正在離它的夢想越來越遠。

結語

他們深知超級IP的魅力,希望手上每一個IP都能被賦予超長生命力和價值,就像迪士尼巨星般歷經90年依然閃耀在世界大舞台。

一直有人在這條路上摸索,無論初衷是什麼,多少都承載著一些希望。正如西山居龔道軍所說,未來中國肯定能夠有迪士尼水平的自己的項目。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游戲新知”(ID:youxixinzhi),作者:落日飛車,36氪經授權發布。

本文經授權發布,不代表36氪立場。

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來源出處:36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