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自冷戰時期的竊聽器 「無線射頻辨識」技術影響人類生活至今

楊穎婷
上報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畫下句點,美國與蘇聯的冷戰(Cold War)對抗才正要開始。

當時,蘇聯贈與美國大使的禮物所藏的竊聽器,除了讓蘇聯得以密切掌握美國大使的私人對話長達7年,也讓日後「無線射頻辨識」(Radio-Frequency Identification,RFID)技術的發展在護照、信用卡、物流追蹤等方面為人類生活帶來重大影響。

美大使遭蘇聯竊聽7年

1945年,蘇聯「少年先鋒隊」(Young Pioneer Organization)將手刻的木雕美國國徽送給美國駐蘇聯大使哈里曼(Averell Harriman),當中卻悄悄被鑲著竊聽器「金唇」(The Thing)。

《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哈里曼辦公室按程序對這份禮物進行檢查,但是這個木雕徽章既沒有電線也沒有電池裝置,除了作為裝飾,看似無法造成任何傷害,十分看重這個手刻國徽的哈里曼決定把它掛在辦公室牆上。

此後的7年裡,蘇聯完全掌握哈里曼在辦公室的所有談話。

無電力裝置的竊聽器

這項讓蘇聯竊聽美國大使館被長達7年的「金唇」,發明者是特雷門(Leon Theremin)。在發明「金唇」以前,特雷門便已經發明出具有革命性的電子樂器而聞名全球,這項樂器不必任何觸碰即能演奏。

特雷門原先與妻子威廉絲(Lavinia Williams)同住美國,直到1938年,特雷門回到蘇聯後,威廉絲便稱丈夫遭到綁架。


無論如何,特雷門當時被迫在監獄集中營工作,並在此期間被迫設計出「金唇」和其他竊聽設備。

此後,美國無線電業者發現美國大使的對話遭以無線電波傳送,卻無法預測傳向何處。他們對大使館進行無線電波檢測,也沒有找到明顯證據,於是又花了數年的時間,才找到這個藏在手刻徽章裡長達7年的竊聽器。

配在「金唇」裡的竊聽裝置是將天線連接到洞裡,用銀色的膜覆蓋,以此作為麥克風。它不需要電池或其他電力裝置,而是透過無線電波運作。


當大使館出現無線電波活動,「金唇」才會將接受到的信號發回目的地。

無線射頻辨識技術

從此,特雷門發明「金唇」的無線電波原理對人類生活造成重大影響,並逐漸發展成如今的無線射頻辨識(Radio-Frequency Identification,RFID)技術。


無線射頻辨識技術廣泛應用在現代的日常生活中,如護照、信用卡,讓人們以卡片接近辨識機器就能完成付款。


舉凡圖書館書籍的標籤、航空公司追蹤旅客行李、零售商防範偷竊等,也都是無限射頻辨識技術的應用。

多數的無線射頻辨識設備與「金唇」一樣,是接受來自另一端的信號作為運作動力。


這個特性不僅讓成本降低,也成為相關設備的一大賣點。

過去曾將無線射頻辨識技術用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同盟國飛機,雷達在偵測飛機後,會透過一種稱為轉發器的裝置將信號發送回雷達,藉此說明:我們與你們站在同一陣線,不要發動攻擊。

與常見的條形碼的相異處在於,無線射頻辨識可以存取更多的數據、被自動掃描。


部分標籤可在好幾公尺外遭到攔截、判讀;部分情況下則可分批掃描,但是效果不佳;有時還能重新編碼、讀取,或是從遠端使其失效。

未來將更廣泛運用

1970年代,無線射頻辨識標籤曾被用來監控和追蹤鐵路車廂以及牛隻。

2000年代,英國零售商特易購(Tesco)、美國零售商沃爾瑪(Walmart)和美國國防部等機構開始要求他們的供應商使用無線射頻辨識標籤。


少數喜愛無線射頻辨識的人甚至將標籤設置於體內,他們只需要揮一揮手就能打開自家的門,或是搭乘大眾交通運輸工具。

迎接物聯網時代

1999年,任職於美國日用品生產公司寶潔(Procter and Gamble)艾什頓(Kevin Ashton)認為,無線射頻辨識能夠加速物聯網(internet of things,IoT)的發展。

但是隨著人們將目光轉移至智慧型手機、智慧型手錶、智能溫度自動調節器、智能音響,甚至還有智能汽車的出現,無線射頻便技術的熱門程度有所減退。

雖然這些新推出的智能設備具有多重功能,但是不僅價格昂貴,而且也需要搭配電力才能使用。


《BBC》提到,儘管無線射頻辨識沒有智能產品的多功能與靈活性,但是可以追蹤物件、實現生產過程自動化,以及小額付款,而特雷門對這些技術的貢獻無法抹滅。

更多上報內容:

【瓦解冷戰:柏林圍牆倒塌30周年】專題

FB收購腦神經元科技公司 研發大腦電波控制的「AR眼鏡」

白宮科技政策顧問警告 中國AI技術急起直追「與美國差距無多」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