溢收930億 布建5G基地台

王玉樹/台北報導
中國時報
國家通訊委員會(NCC)16日舉行記者會公布5G行動寬頻第1階段競標結果,各家業者進入另一場電信大戰,消費者也將迎接5G的衝擊。(姚志平攝)
國家通訊委員會(NCC)16日舉行記者會公布5G行動寬頻第1階段競標結果,各家業者進入另一場電信大戰,消費者也將迎接5G的衝擊。(姚志平攝)

台灣首波5G釋照以1380億標金落幕,學者呼籲政府應把溢收的930億標金「專款專用」於5G綿密的基地台基礎布建上;業者也要加快腳步推出應用服務、吸引人的內容供應,才能彌補過高的成本。

對於這麼高的標金結果,元智大學資訊管理學系教授周韻采指出,對產業當然不好,這麼多錢繳給政府,將使5G建設延後,畢竟5G基地台因為高頻頻寬,需要更多涵蓋面,其建設成本10倍於4G。世新大學副校長陳清河分析,1380億標到270MHz頻寬,等於每M成本是5億多元,平均每家業者有80M,這些成本不是光靠費率就能夠回收。

至於電信商是否把高標金反映在高資費上?陳清河直指,消費者長期享受499吃到飽低價,勢必不願負擔太高成本的資費,這將使業者建設頻寬速度受影響,導致5G服務品質低,會形成「惡性循環」。

對於這樣的結果,周韻采無奈說,政府當初不顧頻寬不足就急著釋照做政績,導致業者「輸人不輸陣」炒高標金。

由於高標金已是定局,兩位學者都認為政府應將溢收標金,轉成「政策補貼」,加速5G的基礎建設。周韻采解釋,所謂溢收,應以當初底標450億為基準,超過的930億拿來「專款專用」。陳清河表示,2013年4G標金1188億最後政府是都收進國庫,現在5G應該依照比例,以專款方式用在需要綿密的基地台布建上。

在業者端方面,周韻采說目前5G殺手級應用並不明顯,消費者用4G已經很夠,業者當初在4G投資的成本都還未完全回收,現在轉化成5G更有壓力。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