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玉霞曾攜家逃難 躲難民營當廚師

·4 分鐘 (閱讀時間)
▲立法委員溫玉霞曾在賴索托經商時遇上暴動,攜家帶眷逃至南非難民營,還當起難民營總鋪師。(圖/翻攝自溫玉霞辦公室)
▲立法委員溫玉霞曾在賴索托經商時遇上暴動,攜家帶眷逃至南非難民營,還當起難民營總鋪師。(圖/翻攝自溫玉霞辦公室)

在立法院逢人總笑容滿面、和藹親切的國民黨立委溫玉霞,在光鮮亮麗的背後曾有一段不為人知的艱辛與「驚險」過去。1991年5月,南非賴索托發生嚴重排外暴動,在當地經商的溫玉霞懷有身孕、帶著兩個兒子,逃到南非邊境鄉鎮的體育場館,就地搭起難民營,還成為「總鋪師」天天燒菜給300多名逃難的華人果腹。

正值花樣年華的溫玉霞為減輕家計負擔,半工半讀,日間在成衣廠打工,晚上就讀高職,某日因一則報紙徵人廣告開啟外派生活,她隻身飛往非洲賴索托,從基礎技術員做起,教導當地工人成衣打版,不久後,在當地遇到真命天子吳松柏,與丈夫共同創業、多角投資,經營過運輸、修車、加油站、紙箱業、代理日產進口車、房地產,搖身變成商業大亨,事業成功的溫玉霞後來成立中文學校,提供免費就讀,也開設孤兒院協助因愛滋疫情而家庭破碎的孩童,回饋當地。

溫玉霞回憶,當時她的辦公室位在賴索托首都馬塞魯,像往常一樣,上班前送孩子去學校後就前往公司,不久後,她發現路上車子突然變多且加速,又開始看見頭破血流的路人,隨後,一名與她友好的黑人客戶開車趕來,語氣焦急地告訴她:「趕快去接小孩!」

該名友人開車載著懷有身孕溫玉霞到了學校,接起6名包括自己與台灣友人的孩子,回到她的住家,原本打算暫時先躲在家裡,等暴動平息,但因住家離工廠區太近,街上全是罷工的黑人,將近有2萬人之多,他們四處砸石頭、焚燒物品,她的員工判斷情況嚴重,短時間內不會結束,勸他們趕快離開賴索托。

因此,溫玉霞帶著70多歲的婆婆、一群孩子,保險箱裡的槍跟財務都沒時間拿,只隨手抓了一些衣物,一行人搭乘友人的車,開了3公里路程越過邊境,到了鄰國南非的一座安靜小鄉鎮——淑女鎮(Ladybrand),與上百名台、陸商就在鎮上的體育館裡安置,也成為臨時的難民營。

幾天內,來自軍隊、當地老華僑的救援物資開始送入營內,包括鍋子、爐具、瓦斯、食材、軍用床墊、薄毯子等。當時已是商會會長的溫玉霞,自告奮勇擔任起總鋪師,每天以有限的食材,盡量做出不同一點菜色變化,提供大家果腹,以中式、台菜為主,大家能在異地經歷驚恐的暴動後回憶家鄉老味道,格外溫暖。

▲賴索托及首都馬塞盧位置圖。(翻攝自Google Map)
▲賴索托及首都馬塞盧位置圖。(翻攝自Google Map)

溫玉霞回憶,好險體育館廁所很多間,但淋浴間少,好幾百個人每天晚上排隊洗澡,不過,這群台灣人彼此依賴,像個大家庭,確實減緩那時緊張、擔憂的心情,白天偶爾還會跑回賴索托查看公司安危。不久後,由於營內實在太擁擠,一些成功取回財物的台商在附近合租房子,讓部分人住進去,場館內的空間漸漸改善,後來剩下約300多人,就在裡頭住了一個月。

溫玉霞說,六月底暴動漸漸結束,非常多公司都被洗劫,她的公司多虧黑人員工在暴動期間幫忙顧財產,所幸人、財都平安,溫玉霞也分享另一件有趣的事,原本第三胎的預產期是在五月底到六月初,結果孩子「很乖」,待到暴動結束且公司結帳,一切塵埃落定後才出生,在肚子裡多待了近兩週的時間,這孩子就是現在溫玉霞國會辦公室副主任、國民黨國際部專員吳亮儀。後來,包含溫玉霞在內的幾名台商,將逃亡期間剩餘的捐款,合蓋一間台商中文學校,提供同胞免費就讀,不少當地官員也將孩子送來唸書。

溫玉霞於2004年擔任世界台灣商會聯合總會世上第一位女性總會長,任內安排會員回到台灣進行深度環島旅遊,貢獻國內觀光,更曾率領台商代表赴瑞士日內瓦為台灣加入世界衛生組織(WHO)發聲,逐漸步上公領域之路。如今,返台後的溫玉霞成為國會議員,也繼續協助華僑、旅外台商,帶著豐富的經歷與專業奉獻社會。

更多 NOWnews 今日新聞 報導
新南向起飛!台商積極投資東南亞 疫情挑戰存變數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南非屠圖大主教辭世 享壽90歲
索羅門千人上街抗議要求親中總理下台 外交部:僑胞均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