滅絕人性的黨 最終會被人性滅絕

·4 分鐘 (閱讀時間)

習近平重回極左死路,戰爭叫囂四起,政治空氣詭異。某地隧道堵車,司機們下車在隧道裡大唱紅歌;小學實行愛國教育,小孩子穿軍裝揹炸藥包,作上戰場之狀。

森嚴的政治生活,滲透到社會的每個角落,無遠弗屆,無孔不入,中國人的基本人性,便被無形中改造,變成僵化冷血的黨性。人與政權之間,人與人之間,不再以傳統的倫理道德維繫,而以權勢、財富、手段較量,社會以謊言與暴力維繫,人唯有屈服於國家機器。

中共以黨性治國,以滅絕人性為基本國策。人性不滅絕,黨性難以發揚光大,唯有以黨性壓榨人性,扭曲人性,黨性才有機會鵲巢鳩佔,移形換影,把人改造成黨的訓服工具。

對孩子從小灌輸革命思想和戰爭意識,以殺人為職志,培養殘忍的性情,孩子長大起來,便以冷酷為時尚,以滅絕人性為光榮,人與人之間只有恨沒有愛,生死相搏。

此所以中小學都採軍事化建制,學生長期實行軍訓,嚴明紀律,剝奪自由,鼓勵篤灰,爭取表現。習近平所謂「減負」,嚴禁外教和西方教材,限制電子遊戲,目的都是加重政治灌輸和思想管控,形塑一代又一代的黨性機器人,讓每個孩子都成為黨的工具。

早前有一個視頻,某大學女生宿舍,有負責學生來查房。一個胖女孩滿身橫肉,惡形惡相,在小囉嘍簇擁下喝罵同學,儼如黑社會大姐大。看到這一幕,我就為中共治下的孩子擔心:你要做人上人,先要變成黑社會,你不是大姐大,就是被人踐踏的賤民。

近日網上流傳一封上海國安局官員沈根林實名舉報國安局局長黃寶坤的信件,事發今年10月。沈帶女兒一起和局長晚宴,沈因事提早離開,其後女兒被灌醉,由黃開車送沈的女兒回家,黃寶坤遂在歸途中性侵沈的女兒。

事發後,黃寶坤「消極回應和躲避,至今沒有個說法」,沈多次到公安機關報警立案,均無法成功立案,向上海紀委和監察委舉報,也無果。沈出於無奈,只好「破釜沉舟」,委托海外朋友實名舉報。

沈根林本身是國安局官員,橫行霸道慣了,不料在沒有人性的黨國,連自己的女兒也無法保護,女兒被性侵還投訴無門,這是一個怎麼樣的社會?

什麼人會瘋狂到性侵下屬的女兒?他每天要與受害者父親見面,身為局長也要人模狗樣扮崇高。如此明目張膽犯罪,就是在他心目中,下屬就不是人,只是奴才。

連自己同事的女兒都敢性侵,還有什麼狠毒的事幹不出來?一個政權滅絕人性,就沒有人會被當人看待,沈銀林也只有在女兒被羞辱的時候,才發現自己還有一點人性。

沈根林是官,攀附一個邪惡政權作威作福,享盡榮華富貴,他有份養起一個邪惡的政權,這個政權反噬他,說句不好聽的,這是咎由自取。女兒受辱要算帳,先要算到他自己頭上,誰叫他是黃寶坤的下屬,誰叫他為取悅上司,連自己的女兒都叫去陪酒?

一個合理健康的社會,永遠都建立在人性的基礎之上,唯有人性是所有人共通的本質,唯有人性可以涵蓋所有人的需求,唯有人性是所有人互相溝通的渠道。中共並非不懂人性,中共太懂人性了,深知人性的複雜,善用人性的弱點。

中共利用人的貪婪自私,潛移默化,剝奪人性,植入黨性;中共又利用人的恐懼心理,以精神和肉體傷害為脅迫,達到控制思想的目的。當黨性侵奪人性,每個人都失去自我的靈魂,變成行屍走肉,一粒專政的螺絲釘,被擰死在龐大的國家機器裡。

但有一點中共不明白,人性是千古不易之理,是人的本能,人會暫時迷失本性,但人性深植在內心最深處,根深蒂固,黨性可得逞於一時,主宰不了一世。文革時黨性最猖獗,文革未結束中國人已覺醒,四人幫就擒全國歡呼,鄧小平改革開放,就是應人性之訴求。

香港建制藍絲們逢君之惡,為中共的專制統治効犬馬之勞,日後香港全盤大陸化,他們也會是滅絕人性的高壓統治下的受害者,異日之苦,便是今日助紂為虐的報應。

由邪歸正,前景可期,由正返邪,豈可久乎?習近平倒行逆施,可以摧殘人性,但無法鏟平人性,人性重光之日,就是黨性覆滅之時。

(本文授權轉載自作者臉書專頁/原標題:備戰備荒草木皆兵,對外示威對內壓榨)

※作者1978年赴香港定居。曾任《新晚報》副刊編輯、《文匯報》副刊編輯及天地圖書公司總編輯。

更多上報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