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叢叢「送我上青雲」:給當代女性的一封情書

世界新聞網

華盛頓華語女性電影回顧展上周末在華府落幕,由85後導演滕叢叢執導和編劇的「送我上青雲」作為開幕影片,放映當晚大獲華語及非華語觀眾好評;影片強調是「給當代女性的一封情書」,滕叢叢受訪時說,這封「情書」一方面希望女性能正視自己的情慾,也希望觀眾從狹隘的自我走向廣闊,理解更多人;也站在他人的角度,感受他們的酸甜苦辣。

「送我上青雲」以女性視角展開都市青年的現實畫像,描繪獨立都市女性面臨的生活與情感的困境,片名源自「紅樓夢」裡,薛寶釵為柳絮作的詞「好風憑借力,送我上青雲」,將柳絮的無根漂泊吟出隨風飄揚的灑脫和積極向上,正如影片主角、女記者盛男,經歷生活的慘淡後,不再怨天尤人,改以積極的心態去應對並理解他人。

滕叢叢談及創作初衷說,一方面是源自對生活的不理解,少時總有些理想主義,希望得到認同、想要改變世界,年長後發現很多時候再努力也是徒勞,付出與收穫不成正比,會讓人感到自己的渺小。

另一方面,滕叢叢出生在中國「計者生育」的年代,從小受到的教育就是女孩要像男孩一樣優秀,她因此努力把自己訓練成父母期望的能「勝過男孩」的模樣,但27、28歲之後,父母及外界又開始說這些不重要、沒有用,應該找個好男人組建一個家庭。這種挫敗感讓她深刻感受社會對女性的不公,想問「為什麼?憑什麼?」這樣的念頭造就了「送我上青雲」的劇本。

電影選了女記者做為故事的主線,滕叢叢說,那是因為記者身上有更多不穩定的漂泊感和徒勞感,即便尋找真相淪為徒勞,她們也仍願為理想奮鬥,有著理想主義破碎的美感。

滕叢叢畢業於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最早在片場做剪輯還一邊寫劇本,「送我上青雲」寫了三年,也是她的第一部電影作品。她也說自己出生在山東一個小鎮,兒時不知道導演這個職業,但從小喜歡演講、寫作文,直到高三那年,在招生簡章看到導演系的要求,才開啟了電影夢。

滕叢叢也表示,因為經驗不足,這部處女作留下許多遺憾,未來希望繼續利用自己女性視角的優勢,給缺乏這類題材的市場呈現更多不同面向。

她也建議許多仍在追逐電影夢的年輕人,很多偉大的導演都是從編劇開始,寫劇本正是創作故事最便宜的方法,鍛鍊人講故事、紙上剪輯、設定節奏的能力,也能在一定程度上掌握作品的話語權。

回顧展由華盛頓華語電影節(DC Chinese Film Festival)與山一國際女性電影展共同主辦,為期四天,放映了由女性導演創作,或反映女性形象及關注議題的十部電影,覆蓋不同時代,探尋女性的自尊、自愛、自我。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不是佛州 ! 退休者住這州「最省稅」
在這3城賣房 屋主賺最多
六四將重演?港評論家憂:示威年輕人結局可能很悲慘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