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滴淚擊潰所有防線!《刻在你心底的名字》陳昊森靠著與張家漢「對話」 一舉挺進金馬獎

採訪撰文:何渝婷
·7 分鐘 (閱讀時間)

電影《刻在你心底的名字》描述著台灣剛解嚴的時代中,一場刻骨銘心的同志愛情故事。

上映僅一個月,票房已突破9200萬,成為2020年度的國片票房冠軍。

而電影男主角張家漢從自我性向摸索到勇於追愛,他的困惑、他的勇敢、他的深情,不分性別地道出了每個人心中最難以割捨的遺憾,不僅給予許多在愛情之路中卻步的人,打破框架及阻礙的勇氣,更讓同性之愛得到了許多的包容與理解。

角色與演員融為一體

「張家漢對我來說,真的是一個活生生的個體在我心中。」說起這段進入角色的過程,陳昊森仍忍不住眼眶泛淚。

最一開始拿到劇本及角色時,陳昊森產生了極高的抗拒感,原因在於他的外顯性格更像電影中的另一個角色王柏德(Birdy)。不過他心裡清楚,在他的內心深處其實住了一個張家漢,只是他不願意就此被扒開,就好似他一直藏得好好的秘密,突然要被放大的極致,為眾人所知。

所以在不自覺的情況下,他對張家漢設下了好幾道防線,禁止角色進入。

除了對於角色的否定之外,更有著第一次主演電影的擔憂,種種壓力讓陳昊森開始自我懷疑,覺得自己可能無法完美呈現角色的樣貌,甚至擔心自己會毀了這部電影。

「雨中電話亭是我開拍後的第一場戲,當第一滴眼淚掉下來的那一刻,我開始相信我可以是張家漢。」陳昊森回憶道,那時電話裡明明只有「嘟嘟嘟」的聲音,但他卻聽到了一個來自心裡的聲音在跟他對話,就好似張家漢在鼓勵他說,我們一起把我想講的故事講完吧!

所以每當遇到重情緒卡關的戲時,陳昊森就會喃喃自語道:「張家漢,我這樣演對嗎?我有把你想講的話講完嗎?我會不會毀了你的故事?」這時,他心裡就會響起一個平穩的聲音說:「沒關係,反正我的故事本來就是個遺憾。」

聽起來很玄,但這卻是陳昊森相信他能夠成為這個角色,並且堅定自己是一位演員的過程。

「我們不點破,但陳昊森和曾敬驊真的有愛上彼此的氛圍出來,不然導演也不敢拍那麼多眼神對望的戲,我相信觀眾們都能從他們的眼神中,感受到很多的情感。」《刻在你心底的名字》的監製瞿友寧相當肯定陳昊森的表現,而他也確實為自己爭取到了一張角逐金馬獎最佳新人獎的門票。

那位既溫柔又願意讓演員揮灑色彩的導演

能夠成就完美的張家漢,除了陳昊森願意突破心防,與角色融為一體之外,導演柳廣輝給予演員足夠的空間及安全感,盡情在畫布上揮灑著屬於自己的色彩,也是其中的關鍵因素。

瞿友寧曾經形容,這部電影溫柔到不需要多說任何言語,透過情感的交流就能將出櫃這件事情不言而喻。

而這份溫柔,不僅是觀眾透過電影潤物細無聲,演員們更是因此對導演有著道不盡的感謝。

陳昊森在《刻在你心底的名字》中,是首度挑大樑演出如此吃重的角色,尤其是整部電影都以張家漢的視角做切入。「我要是演不好,電影就完了!」這樣的想法不時縈繞在陳昊森的心頭。

柳廣輝將導戲及拍戲視為一個與演員共同創作大型畫布的過程。他會告訴演員他的畫布中應該出現哪些顏色,但他從不阻礙演員在畫布中增添其他色彩或筆觸的改變。

因為有這樣願意給予足夠表演空間的導演,陳昊森形容,拍攝電影的整個過程就很像是一堂表演課,因為導演的溫柔,讓他不怕犯錯,也不因自己是新人,而怯懦於提起畫筆揮灑屬於自己的顏色。

而《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就是在這樣多情、豐富、溫暖的結合中誕生的。

愛除了不分性別,更是最日常的東西

「到了今天,你到底是抱持著什麼樣的觀點去看待這個世界?」陳昊森問道。

30多年前,祁家威就走上街頭為同志平權努力,即使被拒絕、被討厭,甚至被打壓,他都不曾放棄過。也終於在去年5月,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婚合法化的國家,同志伴侶被賦予得以結婚的法律依據。

但即使如此,社會中仍有許多強烈反彈甚至歧視同志的聲音。

要走向真正的婚姻平權,似乎沒有那麼容易。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是以1987年這個大時代氛圍作為背景,製作而成的電影。它的出現,也是在檢視2020年的台灣到底有沒有比過去更加友善,同志們是不是已經不用再遮遮掩掩,或是受到不公平的對待。

陳昊森認為,這部電影之所受到廣大的迴響,有一個關鍵原因在於劇情中所有的片段都是如此真實,就好像發生在你我身邊一般。

而這也代表著社會中有上千、上萬個張家漢,都曾經或現在都像他一樣感到迷惘、困惑;又或者有更多的張逸群(大巴)都曾經霸凌過同性戀者,進行言語及身體上的惡意傷害。

「我們創造並呈現出這個故事,希望能讓大家感受到,愛除了不分性別,更是最日常的東西。」陳昊森強調。

他所說的日常,指的是陪伴。

「愛有很多種形式,陪伴他,就是你對他最好的愛。」陳昊森解釋,很多人都要等到家人、愛人、朋友離開之後,才驚覺他的陪伴有多重要,但這時再多的後悔藥都挽回不了已經逝去的時光。

所以陳昊森希望,觀眾們能夠透過張家漢這個角色,意識到陪伴的重要性,並且付諸行動。

累積實力的同時不忘初衷,期許幫助更多徬徨不安的新演員

首次主演劇情長片,票房就可能上看一億,甚至能夠角逐一生只有一次的金馬獎最佳新人獎,陳昊森的潛力及未來發展不容小覷。

不過他並不因高票房與入圍大獎而感到自滿,反而對自己演員生涯有著相當明確的短中長期目標。

在短期內,陳昊森期待自己能夠一直用很純粹且勇敢的心,去衝撞每一個角色;而在中期,他希望這顆純粹的心,能夠引領他勇敢面對自己的任何可能性。

「我不會忘記自己新人時期的不安及自我懷疑......所以長遠來看,我會努力累積實力,讓自己在未來的某一天,也有能力幫助到更多人!」陳昊森說著未來的夢想時,眼裡閃爍著興奮又炙熱的光芒。

(以上圖片由氧氣電影提供)

*推薦你讀:

今年迎來國片爆發期?瞿友寧擔憂:明年好萊塢大片傾巢而出時,台灣電影守得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