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兩歲如邊緣人 少子化恐成國難

鄭郁蓁

中國時報【鄭郁蓁】

解決少子化,政府部會面對學齡前兒童的思維,仍停留在衛福部只管0-2歲,教育部只管3-5歲階段,導致政策老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一旦出現問題兩部會卻互踢皮球,叫家長自求多福,政策惠而不實,無法長遠連貫了解家長真實的需求來解決問題,年輕人和家長們都想問:「到底何時生養孩子能真正減緩經濟負擔?」

生養無論哪一個階段都很艱辛,但其中對許多年輕家長來說,經濟事業剛起步之時,若沒有爺奶長輩幫忙,或上輩子沒燒好香抽到公托,大都只能送保母或是送私立幼兒園,但每個月費用比送一個孩子念一學期要價約6萬的私立大學還要昂貴,養一個孩子帶來的經濟負擔,實在沉重到難以想像,政策沒有打通任督二脈,年輕人根本一開始就不想生。

行政院少子化辦公室成立以來,匆匆端出撒錢策略,補助給年輕父母的奶粉尿布錢卻還出現「空檔」,衛福部社家署明明知道2至3歲階段送托者仍為數不少,卻要求地方政府自己補上補助缺口,當各地財政不均,最後造成一國多制亂象,卻還推給教育部,認為屬於教育範疇!家長則想問,「為何孩子滿兩歲後好像成了邊緣人?」

至於教育部則在擴建公托數量之時,不夠清楚家長真正的需求,聚焦在擴充公托,但公托收托時間的不友善,讓不少職業婦女被迫離開職場,試問,靠著爸爸一份薪水,能養活太太和幾個小孩呢?若想生養兩個以上孩子,就需要雙薪收入,政府加快建置符合現實職業樣態的幼兒園量能,才能真正支持婦女持續就業,沒有經濟壓力才能鼓勵生育。

內政部統計,台灣2018年只有18萬1601個新生兒,創下8年來最低,到了2019年,至今在全球200個國家中,台灣出生率排名最後一名,平均每個婦女僅生下1.218個孩子,還輸給鄰近的韓國、日本,若各部會依然一人一把號、各吹各的調,少子化不止是國安問題,還會是不折不扣的國難危機!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