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陶追夢人 讓藝術品活起來

資料來源:今晚報(李楊)

旺報【資料來源:今晚報(李楊)】

鄭勇,天津工業大學藝術學院工藝美術系教師,從事傳統工藝美術創新研究。作品多次在大陸國內外獲獎。

還沒見到鄭勇前,就已聽說天津工業大學裡有一個執著於漆陶的「追夢人」。走進琳琅滿目的工作室,眼前這個儒雅、斯文的年輕人實在很難與想像中那個「老匠人」聯繫起來。水杯、茶壺、蓋碗、瓷盤……鄭勇給每一件都做了編號,在他眼中這些物件都有自己獨特的生命。

賦予藝術品靈魂

「漆陶,顧名思義就是含有漆與陶兩個工藝美術樣式,陶瓷和漆都凝聚了我國先民古老的智慧,它們之間有著天然的血親關係。」至於陶胎漆器,早在華夏民族良渚文化時期就有製作,它將兩種複雜的工藝巧妙結合起來,技術難度之大可想而知。正因如此,「漆陶」逐漸淡出人們的視野。作為一名藝術學院的教師、一名工藝美術的守藝人,鄭勇認為,自己必須挑起傳承、守望、創新的擔子。

「陶瓷來自泥土,經過你的手才變成瓷器,你的心就是它的魂。」曾經師父的一句話,如同銘文般刻在鄭勇心底。近幾年,他專注於漆陶藝術的復原及創新,追求一種「其人漆居、陶棲而舍」的境界。陶與漆,漆與人,如癡如訴,難捨難分。

煥發新生命力

鄭勇常說,做匠人一定要耐得住打磨、受得住寂寞。製作一件陶胎漆器,往往需要5、6個月的時間才能夠完成。「飯可以一日不吃,手藝不可一日耕輟」,這是平日裡學校老師和學生們對鄭勇最日常的打趣,大家都說,鄭勇對陶瓷的鍾愛已經到了癡迷與狂熱的程度。

他常窩在自己的小天地,一待就是半天,偶爾抬頭望望窗外,放鬆痠疼的脖子,就是他眼中歲月靜好的模樣。也正是因為有善於觀察的雙眼和靈敏脫俗的內心,鄭勇的作品才能做到源於生活,又高於生活。他將自己獨創的陶胎漆器跳刀紋大盤命名為「愛蓮說」系列,在他的手中,每一個盤子好像都活了,有了生命和靈魂,端莊典雅,氣度雍容。

作為匠人,製作出來的器物代表一代人對藝術的思考。古人講求器以載道、器以藏美、格物致知。器物能夠代表一個時代文化的繁榮、審美的旨趣,因此鄭勇深知使命之重。鄭勇說:「非物質文化遺產是一個國家和民族歷史文化成就的重要標誌,不僅對研究人類文明的演進具重要意義,且對展現世界文化的多樣性具有獨特作用,是人類共同的文化財富,對於這份珍貴的文化瑰寶,去傳承既有的藝術範式是我的基本任務,然而古為今用、推陳出新,讓它們煥發新的生命力則是我們更重要的使命。」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