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出版生死戰》從4000家倒到剩490家!租書店瀕臨絕種,對出版社最大衝擊是⋯

吳尚軒

台灣租書店曾歷經輝煌年代,2000年前後,全台估計超過4000家,然而,近年隨著平板、手機技術發達,租書店「雪崩式倒閉」已不是新聞,根據財政部統計,截至今年6月,全台出租業者僅餘490家。對此的衝擊,開拓動漫展執行長蘇微希指出,漫畫出版社跟日本拿版權時,常是拿「套裝組合」,除了當紅的熱門作品外,還要一起買幾套冷門作,以前印3000本給租書店,就能跟日方交代,租書店崩毀後,這些書的發行、印刷成本,就會被逼得直接赤字。

過去街坊巷口常見的漫畫租書店,是許多人學生時代的青春回憶,知名作家九把刀便曾形容,租書店是他的第二個家,然而,自2010年後,隨著手機、平板電腦等通訊設備興起,租書店出現倒閉潮,近乎每個月,便有店家倒閉消息,也常常伴隨著網友、讀者的不捨與哀嘆。

20190828-位於台北市松山區的皇冠租書店,於2015年結束營業。(取自玄史生@flickr/CC0 1.0 Public Domain)
20190828-位於台北市松山區的皇冠租書店,於2015年結束營業。(取自玄史生@flickr/CC0 1.0 Public Domain)

過去街坊巷口常見的漫畫租書店,是許多人學生時代的青春回憶,但自通訊設備興起後,開始出現倒閉潮。(資料照,取自玄史生@flickr/CC0 1.0 Public Domain)

台灣租書店是如何從4000家關到剩490家?

根據台灣歷史博物館研究,台灣租書店歷史,可追溯日治時期,1900年代初期的《臺灣日日新報》中,便有關於貸本屋(かしほんや)之記載,以類似說書人畫本的「講談本」,與俠義、偵探小說最受歡迎,售價10分之1作為租價,在當時已成公定行情,貸本屋也成為租書店的原型。

而至戰後,租書店以武俠、藝文小說為主,以及本土創作的「尪仔冊」 ,包含陳海虹、游龍輝等人皆是著名創作者,1950年代尚有大量本土漫畫創作者;1960年代後,隨著台灣經濟起飛,大眾閱讀也浮現契機,瓊瑤、金庸作品各自帶起言情、武俠風,並在租書店裡開創一片天地。

20190124-台灣漫畫基地24日正式開幕,目前舉辦台漫六十展覽,圖為漫畫基地2、3樓展出各類作品。(吳尚軒攝)
20190124-台灣漫畫基地24日正式開幕,目前舉辦台漫六十展覽,圖為漫畫基地2、3樓展出各類作品。(吳尚軒攝)

至戰後,租書店以武俠、藝文小說為主,以及本土創作的「尪仔冊」。圖為漫畫基地台漫六十展覽。示意圖。(資料照,吳尚軒攝)

漫畫正式加入租書店體系的時間點,根據研究,則更晚一些,1946年新聞局禁止日本漫畫進口,1966年更頒布溯及既往的《編印連環圖畫輔導辦法》,日本漫畫儘管有盜版管道,亦遭到沒收,直到1970年代後,中華民國與日本斷交,完全不保護日本著作,國立編譯館並放寬日本漫畫送審,廠商競相販售「無授權」的日本漫畫,彼時日本已有手塚治蟲、水木茂等名家大師,對比台灣當時漫畫創作無法正常化,也使得日本漫畫長驅直入,在租書店正式插旗立碑。

1987年《編印連環圖畫輔導辦法》廢止,而至1992年新《著作權法》 實施,出版社開始到日本簽訂版權,印刷精美的正版漫畫出現,隨著90年代學生族群的加入,不僅十大書坊、白鹿洞、漫畫王、花蝶等連鎖業者相繼成立、搶進市場,首套租書店軟體「孟波系統」的問世,也終結人工登記,正式走向電腦管理,直到2000年前後,全台估計已有超過4000家租書店。

20190828-漫畫租書店,影音出租店,白鹿洞。(取自玄史生@flickr/CC0 1.0 Public Domain)
20190828-漫畫租書店,影音出租店,白鹿洞。(取自玄史生@flickr/CC0 1.0 Public Domain)

隨著90年代學生族群的加入,十大書坊、白鹿洞、漫畫王、花蝶等連鎖業者相繼成立、搶進市場。(資料照,取自玄史生@flickr/CC0 1.0 Public Domain)

然而2010年後,隨著網路時代來臨,手機、平板電腦技術逐漸成熟,業內人士指出,在2012年智慧型手機技術成熟、iPad問世後,租書店便陷入死胡同,2013年時,全台估計僅剩1000家上下,而根據財政部統計,小說、漫畫與雜誌出租業者,截至今年年6月,全國僅餘490家,與當年榮景相比,令人唏噓。

租書店消亡 學者分析最受影響的是「這族群」

對於租書店在網路時代的消亡,台史博研究員劉維瑛表示,年輕人一定會改變看漫畫的模式,改用平板、手機看,這不只台灣,日韓都差不多,這是一個趨勢,也很難去改變,而或許會最受到影響的,是中老年齡層的客群。

劉維瑛以台南地區的田調經驗指出,鄉間的租書店,其實就是服務跟著他們一路20、30年過來的客人,實際去就會發現,常常阿伯走進店裡,不需要交談,老闆就會默默把書收下來,再把角落準備好的玄幻、武俠小說給他們,她也遇過有些阿姨,說很想收,但是就是不捨得這些客人。

劉維瑛認為,對專門出版租書店言情、武俠小說的出版社來說,網路平台、便利超商等通路,早就有販售這些小說,也有的業者西進中國,甚至選擇南進,只要有華人出版的地方都有機會,甚至有些還是進到中國後,再回流到台灣來,如果純文學不會消失,餵養更多讀者的通俗文學一定會繼續存在。

20190828-漫畫店。(取自Siegfy@flickr/CC BY-SA 2.0)
20190828-漫畫店。(取自Siegfy@flickr/CC BY-SA 2.0)

對於租書店在網路時代的消亡,台史博研究員劉維瑛表示,許會最受到影響的,是中老年齡層的客群。示意圖,與本文個案無關。(資料照,取自Siegfy@flickr/CC BY-SA 2.0)

奇異果文創創意總監劉定綱則表示,目前租書店主要消費人口,大概是35歲、在90年代度過青春期的人,這些人因為小時候很依賴紙本閱讀、租書店,所以會覺得,就是要去租書店看,當租書店消失後,這些人也不習慣轉到網路上,他們可能就此不看漫畫,閱讀習慣養成要很久,消失只要一瞬間,會因為租書店消失而減少的閱讀人口,就是中老年人。

在可能的影響上,劉定綱認為,就是這些人的小孩,會少一個接觸漫畫的機會,很多30、40歲的人在養育小孩時,會把看漫畫這個習慣傳遞下去,年輕世代收到的資訊,一定會越來越多,漫畫儘管還有一定魅力,但跟其他娛樂比,不一定這麼強,不過若是跟爸媽一起看下來的,就會有情感連結,會強過其他誘因。

租書店大崩盤!「紙本出版」扮演什麼角色?

開拓動漫展執行長蘇微希認為,紙本出版本身,需要的規模經濟就比較大,上機印刷,5本、10本跟1000本是一樣的價錢,所以傳統的閱讀方式,要一定閱讀人口才能支撐,與其說是紙本閱讀習慣改變,不如說是整個人類社會改變,使得讀者不可控。

蘇微希表示,以前印刷有門檻,一般人不容易進入市場,解嚴前沒出版牌,甚至出書都不行,握有媒體權的人,比較可以操作給讀者看什麼,也好預期反應,出資者因此比較敢投資,像武俠、言情小說,讀者會有什麼反應,大出版社都可以去嘗試,中小型或跟風的出版社,跟著走就行 。

蘇微希認為,紙本出版代表的,是比較傳統的價值觀跟資訊傳遞方式,台灣紙本的頂峰是在2000年,二戰後50、60年來,這個模式都沒改變,但對年輕世代來說,滑手機就是習慣的閱讀方式,真正問題其實在書店,書店因為營銷成本高,所以消失得很快,租書店是因為量體小,90%只要靠庫存就能運轉,新書可以只進最熱門的就好,所以消失的比較慢。

20190828-漫畫。(取自Tzuhsun Hsu@flickr/CC BY-SA 2.0)
20190828-漫畫。(取自Tzuhsun Hsu@flickr/CC BY-SA 2.0)

蘇微希認為,紙本出版代表的,是比較傳統的價值觀跟資訊傳遞方式。示意圖。(資料照,取自Tzuhsun Hsu@flickr/CC BY-SA 2.0)

蘇微希回顧,90年代台灣剛開始拿到日本漫畫版權時,當時台灣還有幾百家漫畫專賣店,出版社是很討厭租書店的,但在2000年後,紙本出版崩毀,租書店大崩盤,因為等到實體書店消失後,最後反而給租書店的3000、4000本銷量,變成維繫出版社底量的保證。

蘇微希並提到,出版社跟日方拿版權時,其實常是拿所謂的「套裝組合」,除了當紅的熱門作品外,還要一起買不賣的冷門作,對出版社而言,以前印3000本給租書店,就能跟日方交代,租書店崩毀的話,最大影響,其實是這些書的發行、印刷成本,被逼得直接赤字。

「盜版」反而不是衝擊?出版社這樣看⋯

青文出版社總經理黃詠雪則說明,台灣的通路結構,分為租盤跟賣盤,租盤就是租書店,賣盤是書店通路,有些出版社是先賣給經銷商,經銷商去賣給盤商,盤商再對應不同的書店,有些出版社,會租盤給一個經銷商,賣盤再交給另一個經銷商。

黃詠雪以此指出,目前盤商也有蠻多倒閉的,業內許多人分析,問題不是盜版,而是網路,盜版一直以來就有,影響其實覺得不大,較大的影響是智慧型手機崛起,以前消費者上網困難,現在手機拿了就可以看,也已經有很多租書網站,想看一定品質、翻譯正確的漫畫,都可以直接上網,便利性比租書店高太多。

挽救兒童手機成癮,法國新法規定,幼兒園到國中學生全面禁止在校使用手機。(JESHOOTScom@pixabay)
挽救兒童手機成癮,法國新法規定,幼兒園到國中學生全面禁止在校使用手機。(JESHOOTScom@pixabay)

黃詠雪指出,業內許多人分析,問題不是盜版,而是網路,較大的影響是智慧型手機崛起。示意圖。(資料照,取自JESHOOTScom@pixabay/CC0)

黃詠雪談到,近3年來講,紙本出版逐漸有回溫,其實租書店對出版社來講,不見得是好事,反倒租書網站,每次讀者租借,出版社都會有分潤,這就是為什麼有些出版社,不會跟租書店往來,比較喜歡找租書網站,而當消費者有方便的網站可以租書,但又不能滿足想要擁有的需求時,就會想來買紙本書。

對於盜版網站,黃詠雪則指出,對出版社短期可能是衝擊,但長期來講不是,等於是在幫你打廣告,而像業內想引進新書時,也會去看盜版網站,如果有被翻譯漢化,代表有一定人數想看,但若連盜版都沒有,代表知道的讀者可能比較少,會以此進行評估。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漫畫出版生死戰》台灣本土漫畫欠曝光度 業界人士寄望「跨界合作」開活路
相關報導》 攜手《鋼之鍊金術師》導演、台灣動畫團隊 Netflix原創動畫《伊甸》明年開播

更多生活相關新聞
40年不戴口罩騎車 夫妻同罹肺腺癌
漁港驚見「霸王級石斑魚」 民眾合力抓
台灣熱情讓她手機當掉 俄插畫家同意訪台
商圈萎縮 「滿堂紅麻辣鍋」創始店熄燈
他腿斷被醫註記「短腿」? 專業網友解惑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有話想說?歡迎投稿>>>【Yahoo論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