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懷宗 鍾南山轉移視線無助習近平洗白

顏純鈎
上報

近日有一個台灣教授潘懷宗,在台灣電視台上信誓旦旦把病毒來源地指向美國,據說視頻在藍絲(香港坊間對建制派及其支持民眾的簡稱)圈子裡廣泛傳看,藍絲們均額手稱慶,似乎病毒源自美國,中共就沒有延誤抗疫草菅人命的責任了。

日前鍾南山說:病毒雖然最先在中國出現,但源頭未必是在中國。鍾南山點到即止,神龍見首不見尾,表面看彷彿有結論,但這結論又不太像結論,分明沒有證據,說出來又像有很多證據。這都不是學術專業應有的態度,不過他要這樣講,誰也沒他辦法,只是鍾南山在沙士(SARS)年代留下的公信力,大概也銷耗得差不多了。

鍾南山此言一出,上海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馬上反駁,說如果病毒自國外傳來,應該同一時間在國內不同地區都有疫癥爆發,不會只集中在武漢。張文宏說的只是常識,此說一出,鍾南山反倒收聲了。

中共隱瞞疫情,弄出彌天大禍,習近平標榜「親自指揮」,卻難逃親自孭鑊的後果,因此,一大批御用專家就要千方百計轉移視線,對衝負面新聞,以維護偉大領袖的光輝形象。

關於病毒傳播的路徑,需要充份的證據和專業分析,現在都未到揭開真相的時候,但我們只憑常識已經可以判斷大半,且讓筆者略作分析:

第一,若病毒源頭在美國,美國政府有必要、有能力掩蓋真相嗎?首先是沒有必要,因為本來沒事,一掩蓋反而惹起公憤。病毒與川普政府無關,一發現即應公諸於眾,召集專家研究抗疫措施,以此顯示政府有作為。其次,美國政府並非像中共那樣的萬能政府,想要幹什麼都可以,美國政府受憲法和各種法例約束,即使想掩蓋真相,也要考慮有沒有能力,沒有能力,強行剝奪公眾知情權,倒台的機會都有。

第二,若病毒源頭在美國,美國的病理學家、流行病專家早就群起關注,爭先恐後投入研究,爭先恐後發表論文。沒有理由一種新病毒在民間流行,所有的專家學者都無動於衷,任由大好研究機會白白喪失。專家學者一哄而起,還有什麼秘密可言?

第三,美國有高度發達的自由傳媒,傳媒之間有激烈競爭,病毒在美國起源,各家媒體誰不繃緊神經,窮追不捨?不要忘記,美國大部份左派傳媒看川普不順眼,只要政府抗疫不力,川普早就被罵得狗血淋頭,還能讓他懶懶閒去印度訪問,每天為習近平唱讚歌?

退一萬步說,即使病毒源自美國,那中共延誤抗疫造成中國人大量傷亡的責任,就不存在了嗎?武漢當局早就呈報,只是習近平堅持留中不發,其間延誤和掩蓋疫情,導致高度傳染,這份責任,與病毒是否源自美國毫不相干。病毒在美國,是美國政府的事,病毒傳到中國,是中國政府的事,中國政府延誤的責任,不會因為病毒源自美國而減輕,常識是不是如此?

再看看中國發生的事情。早在1月8日疫癥初發,中央就第一時間派首席生化武器專家、解放軍少將陳薇接管武漢P4實驗室,從此P4實驗室曾經發生什麼事,後來發生什麼事,外界再無人知曉。如病毒是美國傳入,那陳薇少將臨危受命去實驗室幹什麼?病毒來自美國,抗疫是社會上的事,實驗室安然無恙,自可照常運作,何必由匆匆由解放軍接管咁大件事?

疫癥之初,香港大學流行病學專家管軼教授到武漢走了一趟,發現海鮮市場早已被清洗乾淨,無從檢測病毒,管教授落荒而逃,認為疫癥不可避免會失控。若病毒自美國傳來,有什麼必要清洗海鮮市場?

疫癥發生後,世衛專家一直不被允許到中國,經多番交涉,中方挑撿自己信得過的專家,讓他們到各省走了一趟,不准他們進武漢,更不必提接觸武漢市民和醫護人員了。人家不怕死,要到第一線去幫你,你扭扭捏捏躲躲閃閃,所為何事?

若病毒源自美國,美國政府何必第一時間向中國封關,何必撤僑?若病毒源自美國,為何美國社會至今尚平靜,而中國社會早已癱瘓了一大半?若病毒源自美國,香港竟可以獨善其身,香港有八萬美國人,與美國來往豈不比武漢頻密得多?

大陸著名文化人崔永元,近日在推特做一個民調,認為「人造病毒,疏忽洩露」者,高達51.1%,而認為「天然病毒,自然傳播」者,只佔12%——即使官方用各種方法轉移視線,只望替習近平洗白,而中國人始終沒有那麼笨。

中共從無認錯的習慣,習近平要定於一尊,更不能形象受損,但你要掩蓋真相,請用聰明一點的辦法,不要當中國人都是蠢才。(文章授權轉載自香港中文大學facebook顏純鈎作者專頁)

※作者為香港作家/曾任《新晚報》副刊編輯、《文匯報》副刊編輯及天地圖書公司總編輯。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北台灣的屋馬!?「小逸仙」火烤兩吃南京松江商圈開幕

【影片】武漢肺炎衝擊④ S大:抗疫五大重點!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