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起香江》習近平生氣了 解放軍出營了

優傳媒新聞網

大陸領導人習近平的嚴詞厲色反映了北京對香港的容忍度已達臨界點。(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作者/鄭漢良

香港人為了反對修改逃犯條例而引發的反政府浪潮,持續了五個多月後,首次「聽到了」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對香港問題的親口講話。他在11月14日出席巴西利亞舉行的金磚國家領導人會晤時,就香港局勢表明立場。他說,「止暴制亂、恢復秩序是香港當前最緊迫的任務」。

 

大陸政治術語總是離不開數字,例如鄧小平提出當時說是一百年不動搖的「緊抓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到了最近的「四個自信」,這些數字似乎擁有特殊的魔力。習近平在巴西的講話除了將之前的止暴制亂、恢復秩序是香港當前「最重要」的任務改為「最緊迫」的任務之外,他還提出了「三個嚴重」、「三個堅定支持」和三個「決心堅定不移」。

 

他說,香港持續發生的激進暴力犯罪行為,「嚴重」踐踏法治和社會秩序,「嚴重」破壞香港繁榮穩定,「嚴重」挑戰一國兩制原則底線;他又說,中央政府將繼續「堅定」支持行政長官帶領特區政府依法施政,「堅定」支持香港警方嚴正執法,「堅定」支持香港司法機構依法懲治暴力犯罪分子;最後他說,中國政府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決心堅定不移」,貫徹一國兩制方針的「決心堅定不移」,反對任何外部勢力干涉香港事務的「決心堅定不移」。

 

海外有分析指,習近平的嚴詞厲色反映了北京對香港的容忍度已達臨界點,很快或將會有果斷的行動。然而中央還沒有行動,駐港解放軍部隊卻先動起來了。

 

香港時間11月16日,靠近九龍窩打老道解放軍軍營對出的馬路,忽然出現一群短褲短袖上衣的「便裝」解放軍清理路上警民衝突後遺留的垃圾雜物。據稱當天有親政府的組織發起清理馬路運動,而根據當天晚上接近9時駐港部隊委託香港政府新聞處發布的消息稱:「中國人民解放軍駐香港部隊新聞發言人韓鈾中校發布消息:16日下午,有市民在駐軍九龍東軍營附近聯福道清理路障,期間駐軍部分官兵加入其中,配合清理軍營門口道路。」

 

短短的一句聲明顯然未能平息港人對解放軍「出營」的疑慮和憂慮。解放軍早上撿垃圾雖屬「快閃」行動,一下子就悄然返回軍營,但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卻發表聲明,指解放軍上街清除路障,違反了基本法第14條及駐軍法條文,是企圖逐漸將解放軍在港行動合理化,達到溫水煮蛙的效果。他們要求港府交代是否按駐軍法向中央政府請求駐軍協助。

 

港府並未回應他們的聲明,但卻透過一名發言人告訴香港電台,駐軍協助清理路障,純屬駐軍自發義務性質,並非特區政府請求協助。這一下子可更讓港人著急了,今天解放軍可以自發出營撿垃圾,明天豈非可以自發出營執行鎮壓?基本法和駐軍法豈非只是紙糊的聊備一格?

 

人民日報海外版轄下海外網當天下午以「暖心!駐港解放軍協助香港市民清理路障」為題,引述香港電台及香港傳媒有關駐港解放軍步出軍營,清理路障的報導。不過有關網頁之後不能閱覽,出現「404 內容不存在」的字句。

 

有人將解放軍出營與習近平的講話拉上關係,說這是對香港「暴徒」發出的警告,駐港解放軍不是用來擺的。我卻認為事件正好反映了中、港兩地文化上的巨大的鴻溝,就算回歸超過20年,大陸人不論是什麼專家教授,顯然還是看不懂香港這本書。

 

在大陸,一旦發生巨大天災,解放軍總是扮演人民的「救星」,他們冒著風雪為雪災居民送暖,他們頂住洪洪的潮水站在幾乎沒頂的江水中運送沙包,他們捲起衣袖在地震災區為災民建造臨時居所,這些場面我們屢見不鮮,也博得不少大陸人民的愛戴。

 

也可能如此,有些掌管香港事務的官員於是把大陸的一套搬到香港,試圖博取港人的好感,為北京和特區政府在這個困難的時刻添加分數。誰知卻因為兩地文化的差異,解放軍撿垃圾好事變了壞事。不然人民日報海外版為何出現「404 內容不存在」的尷尬?甚至連言論一向「惹火」的環球時報也忙著為出營別有用心之說降溫,聲稱「路障已經影響到部隊人員的正常進出,步出軍營清掃是正常舉動」。

 

駐港解放軍這個時候做了一場公關,我倒認為這可能跟星期日(24日)的區議會選舉有關。區議會的選舉到底會否如期舉行,政府一直拿不準。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最近才強調,港府至今仍希望可舉行安全有序、公平公正的選舉。香港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聶德權重申,港府對舉行區議會決心不變,仍然積極籌備區議會工作,包括今日亦舉行了跨部門會議,密切監測每日情況,確保選舉如期進行。

 

換言之,區議會選舉的如期舉行要視乎情況而定。現在的香港已經成為一個嚴重分裂的城市,區議會雖是個地區事務的機構,但因為經過五個多月來的示威浪潮之後,這個涵蓋全港十八區一人一票的選舉,幾乎已經變成一個公民投票,決定到底是誰要為目前的爛攤子負責,是政府,還是示威者。職是之故,支持政府的候選人,和支持與示威者不離不棄的民主派候選人,都將面臨選民考驗,儘管很多有識之士推測,民主派可以藉助這股反政府浪潮而勝券在握。

 

解放軍和最近一群又一群支持政府和支持警察的人士這個時候出來撿垃圾,很顯然就是要為親政府的候選人拉票,「你看民主派支持的暴徒到處製造暴亂垃圾,我們卻出來清理他們遺下的攤子」,多麼的振振有詞。

 

至於示威活動會否因為民主派有機會贏得區議會選舉而稍告休息,情況未許樂觀。這個星期是自從6月反修例運動以來,首次有抗爭活動從上週末一直延續到上班天,而且更是從星期一到星期五從未間斷,期間更出現中文大學與理工大學學生與警察之間的血光火併,「戰情」之激烈是五個多月來罕見地,警察光是在一個晚上,就向「死守」中大校園的學生和其他示威者,發射了超過2000枚催淚彈和無數的橡膠子彈,學生們則還以汽油彈和磚塊。理大的抗爭,學生不但有汽油彈,而且還有弓箭手,一名負責與傳媒溝通的警員腿部中箭受傷。警方則出動一輛噴水車和一輛可以發出「頻率音波」的裝甲車。這不就是大衛與歌利亞巨人的故事嗎?

 

警方週日晚上似乎已有不斬樓蘭誓不還的決心,務必要攻破理工大學的校園,哪怕是把校舍打個稀巴爛也在所不惜。其實,香港警察之對理大所使用的那股蠻力,不也就是北京之對香港的策略嗎?哪管你是國際金融之都,哪管你是自詡的「亞洲之都」,不聽話的香港就要給我往死裡打。

 

作者簡介

鄭漢良從事新聞工作近40年,余紀忠時代曾服務美洲中國時報和台灣中國時報,退休前是中時副總編輯以及駐港特派員。目前是香港電台節目客座主持人。 

更多優傳媒報導
潮起香江》習近平希望的香港三權合作指日可待
潮起香江》香港一切獨裁之法以「變相」形式執行

你可能還想看